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忘情的忘情水

我从小生活在这个孤独冷漠的城市中,也许在我15岁以前,我唯一的朋友也就只有嘟嘟了。它和我是一样的孤独寂寞,甚至不喜欢外面的洒脱和自由。我唯一的乐趣也就仅仅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躺在床上,听着忧伤的音乐,望着天花板静静的想。有时候想我孤独的15年,有时候会傻傻的想着明天。而有时候,我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望着天花板,静静的享受着那一刻的安静与迷茫。而这个时候,嘟嘟则会静静的趴在地板上,静静的睡着。...

我从小生活在这个孤独冷漠的城市中,也许在我15岁以前,我唯一的朋友也就只有嘟嘟了。它和我是一样的孤独寂寞,甚至不喜欢外面的洒脱和自由。我唯一的乐趣也就仅仅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躺在床上,听着忧伤的音乐,望着天花板静静的想。有时候想我孤独的15年,有时候会傻傻的想着明天。而有时候,我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望着天花板,静静的享受着那一刻的安静与迷茫。而这个时候,嘟嘟则会静静的趴在地板上,静静的睡着。妈妈说我有自闭症,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可我却固执的拒绝了,因为我觉得我心理没什么毛病。可当我看到妈妈难过的眼神时,我突然就后悔了,所以我躺在床上突然就哭了。然后我看到嘟嘟突然就醒了,站在地板上望着我发呆…… 

我从小生活在那个人们所向往的城市——北京。我喜欢这里,我生活了13年的城市。这里有我的难兄难弟们,有我喜欢的四合院,有我的奶奶,有我的家,还有我的魇。魇是我13岁时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今天,魇整整和我生活了2年了,我们一起和我的难兄难弟们去天安门看升国旗,一起去登长城。可今天,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日子。爸爸告诉我过几天我们全家就去上海了,以后可能永远都生活在那里。他说我在这最后几天和我的朋友们告个别吧!不知道为什么,整颗心都空了,仿佛一碰就会碎……我在沙发上坐了整个下午,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哭了,眼泪滴在魇的白毛上,它甩了甩它细长的尾巴,安静的躺在我的手心上…… 

暑假就这么结束了,整个暑假,我就在家。一个人,我习惯了一个人。我没有什么朋友,就只有嘟嘟。开学就上初二了,我也想有朋友,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和别人沟通。我想,也许我这辈子就会这样一直的孤独下去,一直的……

终于要和我生活了15年的城市告别了,终于要告别了,我该怎么去形容我的悲伤呢?坐上火车那一刻,我在也止不住我的眼泪了。小北说,天源你别哭啊,男子汉是不会哭的!我忍住泪水,心仿佛飘在空中,游游荡荡,没了方向。火车渐渐离去,我所依恋的一切都在离我而去,慢慢的消失在模糊的泪水中…… 

上海的夏天,烈日炎炎。每天还是上学放学,我还是一个人。也许是我习惯了一个人。我还是坐在角落里,同学和我打招呼我还是笑笑,然后还是慢慢的寂寞,慢慢的孤独……

下了火车,看到的只是人山人海,还有无边无际的陌生。人家都说上海是中国最繁荣的城市,可我觉得这里除了人多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不知道为什么,心仿佛都被这种陌生一刀一刀的割着……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开始讨厌这种生活,我盼望着有人能打开我的心,带我走到人群之中,从此抛开寂寞,抛开孤独。可,这只是我的幻想。突然我想起了霍梓锋,前几天他给我写了一封情书,不知道为什么,心好像动摇了一下,可很快就平静了。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和坏学生谈恋爱。我是在发春吗?不知道怎么了,我竟然在发春,是不是我这个年龄的女孩都会发春啊?哈哈,我竟然笑了……

搬进了新家,可我一点都不高兴。什么都是陌生的,什么都得重新开始,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在QQ上给我的难兄难弟们留言,因为他们都在上学,都不在线。我说我刚出来就想你们,以后可怎么办啊。我明天就上学了,还是上初二,这几天都没有复习功课,我一定又跟不上了。我不喜欢这里,根本就听不懂他们都说些什么,因为我不懂上海话啊。哈哈,笑都笑不出来。你们看到留言后一定要回啊!……

今天班上转来一名新同学,是从北京来的,叫顾天源。女同学们好像有点不对劲,是不是因为他长的帅啊!哈哈,一个个跟狼似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可为什么,老师偏偏叫他和我坐在一起啊,我真的不想得罪任何人……

今天第一天上学,学校很气派,可一点都不能让我有分毫的庆幸。上课时我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听课,我努力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一定不要像爸爸那样为了工作而搬家。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里有点奇怪,和同桌说话她根本就当没听见,是不是她听不懂普通话啊。还有很多同学没事总是看我,然后笑笑,笑的很不自然……

几天过去了,顾天源和我说话我只能装做没听见。他学习好像很好,考试根本就不用准备纸条,而每次都可以通过,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今天,他说放学我们一起回家吧,我们住在同一栋楼啊。我疑惑的看着他,他说,你能听懂我说话啊!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心理却乱的不知方向……

今天晚上,我和我的那个同桌一起回来的。因为昨天我无意中发现我和她住在同一栋楼,而且住在同一层。可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她很少说话,只是我问一句她就回答一句。而且普通话说的不太好,有时听起来很别扭……

我真的很恨我自己,今天和顾天源一起回家才知道,他家就住在我家对门。难道我就只能这样吗?为什么新搬来的邻居都不知道,啊妍去那了,走了都没有和我告别,虽然我很少说话,但……原来我真的一个朋友都没有,我是该笑还是该哭啊!回家的路上,顾天源一直在说,不停的说,我只是静静的听。他说他的北京,他的难兄难弟,他的魇,一只白色的小老鼠。所以我突然就觉得他是不是有毛病啊,怎么会养老鼠啊……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同桌也开始能和我说她的一切了。说她孤独的15年,说她的嘟嘟,一直白色的猫,好像是和她一样的寂寞……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