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飘香在寒冬[作者:也许爱是最美】

夜晚的山村,没有灯光的影子,黑暗中狗吠声一起,好久不落,偶尔传来人的不知是叹气还是呓语,像飘渺的一阵风,来不及伸手感觉,就已离去。一个人影立在一座小屋前,抬起手臂似要敲门,里面传出一阵争吵。“爹,为什么要让我去城里?我喜欢我们的小山村,我还要跟风哥在一起!”“你必须去!呆在这里有什么出息?”“不,我不去!”“你不去,我打断你的腿!”“你!不是我爹!”屋外的人影始终没有用手去触摸那小屋的门。呼呼地来...

夜晚的山村,没有灯光的影子,黑暗中狗吠声一起,好久不落,偶尔传来人的不知是叹气还是呓语,像飘渺的一阵风,来不及伸手感觉,就已离去。

一个人影立在一座小屋前,抬起手臂似要敲门,里面传出一阵争吵。

“爹,为什么要让我去城里?我喜欢我们的小山村,我还要跟风哥在一起!”

“你必须去!呆在这里有什么出息?”

“不,我不去!”

“你不去,我打断你的腿!”

“你!不是我爹!”

屋外的人影始终没有用手去触摸那小屋的门。

呼呼地来了一阵风,人影摇晃了一下,随即是转身离去。

清晨,杏儿推开门,满世界的雪。望山上,无论昨日的枯枝还是青枝今都已成琼枝,好美!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城里有什么好?难道我真得不是爹的女儿,非要把我向外推!爹,你好狠!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杏儿知道是爹出来了,却假装不知,向屋子左侧的山坡望去。

那是什么?杏儿飞快地向山坡跑去。吓得她爹在身后喊着:“杏儿!杏儿!你干什么去?一会儿就要上路了!”

那是什么?杏儿呆呆地站着,不相信地揉揉眼睛,用手轻轻地碰了一下那低低的树枝,簌簌地,雪落了,俏丽的景在眼前,是杏花!淡淡的粉,娇柔的气息。怎么可能呢?杏花怎么可能跟雪花同时开放?

“有什么好看的?”杏儿的爹看着杏儿痴傻地望着那棵老杏树,望着老杏树默默垂下的树枝上那打开的花对杏儿说:“前几日是天气热,杏花提前开了,只是老天又下起雪,这有什么奇怪的?”

杏儿迷离了,恍忽了,梦的世界,属于飘雪季节的梦还是属于杏儿的梦?或许根本就是那棵红杏树的梦,想改变生命的规律,可以吗?天空不断落下的雪花会与杏花共舞吗?

“杏儿,快走吧,风来了,让他带你去城里!”

听到爹的话杏儿转身看见了风,爹是怎么了,让我去城里明明是拆散我跟风哥,却让他来送我,爹为什么不自己送我?

默默地跟风离去,杏儿回头看爹一眼,爹,我就是不明白,我陪你有什么不好吗?说不是爹的女儿,可爹却说是为了城里更好的生活,才让我离开。我没有母亲,从来没有见过,我走了爹孤身一人如何过?夜里咳嗽时,谁来给你端水?

飞舞的雪花,模糊了杏儿的眼睛,挡住了想再看一眼爹的心情。

望女儿远去,那经历风霜雨雪的脸上,落下两棵大大的泪。转身回家的方向,忽见门前的雪地上一条红色的围巾若隐若现,弯下腰拾起来,杏儿爹颤抖的身体依在门上。经不起人的依赖,门大开,杏儿爹跌倒在地。

红杏花花颜色好,小媳妇来你和哥哥出个墙

手里抓住围巾,眼睛望向那雪中的红杏花,或许,或许花来得真有点儿怪!

好漂亮的红围巾!是谁在说?是青月。

 青月,你喜欢我就买给你!

不,龙哥,太贵了!

钱可以再挣。

青月带上红围巾,笑得好美!

转眼又看见了青月的眼泪,听见了青月的哭声。

龙哥,为什么要让我离开?那个人喜欢我,我并不喜欢他,你千万别误会,你要相信我!我们已经有了女儿,我怎么可能?

女儿,女儿,女儿留下吧!你走,我不再相信你,跟那个人去城里吧!

女儿,女儿在哪儿?杏儿,杏儿,路上可要小心,雪好大,爹会等你回来看红杏花的。

 来到城里的杏儿,在一家医药公司工作,这是她爹早联系好的。

城里的人对她特别地好,仅一个星期的时间让杏儿越来越相信爹的话了。城里好,马路宽,灯是长明的,不会像山里,电就像是刚学会的名词,嘴里念叨几遍,才会绽放光明。山里有花,都是野花,这里的花虽不能随便摘,却比山里的更娇艳。

杏儿最担心的是城里人不喜欢她,可这种担心一点儿都不存在。

还有让杏儿最心甘情愿呆在城里的原因是,她的风哥也留在城里了,风的工作虽不是太好,却也过得去。只是空闲的时候杏儿想爹。

“风哥,一星期了,你也没有给你家写封信,他们会担心的。”

“我来的时候,已经跟他们说好了。只是确实该写封信,让家里也知道我们在这里的生活不错。还有你爹,虽说他赶你出来,可一个人辛苦把你养大不容易。”

“我一直都想着他呢!”

信寄出去六天以后收到回信,风发了疯似地来到杏儿工作的医药公司。拉着杏儿就向外跑,不向杏儿解释,也不向别人解释,出门的时候还差点撞倒一个女人,道歉的话也没有。杏儿被风弄糊涂了,弄晕了!

在长途车,风无语,下了车,走在山里的路上,风还是无语,杏儿吓哭了,哭声传向山野。风停下脚步,把杏儿搂在怀里。风的泪滴在杏儿的长发间,无声,杏儿也感觉不到,只是感觉风好爱她,把她搂得好紧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