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花香【钱益胜】

半年前,在一个同学的祖父的葬礼上,一个陌生男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奇地问:“你姓陆吗?” 我摇摇头,说:“我不姓陆,不过我妈姓陆。” 你是陆于老师的外孙吧?“男人注视着我问道。 “嗯。”我说,“你认识我外公?” “嗯,见过几次。”男人用低沉的声音应道,旋即又喃喃自语道:“真像……真像……” 男人思索了片刻问道:“你叫金稻轩?” 我惊诧地点头,望着他问:“我小的时候你见过吗?” 男人摇了摇头,然后便沉...

半年前,在一个同学的祖父的葬礼上,一个陌生男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奇地问:“你姓陆吗?”

我摇摇头,说:“我不姓陆,不过我妈姓陆。”

你是陆于老师的外孙吧?“男人注视着我问道。

“嗯。”我说,“你认识我外公?”

“嗯,见过几次。”男人用低沉的声音应道,旋即又喃喃自语道:“真像……真像……”

男人思索了片刻问道:“你叫金稻轩?”

我惊诧地点头,望着他问:“我小的时候你见过吗?”

男人摇了摇头,然后便沉默不语。

我开始打量眼前这个男人,他消瘦的脸长的隽秀英俊,颧骨稍稍地凸现出来,额头有些许皱纹,眉宇间散发着独特的气质,高高瘦瘦的体形。他里面穿着白衬衫,系一条咖啡色水珠领带,外面是一身藏青色的西服,标准的绅士打扮,年龄估计在四十左右。

一个同学跑过来拽着手臂兴奋不已,说:“稻子,你小子可真不好找,手机怎么还关机,那群厮都在那边候着你呢,走吧——”

我用手敲打了一下同学的脑袋瓜,说:“严肃些,别老到哪都一副醉态,今天可是来参加葬礼的。”

我觑了眼男人,他似乎想什么想的忘乎所以,我对着他说:“叔叔,我同学叫我,我要过去了。”

男人一怔,回过神来,问我刚刚说什么。

我用食指戳了戳同学所在的方位,说:“我同学在那边等我,我得过去了。”

“你去吧。”男人应道,我转身要走,男人略一迟疑,补充似地说,“等等……,可以给我留个电话号码吗?”

“电话号码?你是说我外公的吗?他去年已经过逝了。”

“不是。”他说,“关于陆于老师去逝的报道我曾在报纸上看到过,我是说你的联系电话,我想往后可能有些事还需劳驾你帮忙。”

“那成。”说着我报了自己的手机号给他,随后微笑着摆摆手说了声再见。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