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哈佛沦落

仅仅一年前,哈佛还获得369亿美元捐款,傲视学界。然而随着金融危机席卷而来,这所世界名校面临着373年来最严重的财政危机。学生抗议,管理者削减开支,在建大楼纷纷停工,哈佛陷入了史无前例的困境。无止境扩张、庞大债务、傲慢自大和管理不善摧毁了华尔街,同样的问题是否也将致哈佛于死地?这些错误中有多少是前任校长、现任总统经济顾问萨默斯之过?大衰退打击了几乎每一个美国人,哈佛也未能幸免早在2015年5月,我...

仅仅一年前,哈佛还获得369亿美元捐款,傲视学界。然而随着金融危机席卷而来,这所世界名校面临着373年来最严重的财政危机。学生抗议,管理者削减开支,在建大楼纷纷停工,哈佛陷入了史无前例的困境。无止境扩张、庞大债务、傲慢自大和管理不善摧毁了华尔街,同样的问题是否也将致哈佛于死地?这些错误中有多少是前任校长、现任总统经济顾问萨默斯之过?

哈弗大学

大衰退打击了几乎每一个美国人,哈佛也未能幸免

早在2015年5月,我参加哈佛大学本科生的一个对话会,会议主题就是削减开支。我在椅子上甫一坐定,就见到“学生劳工运动”的积极分子派发传单。“请三思,请抵制”的黑体大字跃然入眼。这是学生在呼吁不要辞退雇员。传单上哈佛大学的校徽中“爱真理”三个字被学生们聪明地置换为“爱金钱”。

哈佛最大的学院、文理学院院长史密斯,尽量维持会场秩序。他单刀直入主题:他的学院正面临着2.2亿美元的资金缺口。

2.2亿美元!可真不是笔小钱!文理学院不得不因此削减目前预算的20%。史密斯直截了当地说:“我们不能坐在这里无所事事,必须得行动起来了。”

听众屏息聆听着,他们已经见识过史密斯节约开支的实际行动,此前,学校供暖从华氏72度降到了华氏68度,学校食堂也不再提供免费咖啡,尽管遇到学生强烈抗议,史密斯仍宣布,学生宿舍不再提供热食早餐,之前的熏肉、荷包蛋、威化饼也被更换为冷火腿、软奶酪、麦片和水果。这种所谓的节约开支的“调整”对于每个涉及到的人来说都是一种痛苦。哈佛学报曾援引一位大学员工的话说,“哈佛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学校,如果学校连咖啡都提供不起,确实让人有些想法。”

不过,史密斯似乎会有比停止供应免费咖啡大得多的动作。“恐怕会有不少人被辞退,课程也会删减,小班授课可能也要扩大”。一位内幕人士透露说。学校的管理人员被要求不能对外发表任何这些关于勒紧腰带、缩减开支的“调整”政策。

大衰退打击了几乎每一个美国人,哈佛也未能幸免。黄金时代似乎已经终结,哈佛正痛苦地调整自己去适应现实:捐赠已经崩溃,捐款正在下降,预算捉襟见肘。面对这么多固定要花钱的地方和日益下降的捐款额,哈佛几乎已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此外,大学过多的建筑工程也带来沉重的财政压力。整个校园,新大楼如雨后春笋。所有新建筑项目加起来的花费总计有43亿美元之多。在学校主校区的对面,你可以看到哈佛的价值10亿美元的大洞,一个巨大的建筑基坑。这本是哈佛最雄心勃勃的项目:奥尔斯顿科学基地,定于2011年完成,耗资12亿美元,现在也已被搁置。

应对金融危机,哈佛固执僵化

没人知道谁应为哈佛的问题负责,也没人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相互指责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负责管理哈佛捐款基金的哈佛资产管理公司的一位高层告诉我,“这是领导的问题。不是钱的问题。”没错,在过去的5年里,领导层相信大学的捐赠将以两位数的速度永远增长。如果哈佛是一家上市公司,这些人可能早就被解雇了。

曾几何时,2008年6月30日结束的财政年度,哈佛大学的捐赠为369亿美元,远远高于1990年的48亿美元。没有哪家大学的捐赠基金可与之匹配。排名第二的耶鲁大学当年所获的捐赠只有229亿美元。斯坦福只有172亿美元,还不足哈佛的一半。

大衰退随后而来。在2008年下半年,哈佛的捐款就崩溃了。去年12月,哈佛校长福斯特致信各学院院长,他表示,从7月到10月,哈佛已失去了80亿美元的捐赠,占总数的22%。自1974年哈佛的捐款曾一度缩水12.2%以来,哈佛每年所获的捐款再未经历如此大的缩水。福斯特表示,接下去可能还会更糟,要做好缩水到30%的准备。

如果哈佛是个面临着流动性资产危机的企业,它就会做出激烈得多的动作,如解雇部分高级雇员,关闭一些部门,出售房地产等。但是,哈佛和大多数其他一流大学一样固执僵化。“这些学校无力快速削减开支。”一位对冲基金经理这样解释道。不断缩小的捐赠要跟上大学臃肿而僵化的开销是不可能的,这位经理总结道“他们彻底完了。”

以下是我们所知道的关于哈佛的对危机的反应:2008年秋季,哈佛资产管理公司试图出售约150亿美元的被卡在阿波罗投资基金六号和拜恩基金九号中的私人股权投资组合。拍卖计划失败了,没人愿意付那么多钱。

去年12月,该大学出售了25亿美元的债券,债务总额增加到60多亿美元。一般人都不会选择这样一个糟糕的时间来抛售债券,2008年12月正是信贷市场停滞的时候。利率掉期给哈佛造成了约10亿美元的损失。这是个惊人的数字:10亿美元,约是大学全年预算的1/3。哈佛既不愿低价出售其资产,又需要现金去堵这个大洞,似乎已没有别的选择。

这些掉期,是由前校长萨默斯所启动的。金融媒体认为萨默斯应为利率掉期危机负责,尽管事实上他已于2006年离开哈佛,那时利率还未下跌。

在捐赠只占哈佛日常运转的一小部分的时代,捐赠的缩减虽然不幸,但并不致命。然而近年来,捐赠已成为大学发展的发动机。2008年,12亿美元的捐款就占了大学的总收入的1/3以上,20年前的这一数字只有16%。

在日子好过的时候,大家都认为捐赠款会以每年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大笔大笔的捐款来得迅速而轻松,很容易让人上瘾。大学投资也变得日益疯狂。

工资福利是哈佛各项开支中最大的一笔,占了预算的近一半。去年一年,该项开支就上涨了7.5%。今天,哈佛教授的平均年薪为19.26万美元,这还没算上福利在内。这也是全美最高的教职收入(耶鲁为17.47万,加州大学伯克利为14.35万)。哈佛对学生的财政支持也很慷慨,过去10年,给学生的补助翻了3倍,从1.25亿涨到了3.38亿。

对于大学投资,哈佛变得唯利是图

杰克·梅尔,自1990到2005年间执掌哈佛资产管理公司。他管理捐赠的方法改变了整个高教界。

梅尔是一个先驱。有人说他大胆,有人说他轻率。他并不遵循传统的35/65投资法(其中65%投资于股票,35%投资债券)。梅尔和他的团队几乎将哈佛的资金投到任何一个领域:私人股权、房地产、石油、天然气、固定收益套利、林地、对冲基金、高科技初创企业、外国股票、信贷违约掉期、利率掉期、交叉货币掉期、商品、风险资本基金,甚至垃圾债券。哈佛的投资组合让人眼花缭乱。

2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