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市低迷,如何用石油杀死一个国家

你相信石油价格的低迷仅仅是因为市场需求的原因吗,你相信美国发展岩油是因为它便宜吗?一切为了活的这个世界的最终利益,服务于某些国家的全球利益。石油是工业的血液,也是一些国家赖以苟延残喘的食粮~~伊朗大选前后,反对派领袖穆萨维的支持者用绿色的旗帜、标语、衣装表达着他们对内贾德的反感和愤怒。素来成为内贾德口无遮拦的攻击目标的西方各国,对这些“绿衫军”也表达了无限的同情与支持,美国媒体甚至用“绿色革命”一...

你相信石油价格的低迷仅仅是因为市场需求的原因吗,你相信美国发展岩油是因为它便宜吗?一切为了活的这个世界的最终利益,服务于某些国家的全球利益。石油是工业的血液,也是一些国家赖以苟延残喘的食粮~~

伊朗大选前后,反对派领袖穆萨维的支持者用绿色的旗帜、标语、衣装表达着他们对内贾德的反感和愤怒。素来成为内贾德口无遮拦的攻击目标的西方各国,对这些“绿衫军”也表达了无限的同情与支持,美国媒体甚至用“绿色革命”一词来形容伊朗的动荡局势。而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国也在开始一场“绿色革命”,美国的经济学家更是为扼杀内贾德政权而出谋划策、登高一呼:用石油!

石油与核问题,一直是伊朗的两张王牌,伊朗的石油出口在欧佩克中仅次于沙特,石油出口收入占到了伊朗外汇收入的8成。据估计,伊朗的石油还可以开采70年。这是伊朗的立国命脉,也是内贾德敢于叫板西方的底气之源,这一点,内贾德与查韦斯和普京有着共同的心理基础:我有石油我怕谁?

用石油杀死一个国家

美国人依赖石油的程度,甚于依赖政府,美国本土的石油开采被严格限制,甚至为了石油在中东地区数次踏入战火,为了石油铤而走险把萨达姆从地洞里拉出来,然后又从伊拉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撤军。但是为了维护石油来源安全,美国人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所以奥巴马在竞选时就提出,加大新能源研发投入,尽量摆脱“石油依赖症”。

减轻石油依赖的程度可以让美国在中东与波斯湾地区的外交中不再“投鼠忌器”,不用再担心发生像中东战争时期阿拉伯产油国石油禁运导致美国出现的经济危机。诺贝尔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撰文指出,美国不但可以通过“绿色革命”不再忌惮石油安全,还可以通过石油来打击反美的伊朗内贾德政权,因为石油既是伊朗的拳头,也是伊朗的软肋。

身为犹太人的弗里德曼用赌气的口吻写道:“相信我,假如原油价格跌到了25美元一桶,内贾德再也不敢说犹太大屠杀只是个谎言了。”他认为内贾德大嘴乱讲的底气,就是他在任期间的高油价走势。

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外交政策专家迈克尔?曼德伯姆用一句很有哲理的话来形容油价经济可能对伊朗造成的影响:“你反复劝一个人去改变,他是不会变的;只有他自己想要改变的时候,他才会改变。”在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看来,25美元每桶的原油价格,就是“伊朗想要改变态度”的时候了。

这样看来,那句经典的话似乎说对了: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美国想要收服伊朗,就先要改掉自己“喝油成瘾”的问题。

用石油来杀死一个国家?这并非耸人听闻,苏联很可能就是倒在了油价急跌的图标之上的。上世纪70年代,相对较高的油价走势给了苏联发展军备竞赛的经济基础,美国人对这一点看得更清楚,随后便采取了行动。

1986年5月,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份以“苏联面对外汇短缺困境”为标题的秘密报告称,“在能源价格不振、石油产量走下坡和美元弱势的处境下,苏联购买西方技术、农产品和工业原材料的能力大减”。该报告还引用“油价下降每一美元可引起苏联年收入减少5~10亿美元”的事实,估计苏联因油价下跌而每年少收入130亿美元。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温伯格后来接受采访说:“我们向沙特阿拉伯供应武器的原因之一,是要它压低油价。”

曾大肆叫嚣“休克疗法”的俄罗斯前副总理盖达尔在2006年一个演讲中说:“苏联大厦崩塌的时间其实应该被追溯到1985年9月13日那天,沙特石油部长宣布停止油价控制,实行市场定价。随后的6个月里,沙特的产油量提高了4倍,油价也几乎下跌了4倍,苏联每年因此损失近200亿美元。苏联损失不起那么多。”在一个家长脾气刚烈、负债累累的家庭中,争吵与分家在所难免,直至苏联这个国家的消失,一切便都在情理之中了。

用石油杀死一个国家分几步?先克己,再攻人。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