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的战争】货币们的世界版图

据有关数据分析,美国未来十年的预算赤字将是史无前例的10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比之前预计的多出了4万亿。同时由于欧元的竞争及人民币的国际化,美国人民对自己是否还能通过货币来支配世界表示非常的担心。但至少现在,世界还是由美元支配。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欧元区经济强势,这一切都让美国人民做不住了。美元:货币怎样主宰世界 从2005年起,强势美元走到尽头的消息就在传播,但真实的数字是,在全球...

据有关数据分析,美国未来十年的预算赤字将是史无前例的10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比之前预计的多出了4万亿。同时由于欧元的竞争及人民币的国际化,美国人民对自己是否还能通过货币来支配世界表示非常的担心。但至少现在,世界还是由美元支配。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欧元区经济强势,这一切都让美国人民做不住了。


美元:货币怎样主宰世界 

从2005年起,强势美元走到尽头的消息就在传播,但真实的数字是,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美元占了61%的份额,价值约4.5万亿。 

看看美元的壮大历程:1792年美国国会通过《1792年铸币法案》时,全世界只有400万人使用美元,它的购买力和影响力仅限于北美十三州,在世界经济版图中,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货币区。但到了1914年第一次世界战争爆发时,美国的经济总量已经等于英国、德国、法国的总和,美元就这样脱颖而出成为世界货币,直到今天。 

今天,在金融风暴的背景下,美元依旧发散余威:大宗商品贸易仍是美元的天下,美元是国际贸易商品主要的计价单位,核心的商品交易所也都在美国。对于印度、中国和南非这样的新兴经济体而言,美元仍然是主要的结算货币,工业国之间的贸易也主要是以美元结算。不管情愿与否,谁都得承认,随着贸易全球化和金融全球化的加速,通过美元进行兑换仍是最高效的。 


当然,次贷拖垮了美国房地产和银行,华尔街搞垮了金融和保险,但拥有世界第一货币的额外好处是,美国可以无休止地向全世界举债,还可以让印钞厂毫无节制地加印美元——这样做无疑会使美元贬值,但却可以减少外债。借力打力,意味着世界第一货币不会轻易死去。所以,你可以理解,为什么所有国家都希望自己的货币能成为下一个美元。 

关于欧元和人民币会在10年内取代美元的说法很可能无法成为现实,金融风暴影响的不只是美国,而是全世界。中国人依然是最爱储蓄财富的人群,欧美人也变得无以复加的节俭,全民储蓄的唯一结果是国家的外汇储备量会进一步增加,而这些外汇储备会作为投资资金重新流回储备货币发行国——美国。美元仍旧掌控世界。即便是在自身最低迷的时候。 

欧元:命运在北欧和英国手里 

1961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伯特·蒙代尔撰写了论文《最佳货币区域理论》,首次提出了“什么时候、哪几个地区的国家放弃货币主权,而改用共同货币会有好处”这个问题。若干年后,这篇文章成为欧元诞生的理论基础。只有10年历史的欧元已经是最引人注目的货币之一:使用欧元的国家已增至16个,欧元在国际性贸易结算和金融交易中分量日益增强,中东人和非洲人已经习惯在国际贸易中使用欧元,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也从1999年的17.9%升至26.5%。这是份漂亮的成绩单,无论从任何方面看,欧元都是最有可能接班美元的储蓄货币霸主,但是它的诞生毕竟只有10年,和使用了200多年的美元相比,还只是个稚嫩的小孩。 

由于欠缺统一的政府、国债及财政部,欧元的影响力还远远不及美元。蒙代尔也曾表示,长期以来,德国、法国、意大利都各自拥有大量的本国债券,它们不轻言放弃。这使第二与第一的差距有了质的不同——即便在欧元区内,大家也各怀心事,各自为战。 


在欧盟成员国中,只有丹麦,瑞典、英国尚未加入欧元区。丹麦已经在2000年9月公民投票否决加入欧元区;对欧元热情有加的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也在民意和舆论前败下阵来;瑞典付出的代价最为惨痛,积极支持加入欧元区的前外交大臣林德在2003年遇刺,但他的死并没有改变一向冷漠的瑞典人对欧元的抗拒,接近半数的国民投票反对加入欧元区。 

货币之争从来都不单纯,它涉及国民福利、经济增长率、贸易规模一系列重大事宜。丹麦、瑞典、英国在2007年之前的经济发展力和财务形势优于欧元区,成为欧元的一分子意味着自降身价,自甘堕落,政府将丧失货币政策自主权,公民将丧失引以为豪的福利制度。三国选择了不做赔本生意,欧洲央行只能无可奈何。 

冰岛的破产对欧元来说可能是个契机,一向独善其身的北欧人发现,在金融风暴面前,坚守本国货币的小规模经济体显得格外脆弱。唇亡齿寒的丹麦首相拉斯穆森希望在2011年前就加入欧元区举行全民公决,而英国人和瑞典人也在仔细思考这个命题。真正难搞的是挪威人,凭借丰富的石油资源,挪威拥有2万亿克朗主权财富基金,政府预算盈余达40%,它实在找不到理由改用欧元。 

毫不夸张,欧元是一战后国际货币体系中最重要的发展。但欧元是不是下一个美元?你要去问北欧和英国。 

人民币,华元尚远 

让我们来玩玩《经济学人》提出的那个著名游戏:“巨无霸汉堡”指数。2009年9月,一个美国人买一个麦当劳巨无霸汉堡要花4美元,一个中国人要花12元人民币。在这个游戏中,答案显而易见,1美元=3元人民币。把它和银行里的美元汇率联系起来,《经济学人》会告诉你,人民币的真实价值至少被低估了50%。这样,当美联储强烈表示人民币应该升值50%的时候,你可以知道它的依据来自哪里。 


不只是《经济学人》对人民币有期待,从2008年年末起,备受经济危机煎熬的世界各国都在看着中国能不能率先走出经济衰退阴影,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前行的引擎;备受金融危机煎熬的世界货币体系也在看着人民币,看它能不能成为自由兑换货币,成为世界货币体系的关键一员。这一切都有充足的理由,中国GDP增长率连续数年超过10%,在以往的强势经济体竭力避免负增长的2009年,我们的目标依旧是不辱身段的“保八”。 

世界银行曾表示,国际货币地位取决于三个要素:货币发行国的经济规模、制度框架的稳定性和效率、先占优势和货币使用惯性。我们在第一个指标上能得90分,在后两个指标上还只能观望。 

外贸公司期待人民币贬值,方便出口;普通人期待人民币增值,方便消费。所有期待九九归一,都是期待自己有足够的人民币。中国人是世界储蓄率最高的人群,不是有富可藏,而是无富可显。人民币会不会变身华元,华元会不会成为通行世界的硬通货,其实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在人民币盛行东南亚,彰显优质货币地位的时候,中国人自己无须为通胀忧虑,这是对人民币最实在的期待。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