惩城

那是个格子的箱子,棕色,和正常的旅行箱并无区别。如果打开那铜色的锁头,还会看到里面有几个盒子,每个盒子里又各有内容。可是里面究竟有什么,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郑常对此很不满。不过不满也没用,我死也不会让他知道。和郑常结婚两年六个月零七天。这箱子绝对不会是我俩之间唯一的秘密,但至少是唯一永不会被拆穿的秘密。没错,对此我是得意的。“哎你那箱子里到底是啥啊?”嘴里塞着半个香蕉,他寻摸着第N次晃悠到我身后打探...
那是个格子的箱子,棕色,和正常的旅行箱并无区别。如果打开那铜色的锁头,还会看到里面有几个盒子,每个盒子里又各有内容。可是里面究竟有什么,全世界只有我知道。
郑常对此很不满。不过不满也没用,我死也不会让他知道。
和郑常结婚两年六个月零七天。这箱子绝对不会是我俩之间唯一的秘密,但至少是唯一永不会被拆穿的秘密。没错,对此我是得意的。
“哎你那箱子里到底是啥啊?”嘴里塞着半个香蕉,他寻摸着第N次晃悠到我身后打探。
“咱商量个事儿呗,你下次能不能装得更漫不经心点儿?都碰壁两年多了就不能吸取点教训?”
“我不就是好奇吗!”
“有啥可好奇的呢?”
“你又有啥可遮着掩着的呢?”
“人家书上都说了,夫妻间得有点个人空间。”
“焦晴,不带你这么折磨人的。”
“我就折磨你了怎么着吧?”我高高抬起下颌,女王般挑衅的看着他。
“行,你就这样吧,等哪天我不爱你了马上一脚狠狠踹了你!”
“多踹几脚也成。我也巴望着哪天你能放了我去傍款呢,”我嗤之以鼻,“哎郑常你过来。”
“干啥?”
“老——公——”我拉长了音调,拍拍身边的沙发,“叫你过来你就过来嘛!”
于是面前这个一米八二的大男人,跟个小家碧玉似的磨蹭到我旁边坐下,一脸的将信将疑。
我把双腿搭在他腿上,调整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整个窝在他怀里:“我跟你说,咱俩之间,是你爱我比较多,所以,你得让着我。你记住了:箱子打开的那天,就是咱俩离婚的那天。还有,我,饿,了。”
“我他妈真是上辈子欠你的。”他嘟囔着去做饭。
“不是上辈子,是这辈子,你忘啦。”
“你就不能少抬杠一次……”厨房微弱的声音。
他真的是这辈子欠我的。想当年,我也是个小鸟依人的主儿,天天对他,那叫个百依百顺。我算算啊,那是七年前,我十九岁的事儿了。
那时候,我们都刚上大学,看什么都新鲜,天天卯足了劲儿的参加活动。一次登山社的活动中,我第一次见到了他。山爬到一半,大家就开始拼命往上冲了,他却一直不紧不慢的保持速度,一步步都那么扎实。
那时候,我因为体力不济,在他后面。头顶上是烈日,远方是群山,面前不远处是健硕的他,在画面的中心,宽宽的肩膀,似乎永远坚定的步伐。可能是他红黑相间的登山服太耀眼了吧,我就这样被刺中了。
这个高高壮壮的男孩子,不像身边的其他人那样张扬,和谁都能聊上几句,独处时又丝毫不觉孤僻。现在想来,他之所以给我这样的印象,可能有我主观臆测的成分在;不过那时候我对他的完美是坚信不疑的。
晚上大家聚餐,我使尽了伎俩才把他身边的位置抢到手。害羞了约莫两分钟,我甜甜的叫了声:“学长好!”
他一愣,回头看我,多少有点尴尬的点头微笑。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