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要我们的子孙变成那些丑孩子

纪道思,是《纽约时报》的著名记者,一名具有良知的记者,他是全球最高新闻奖普利策奖的得主,最让他出名的是记者之外的一件事情。1998年,在印度中部恰尔肯德邦的一个小村子里,他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位丑孩子。这是一个美丽的黄昏,绚烂的霞光从萨特堡山顶,斜斜射下,似乎为山下宁静的村庄披上了一层粉红透明的披巾。纪道思走在一条宁静的小路上,举着相机,不时捕捉着镜头,神情专注而愉悦。忽然,他听到一阵质朴却异常动人...

纪道思,是《纽约时报》的著名记者,一名具有良知的记者,他是全球最高新闻奖普利策奖的得主,最让他出名的是记者之外的一件事情。

1998年,在印度中部恰尔肯德邦的一个小村子里,他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位丑孩子。

这是一个美丽的黄昏,绚烂的霞光从萨特堡山顶,斜斜射下,似乎为山下宁静的村庄披上了一层粉红透明的披巾。纪道思走在一条宁静的小路上,举着相机,不时捕捉着镜头,神情专注而愉悦。忽然,他听到一阵质朴却异常动人的歌声,夕阳下,就如一泓灵动的山泉淙淙流淌。纪道思被吸引了,他撇开正路,顺着歌声穿过了一个小小的橡树林。他看到一个少年背影。少年正迎着风歌唱,那歌声清越激扬,有一种力量直指人心。

少年终于唱完了,纪道思高兴地鼓掌,并用简单的印度土著语向少年打招呼。少年扭过头来,纪道思一下子吓了一跳,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只有一只眼睛,腭裂,鼻子是红红的一坨肉,和嘴巴连在一起,看不到鼻孔。没等纪道思反应过来,少年一撒腿跑了。

第二天黄昏,因为好奇,纪道思又来了,他带来了许多礼物。他向一位路过的村民打听。村民说,那一定是尼鲁,他正在教堂门前的广场上玩呢。

纪道思来到广场一看,他突然无比的震惊。因为,广场不止有尼鲁,还有十多个奇形怪状的丑孩子,或是少了耳朵,或是脑袋奇大,或是五官奇怪地纠缠在一起,或是五指如鸭掌一般……

他把所有的礼物都分给了这些丑孩子们,在孩子们近乎恐怖的笑脸下,他双手颤抖着,按下了快门。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终于弄明白了,这些丑孩子形成的原因,不是遗传,而是污染。当地,是印度主要产煤区,含有毒素的煤矿污染物排进饮用水源,孩子们在母亲的腹中就已经畸形。

从此,纪道思利用工作之便,不辞辛苦地走遍了亚非拉几十个欠发达国家,拍下了近千张丑孩子的照片。肯尼亚的露伊娜生下来就没有膀胱,靠一根插在体内的导管,坚强地活到了十五岁。赞比亚的格桑浑身红滋滋的,如一只剥了皮的猫。生活在加纳的麦德是所有孩子中,最漂亮的一个,两颗眼睛如钻石一样闪亮,皮肤如丝绸一样光洁,可惜,他没有性器官。二十一岁那年,痛苦地自杀了……

这些丑孩子形成的原因,无一不是胎儿畸形,无一不指向环境污染。

拍的照片越来越多,纪道思的内心越来越痛苦,他镜头里的丑孩子也越来越触目惊心,凝聚着一股特让人震撼的力量。2009年3月26日,在纽约举行的“AIPAD国际摄影展”上,纪道思展出了一组名为“丑孩子”的照片,一时,震撼了无数人的心灵。很多观众看着看着,就禁不住流下泪水,当场签下支票捐赠。纪道思也因此一举夺得最高奖项。

当无数媒体记者把摄像机投向纪道思的时候,纪道思泪流满面,哽咽着,只说了一句话:留子孙一方净土,还世界一片蓝天……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