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中的折翼的候鸟

心忽而疲倦,像是折翼的候鸟,漫长的秋,凉瑟的风.闲下来,喜欢坐在窗边看雨。那是在你离开以后。蔚蓝的天空下,茫茫大地间,竟然无法找到温柔的怀抱。嘈杂的人流,来往的车辆,叫吵着的晚蝉,还有我那起伏不定的各式心情。适合别离的荒芜季节马上就来了。  淡淡的哀愁,心底堆积的琐事以及如何度过往生的路,一并卸了在脚下年老苍白的旧码头上。  我还是像个孩子一样,倔强的昂着自己高傲的头颅绝不会因...

心忽而疲倦,像是折翼的候鸟,漫长的秋,凉瑟的风.

闲下来,喜欢坐在窗边看雨。

那是在你离开以后。

蔚蓝的天空下,茫茫大地间,竟然无法找到温柔的怀抱。

嘈杂的人流,来往的车辆,叫吵着的晚蝉,还有我那起伏不定的各式心情。

适合别离的荒芜季节马上就来了。  

我们的爱情

淡淡的哀愁,心底堆积的琐事以及如何度过往生的路,一并卸了在脚下年老苍白的旧码头上。  

我还是像个孩子一样,倔强的昂着自己高傲的头颅绝不会因时间改变而改变。  

我想,命运的齿轮是早已编排好这一幕我们将如何微笑以对。  

大包小包的行李,很寻常的人生旅行。

像前方长达几十年的蜿蜒山岭,我不奢望平坦,但至少不要存在不安、内疚之类的情愫让两个人都过活在回忆当中。  

我们总是在想像,像以往碰面的情形。我可以给他一支雅香金,他可以忧郁的笑着点燃。  

其实,我们都只是不曾懂得生活,都未曾知道自己将如何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茫茫人海,大多人成为过客,或者偶尔寂寞以不同的方式给予理由倾诉。

爱在互相吸引时发芽,在面对现实中瓦解,如这秋蝉,叫的再肆意,也躲不过寒冬。

那么晚凉,我现在所纪录的只是这样一些碎碎念,无关于文笔。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醉了,那,那个忧郁的你,那个梦想太多的你,是否会如同秋蝉入冬,终有一天无情的宣布我们这多年的感情的终于破灭…  

也曾经偷偷在老书柜中,翻着你泛黄厚厚的日记,独自抽烟。  

或者你是想念家乡,那纯洁的孩子脸颊红润,当夕阳落下坐在葡萄架下抽着丝瓜藤,想像大人抽烟的味道。  

也或者是海子是诗句让忧郁的你沉迷其中,在灯红酒绿的繁华中逐渐疲倦,爱上自由无羁的生活。  

可是命运,她终于让向往自由的野菊垂下了高傲的头颅。

在十字路口,有过一次错误的选择而导致我们无法回头。  

其实,有那么一些话一直不曾对你说。那就是,到底是命运的编排还是我们所有的倔强,可以让如此类似的两个人天隔一方。  

我难以怀想,那些柔软、悲情像个孩子似的的日子。  

或许从今以后我们都独自生活,坚强的不要被生活压倒。也或许就被命运随意给予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从而堕落了。

谁又知道呢?这几天持续的雨水,天气凉的几乎让我思绪冻结,那么再见,是否有点迟?我不知道,慢性子的我,已经找到不伤害别人也不伤害别人的方式,那就是慢到漠然。  

那我亲爱的晚凉,你要记得保护好自己。

再遇那一天,我想我们都是熟透了的苹果,鲜红的可以滴下血来…

我不知道,你不知道~

折翼的候鸟,肆叫的秋蝉,冬天很近,春天却很远~

其实,我不怕寒冬,却怕独自在寒冬里~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