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爱

今天接诊一个女孩,17岁,刚刚生下一个男婴,和小男朋友还没到领结婚证的年龄。这样的故事常常令我很悲伤。我悲伤的理由,当然不是那些老掉牙的贞操观和处女论,而是她们在一次又一次与她们的“爱人”(请允许我这样称呼那些男孩子,即使他们也许不是很了解什么是“爱”)发生性关系的同时,内心有什么样的感受?在一份份稚嫩的爱情中,她们对待对方、对待自己,又分别是怎样的一种态度?请不要随便批评这些女孩子不自爱、不自重...

今天接诊一个女孩,17岁,刚刚生下一个男婴,和小男朋友还没到领结婚证的年龄。


这样的故事常常令我很悲伤。

我悲伤的理由,当然不是那些老掉牙的贞操观和处女论,而是她们在一次又一次与她们的“爱人”(请允许我这样称呼那些男孩子,即使他们也许不是很了解什么是“爱”)发生性关系的同时,内心有什么样的感受?在一份份稚嫩的爱情中,她们对待对方、对待自己,又分别是怎样的一种态度?

请不要随便批评这些女孩子不自爱、不自重、不知廉耻,因为我看到的,只是一个个渴望爱,又不确信如何才能获得爱、维系爱的卑微灵魂。

有这样一种女孩,成长在极端缺乏“无条件关爱”的家庭之中,进步时想听到有人夸奖,伤痛时想得到一些安慰,都是很不容易才能发生的事情。而这样长大的小孩,通常都没有足够的心理能量去怀疑生长环境出了问题,反而会在潜意识中坚信一切都源于自己的“不够可爱”和“不值得被爱”。

于是,当她们一天天长大,世界一点点由家庭扩展到社会,来自外界的一点点关爱,哪怕只是一句不是特别由衷的赞美,或者是冰冷车站的一杯廉价奶茶,就足够诱引她们扑向另一个“爱人”的怀抱。这种不加选择、不计后果的冲动,如果发生在一个极端饥饿而无法抵抗食物芬芳的人身上,很容易就会得到大家的理解和宽容,但如果发生在这些内心饥渴的孩子身上,结果却往往不是如此。

更为可悲的是,这些女孩子的爱恋之路,通常也不会太长久的温馨幸福。无论等在外边的那个男孩是天使还是恶魔,由于心中“自己不够可爱、不配被爱”的信念太过坚固,她们在爱恋中的感受和行为表现,也常常复制了她们在童年时代与养育人的关系基调。她们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生怕哪一天、哪一点做得不好,就会失去眼下的这份爱。于是,顺从、听话、无底限地满足对方的要求,就成了她们维系关系的唯一方式。

正是这种卑微的态度,让我没办法不心痛。

这样的女孩,很少是像大众想象的那样道德沦陷,相反,她们感到的压力一点也不比那些每天坐在图书馆喝咖啡的乖乖女少。只不过,在她们看来,自己实在是拿不出比年轻的身体更好的东西,去取悦那个偶尔会对自己灿烂微笑的人了!对于她们来说,这就像一场生命的赌注,性,是暗自咬紧牙齿打出的最后一张底牌。说到底,不过是贪一点爱。

文章写到这里,我的脸色也自然变得不太好看。

坐在对面的美女看到了,连忙敲敲桌子,提醒我秋日正浓不可太过悲观。


  而我心里却不禁感慨,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她的幸运。真的,大半栋楼的同事都知道这层有个能歌善舞的大美女,闪亮的眼睛会说话,微笑的脸上有阳光,走到哪里都不缺男士殷勤,回家后老公更是疼爱有加。

可是很少有人会注意,其实她的腰围从来就没有低于二尺三,大腿不细,皮肤也很黑。而我所说的她的那份幸运,是指她伟大的父亲在她刚刚学会说话的时候,就送给她的那个美丽神话——

当年,在无聊的街坊茶余饭后嘲笑这个“小黑妞”的同时,她的爸爸却常常把她抱在膝上,贴着她的小耳朵悄悄地说:嘘,宝贝儿,他们都不知道,你是有幸出生在我们家的印度公主,等你长大了,就会带领我们找到藏在远方的神秘宝藏和开满鲜花的大城堡……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