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死狗烹悲韩信,人无恒谊贼萧何【天涯海角客】

这绝对是一个好天气。 好天气就有好心情,遇到好心情人就会高兴。 韩信他也不例外,一大早起来,正兴冲冲的朝宫中而去。因为一大早,他就接到吕后的旨意:陈豨已死,韩信来贺。而且宣传旨意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好友萧何!陈豨终于死了,韩信知道陈豨所得到的会是这个下场。 吕后正端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这时萧何进来传话:“娘娘,韩信已到。”韩信进宫的时候,感觉到整个宫中的空气在凝聚,他好象感觉到今天会有什么不幸的事...

这绝对是一个好天气。

好天气就有好心情,遇到好心情人就会高兴。

韩信他也不例外,一大早起来,正兴冲冲的朝宫中而去。因为一大早,他就接到吕后的旨意:陈豨已死,韩信来贺。而且宣传旨意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好友萧何!陈豨终于死了,韩信知道陈豨所得到的会是这个下场。

吕后正端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这时萧何进来传话:“娘娘,韩信已到。”韩信进宫的时候,感觉到整个宫中的空气在凝聚,他好象感觉到今天会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将要发生在他的身上。他走到吕后的跟前,然后施了君臣之礼道:“娘娘,臣韩信向你请安。”

吕后的双眼紧紧地盯住他,突然只见她拍案而起,用手指着韩信大声的骂道:“韩信,你图谋不轨,与陈豨合谋造反,你可知罪。”韩信整个人呆住了,他拿眼看了看吕后迷惑的道:“娘娘,臣忠心可表,明月可照。”

真是书生意气的一番话,一个要你死的人,谁还会在不在乎你什么忠心可表,明月可照的废话。或许对历史来说,读书人往往有的只是十足的书生意气,纯真、正直、善良,心不设防。他们永远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有理走遍天下,正是这狗屁无为的清高,往往断送在小人的手里。有的名留清高之士的史册,而大部分的人都尘土所淹灭。

韩信冤死可叹,可叹,萧何心可忍?

吕后冷笑道:“韩信,陈豨亲口承认,难道也会有错。来人,快将这叛贼给我绑起来!”

韩信愤怒了。他把头转过来双眼注视着站在一旁的萧何,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旨意上不是说陈豨已死,叫他韩信来祝贺的吗?为什么却平白无故的给他加上谋反叛乱的罪名。而萧何却转过头去,显然他无颜面对韩信,看起来他好象早就知道韩信到宫中来会有这样的结局!

韩信突然放声大笑,整个宫殿也为之一震!吕后更是哆嗦地站了起来,颤抖的双手指着韩信道:“韩信,你敢拒捕。”韩信道:“我没有罪,娘娘为什么要绑我。”

“你随同陈豨共同谋反夺大汉江山,难道这条罪名还不够吗?”

“口说无凭,吕娘娘,你应该要例出让韩信心服口服的证据来。”

吕后这时把手一伸,从案桌上拿出一张绵书,然后扔给了韩信道:“你看看这个。”

韩信看了看吕后,然后接过绵书打开来拿在手上看了起来,不一会儿,只见他脸色大变,他万没有想到这张绵书会治他罪名的证据。

这是他前一段时间陈豨派人给他送来的,想让韩信联合他一起造反,共谋天下。可那时的韩信非但没有参加,反而痛骂了陈豨一顿。骂他狼子野心,天地不容。只是不知这一张绵书为何会落到吕后的手里,韩信百思不得其解!

吕后这时道:“萧丞相,韩信与陈豨图谋造反,你说该判何罪。”

“吕娘娘。按大汉的律法,图谋造反者,一律处死。”

“来人,将韩信托出去斩了。”吕后一声令人,旁边的士兵上前绑架了韩信。

韩信没有做反抗,他耷拉着脑袋跪在了那里,他抬起头来看看在宫殿上所有的人,他看到这里面的人都是吕后的亲信,好象今天就是专门等着他来送死!

韩信很不以为然的冲着吕后喊道:“我要见刘邦。”

3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