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白二胡子【蔡童】

白二胡子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还是个三岁小子的时候,村里来了一条很奇怪的蛇,戴着眼镜的。白二胡子在村口的柳树旁边玩,那条蛇就找上他了。白二胡子清楚的记得,他在梦里面吓的直哆嗦,张开嘴想喊,却怎么也出不了声。后来白二胡子就醒了,出了一身的冷汗,而且喉咙干的厉害,生疼。白二胡子摸索着从床上坐起来,喝了一杯水。 等他完全从梦里面清醒过来之后,他开始想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已经想不起来梦里面那...

白二胡子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还是个三岁小子的时候,村里来了一条很奇怪的蛇,戴着眼镜的。白二胡子在村口的柳树旁边玩,那条蛇就找上他了。白二胡子清楚的记得,他在梦里面吓的直哆嗦,张开嘴想喊,却怎么也出不了声。后来白二胡子就醒了,出了一身的冷汗,而且喉咙干的厉害,生疼。白二胡子摸索着从床上坐起来,喝了一杯水。

等他完全从梦里面清醒过来之后,他开始想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已经想不起来梦里面那条蛇对他做过什么,只记得它带着眼镜,在太阳底下反光的厉害,让白二胡子根本看不清楚它的眼睛。

天慢慢的亮了起来,已经可以听到外面有人拉驴车吆喝驴子的声音。白二胡子看看身边躺着的女人,睡的还很香,嘴角隐约留有一些口水。白二胡子已经习惯了,低矮破旧的房子,臭烘烘的猪,到处乱窜的鸡,以及睡觉要流口水的媳妇,他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平常,而唯一不平常的地方,就是他居然做了一个这么奇怪的梦。

白二胡子又努力想了一下,似乎那条戴眼镜的蛇跟他说过什么。这时候,他媳妇桂花已经醒了,翻个身跟白二胡子说,“起了?”

白二胡子哼哼了一声算是答应。

“怎么?”他媳妇问。

白二胡子冲着他媳妇仔细的看了看,鼻子还是鼻子,两只眼睛老眯缝着的毛病也没怎么见好,什么都还跟以前一样,可怎么就做了这么个梦,白二胡子以前听老人说过,头天晚上做奇怪的梦,预示着家里要出事。例如你在头天晚上梦到棺材,或者梦到蛇,那就表示你家要发财了。白二胡子猛的一个机灵,他梦到蛇了,这不就是说他要发财了么?他问他媳妇,“桂花,你说,梦到蛇就要发财了,有这么个说法么?”

“是有这么个说法。”他媳妇说,“你梦到了?”

“昨晚梦到了。”白二胡子听他媳妇也这样说,越发显得兴奋。

“它缠你身上了没?”

“没,当时一害怕,就醒了。”

“你咋这么不像个男人,一条蛇就把你吓醒了?咋没等它缠你身上你就醒了?要缠到身上才能发财,蛇越大,缠的越紧,越能发财。”他媳妇桂花这时候已经开始穿衣服了,听白二胡子说害怕的醒了,就用一只手去戳他的脑袋。

白二胡子想想自己胆子确实小了点,一条蛇有什么好怕的,好端端的就把发大财的机会给弄没了。白二胡子叹了口气说,“要说这蛇还挺奇怪,戴了个眼镜。该不会真的是天大的财吧?”

“行了行了,多大的财,你这一醒,没缠上,都是白搭。”他媳妇穿好衣服,没什么好脸色的说。

白二胡子还是有些后悔,他甚至想重新躺下来,重新睡着,重新再去做那个梦,不过他知道这都是瞎想,地里还有一大堆活等着他干。白二胡子穿好衣服下了床,早饭也懒得吃了,直接往地里去了。

路上遇到白小翠,着实把他给惊了个愣怔。然后他听到整个白水村的人们都在议论这个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白小翠。白二胡子听着他们议论,心里面怪不是滋味的,就好象他曾经非常熟悉的一个小丫头,突然就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白二胡子觉着这中间有段时间凭空消失了一样,他无论怎样也找不着处于小丫头和大姑娘之间的那个白小翠了。这让他的脸上又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愁气。白二胡子心里面憋屈的很,又找不到发泄的地方,只好非常用劲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白小翠从小到大都没有遇过这样的阵势,这么多人一起瞧她,议论她,这让她有一些窘迫。

“叔?”她走到白二胡子跟前,小心的问了一句。

白二胡子没跟她说什么,拍拍她的头,走了。

“这都是怎么了?”白二胡子走到地头儿,忽然一屁股坐了下来,抱着脑袋想不出所以然来。他这时候又开始想那个梦,蛇,戴眼镜,似乎跟他说了什么,而说了什么呢?白二胡子真的想不起来了。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