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感受中国崛起

从1983年至今,我以各种身份陆续走访了105个国家和地区。这段时间正逢中国迅速崛起。实际上,不管你是否使用“中国崛起”这四个字,国际社会似乎已普遍接受了这个概念,而且从我的观察来看,大部分使用这个概念的人对中国并无恶意。 席卷全球的“中国热” 置身国外,你会感到中国的崛起几乎是一个无处不在的事实。我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泰国,时间是1983年4月,当时泰国还鲜有来自中国的客人。饭...

从1983年至今,我以各种身份陆续走访了105个国家和地区。这段时间正逢中国迅速崛起。实际上,不管你是否使用“中国崛起”这四个字,国际社会似乎已普遍接受了这个概念,而且从我的观察来看,大部分使用这个概念的人对中国并无恶意。

 

席卷全球的“中国热”

 

置身国外,你会感到中国的崛起几乎是一个无处不在的事实。我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泰国,时间是1983年4月,当时泰国还鲜有来自中国的客人。饭店经理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我:“你真的来自‘红色中国’?”而今天,中国游客早已成为泰国最大的客源。10年前我在台南一家餐馆吃小火锅,老板娘听说我来自大陆,惊讶得盘子几乎掉在地上:“你跟我们长得一样啊?”而今天,台湾很多出租车司机都会说:“听说大陆进步很快呀。”实际上,整个中国周边地区,从朝鲜、韩国、泰国,到越南、老挝、柬埔寨,甚至到澳大利亚,几乎一夜之间,中国游客就成了他们最大的客源。

在欧洲,“中国热”也一直持续着。除了商店有很多中国制造的产品外,带有中国文化元素的东西,从中式家具到老子的《道德经》都很受欢迎。瑞士的名表店,家家配上了华人职员。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现在每周有54个航班直飞北京、上海、广州、香港,上座率近百分之百。从布鲁塞尔到巴塞罗那,从慕尼黑到阿姆斯特丹,从巴黎到伦敦,与中国崛起有关的讨论会一场接一场,应接不暇。

拉美情况也类似。巴拿马和中国还没有正式外交关系,但巴拿马运河管理局的经理一听我来自中国,便为我一人单独介绍了半天这条运河的历史和今天,最后说:“我们早该和中国建交了。”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出租车司机问我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我说:“中国人。”他以拉美人特有的夸张口气说:“中国人来了,我们的问题都可以解决了。”在巴西,一位多次访问过中国的学者对我说:“20年前,上海比不上圣保罗,现在圣保罗比上海落后了一大截。”

消除贫困在国际上历来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题,中国仅用了20多年,经济规模扩大了10倍以上,近3亿人脱贫,提前12年实现了联合国2015年极端贫困人口减半的“千年目标”。我在发展中国家讲学,一提起这项成就,听众甚至会自发鼓起掌来。

正因为这样,非洲也特别关注中国。莫桑比克工商部官员对我说:“我们欢迎中国投资,越多越好。”在坦桑尼亚第二大城市阿鲁沙,旅店经理与我开玩笑:“只要中国人每人捐给我们一分钱,我们国家就现代化了。”在约翰内斯堡,一个黑人教授对我坦言:“非洲很难重复中国奇迹,因为上层没有邓小平这样的领导人,下层缺少中国人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谈中国发展模式时,一位听众问:“中国出口到非洲的产品质量不怎么好,这是什么原因?”没等我回答,会议主持人、肯雅塔大学校长就说:“过去日本产品的质量也很差,中国很快就会赶上来的。”

 

质疑与担心

 

对于中国崛起,除了赞誉,也有不少担心、疑虑甚至反感。我去意大利米兰做访问教授,一位当地学者私下对我说:“很多意大利人害怕中国人:中国人来了,把经营不下去的杂货店和餐馆都买下,然后开意大利餐馆,卖比萨饼和面点,比我们意大利人做得还好,还便宜,再加上偷税漏税,我们怎么竞争?”意大利和西班牙后来都出现过针对华人的骚乱。

法国前总理法比尤斯对我说:“我们欧洲人心里真是有点害怕中国,不是担心你们要打仗,而是担心这么一个问题:除了需要人与人直接接触的服务外,在几乎所有其他领域,中国最终都可能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我最近去非洲也有这样的感觉,随着中国在非洲影响的迅速扩大,不少当地人开始抱怨中国产品损害了非洲的民族工业,抱怨中国人不与当地居民接触。

2007年10月,在日内瓦讨论亚欧经济制度比较的研讨会上,一位丹麦学者甚至提醒“欧洲经济要当心‘中国化’”。他说:“欧洲现在90%以上的企业都是小公司,很多小公司的经营方式越来越不规范:不开发票、非法雇用东欧工人、节假日也干活。”

美国人对中国崛起的心情更是复杂。前些年我到纽约出差,临走时房东老太太以略微犹豫的口气问我:“现在我们是朋友了,你能不能坦率地告诉我:中国和美国以后会不会打仗?”老太太在朝鲜战争时是美军护士,知道中美交恶给双方带来的代价。一位美国资深中国问题专家私下对我说,美国一方面感受到了中国的崛起已势不可挡;另一方面,又总觉得很难接受一个不信上帝的民族,一个“共产党国家”竟然会成功,竟然要与美国平起平坐。

 

冷静从容地应对各种挑战

 

美国研究中国问题的人众多,但对中国前景误判的人也最多,不少所谓中国问题专家先是预测邓小平百年之后中国要大乱,后又预测中国会像苏联一样解体。2001年,美籍华人章家敦出版了一本名叫《中国即将崩溃》的书,预言中国政治经济体制将在加入世贸组织的冲击下迅速走向崩溃。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非但没有崩溃,经济总量还翻了一倍,经济规模跻身世界第三位。现在回头一看,不是中国崩溃了,而是唱衰中国的观点崩溃了。在巴黎一个中国问题研讨会上,一位学者不经意提到了章家敦的名字,会场发出一阵笑声。一切尽在不言中,他成了国际学术界的笑柄。

长久以来,中国总是对发达国家说:我们人均收入比你们低很多,赶上你们还早着呢。但西方很多人,特别是工商界人士往往不这么看。他们说:你们人民币的汇率是扭曲的,不能反映中国人的实际生活水平。你们沿海发达地区在硬件很多方面已接近,甚至超过了发达国家水平。你们内地的发展速度也不慢,和沿海正在形成一种良性互动。你们沿海地区的3亿多人口,2020年达到今天葡萄牙的水平,不是不可能的。那时,中国沿海地区的经济规模就会大致等于今天的欧盟。西方持续不退的“中国热”很大程度上与这种研判有关。

欣慰的是,中国人自己十分清醒。中国知道自己面临的各种严峻挑战:遏制和消除腐败、缩小贫富差距、建立社保体系、推动生态文明、推进法制建设和政治改革、确保中国的长治久安等。中华民族的真正复兴还需要全体国人今后几十年的不懈努力,我们不会为国际社会的种种赞扬而忘乎所以,也不会为任何暂时的挫折而垂头丧气。中国迄今所取得的成绩还只是初步的,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这种清醒姿态的背后是一种新的民族自信:通过几十年努力,我们已基本摸索出了中国走向现代化的主要思路和路径。不管今天面临多少挑战,我们还是处在1949年以来最好的时候,处在近300年来最好的时候,而且处理各种问题的资源和回旋余地都是前所未有的。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