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子贡赎奴和达腻伽新房说道德圣母【百猎鬼话】

有言为:作法自束,说的就是秦国大宰相商鞅,商鞅变法的确强大了秦国,同时也制定了一些恶法,最后他自己就丧命在自己制定的恶法上!,所以在社会上倡导一些事情或推行一些法律,真的务必要慎重。说起来,大凡敢为天下先的人,都是能人,但是能人也是人,做事有魄力,未必能考虑周全,考虑周全的那是圣人。但是能不能从现实出发,基于人性考虑,那就属于良心问题了。大凡无比正确的话语,其实都是废话,都是高调,我们生活中那么一...

有言为:作法自束,说的就是秦国大宰相商鞅,商鞅变法的确强大了秦国,同时也制定了一些恶法,最后他自己就丧命在自己制定的恶法上!,所以在社会上倡导一些事情或推行一些法律,真的务必要慎重。

说起来,大凡敢为天下先的人,都是能人,但是能人也是人,做事有魄力,未必能考虑周全,考虑周全的那是圣人。但是能不能从现实出发,基于人性考虑,那就属于良心问题了。大凡无比正确的话语,其实都是废话,都是高调,我们生活中那么一些人,嘴上总是挂着些无比正确的废话,表情上,姿态上一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道德楷模模样,我们称之为道德圣母。百猎简读站长甚至有种幻觉,认为他们是不是高尚纯洁的连男欢女爱的事都不做。

春秋时期,鲁国有一道法律:如果鲁国人在外国见到同胞遭遇不幸,沦落为奴隶,只要能够把这些人赎回来帮助他们恢复自由,就可以从国家获得的补偿和奖励。 孔子的学生子贡,把鲁国人从外国赎回来,但拒绝了国家的补偿。孔子说:“赐(端木赐,即子贡),你错了!向国家领取补偿金,不会损伤到你的品行;但不领取补偿金,鲁国就没有人再去赎回自己遇难的同胞了。”子路救起一名溺水者,那人感谢他送了一头牛,子路收下了。孔子高兴地说:“鲁国人从此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

孔子,子贡救人,道德与人性

现在的道德圣母,恨不得让天下人都是子贡,道德高尚的比孔子都圣人,可是我们都是凡人,谁会做那些对自己“有损无利”的事呢?我想道德圣母们嘴上高高在上,遇到事也是跑的快吧。

我想孔子之所以被称为圣人,是因为他世事洞明,了解普世大众的人性,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倡导普世价值。我们对孔子的误解来自他的那些不肖的徒子徒孙们,后世那些儒生们,都是些榆木疙瘩或则阴谋家,道德在口,屠刀在手!这些垃圾也是圣母们的先祖。

这么说来,道德圣母们也不是凭空而出的,当时大明灭亡前,这群圣母慷慨激昂,需要军费的的时候,这群圣母哪里去了,城破国亡的时候,这群圣母哪里去了?,可怜大明皇帝,在一个阉人的陪伴下,孤零零的上吊,这真是“风萧萧兮易水寒,皇帝上吊兮,圣母跑”~

崇祯,自挂东南枝,暴走

那么坚持圣母理想的人是否值得尊敬呢?

古印度时候,佛祖门下有一能人,叫达腻伽,此人心灵手巧,木工瓦工样样拿手,不需要任何人帮忙,就能盖起一座漂漂亮亮的大房子。

当时印度居住条件差,从达腻伽的故乡瓦师子国,到佛祖的出生地舍卫城,平民住房无一不是泥墙草顶。部分贵族住得好一些,也只是屋顶用瓦,四堵墙还是干打垒,雨季一到,污水横流,很容易把房子泡塌。佛祖及其徒众更惨,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夏天安居靠大施主提供住所,平时云游则是走到哪儿住到哪儿,一票人露宿荒野,饱受蚊虫叮咬。摩羯陀国迦兰陀长者送过竹林精舍,舍卫城给孤独长者送过祗树精舍,前者竹林清幽,后者金砖铺地,都是别墅级的大房子,可惜佛祖只拿来讲经说法,很少让徒弟们住。所以就有弟子心生抱怨,说“依屋栏草庵空地树下住,……昼则风飘日炙,夜则蚊虻毒虫所啮,……佛法出家甚为大苦”(《摩诃僧祗律》卷1)。佛祖听了很不高兴,让那徒弟卷铺盖走人。

达腻伽也觉得没房住的日子不愉快,但他不抱怨,他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从化缘得来的钱里拿出一部分,买砖买瓦买木料,在城郊盖起一处房。这房很豪华,用佛经里的话说,“种种庄严,高大妙好,雕文刻镂,香油涂地”(《摩诃僧祗律》卷2,以下引文均出自同一文献),可见装修时下了工夫。

新房盖好,达腻伽还没住进去,就有一师兄来找他。该师兄对达腻伽说:“汝小我,应是我住。”意思是我年龄比你大,地位比你高,这房子应该归我(按古印度习俗,老人和尊者有得到布施的优先权)。达腻伽觉得有理,把房子让给了他。

然后达腻伽又盖了一处房,依然“种种庄严,高大妙好”,不幸的是,又被他的同门强占了。闲言少叙,这位达腻伽一连盖了三处房,自己都没住成。最后恼了,登高山,凌绝顶,在仙人窟边黑石上建起第四处房,总算安安稳稳住了进去。

住在新房里,风刮不着,雨淋不着,达腻伽心里乐开了花。佛祖心里却不爽,因为佛门开始变得不清净起来:那些没住上新房的弟子都红了眼,有的闹着找佛祖要房子,有的不分白天黑夜地化缘,也想买砖买瓦买木料,像达腻伽那样盖新房,有的则四处传播流言,说达腻伽盖房时偷了瓶沙国的木料,属于“不与取”,犯了大戒。佛祖左思右想,觉得这些麻烦全是达腻伽盖房给惹的,于是驾起一朵祥云,来到仙人窟黑石边,作法捣毁了达腻伽的新房。

佛,佛主,达腻,圣母

可怜的达腻伽连最后一个窝也没保住,不知道他有没有喊冤,反正我觉得他是冤枉的。他的那些同门号称佛法高深,其实跟咱们这些凡夫俗子也没啥大区别,也是瞧见别人拥有更好的东西就会烦恼,就会郁闷,就会受到强烈的刺激。这种刺激是动力,逼着大伙去盖更好更多的房子;也是干扰,让绝大多数人都丢掉平常心,一如达腻伽那些同门。

很多人看到故事的时候,非常可怜达腻伽,我也是,但仔细想了想,也不值得可怜,因为他入了佛门,却用布施建设了豪宅,他让施主怎么想?好嘛,我辛苦吃土,布施你,你却盖豪宅,所以既入佛门,却开了恶头(难道别人不知道住好房子舒服吗?),另外,他自己住就罢了,还爽快的给同门,带坏了组织风气。

所以如果从个人来讲,达腻伽很值得可怜,但是从他的社会角色,他就可恨了,甚至可恶了!

他的可恨就在于,第一、带头破坏了规矩,第二、做了圣母,带坏了组织,破坏了广大无知群众对组织的信任。

1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