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月的呻吟:命案迷情【王富中】

我估计有很多的人都像我这样展开了无边的想象,不管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它们都极具强悍的杀伤力。种种猜测都是来自于内心的揣摩,而马丽的死亡正是他们的猜测源头。马丽出事的时间是八月十五的晚上九点左右,旧历,这个时候天上正挂着满月。使马丽停止呼吸的凶器是一根男式皮带,皮带头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龙。马丽的美丽是大家公认的,几乎所以认识马丽的人都无不为她的漂亮称赞上几句,我也不例外,我甚至不止一次的在夜里想象着把...

我估计有很多的人都像我这样展开了无边的想象,不管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它们都极具强悍的杀伤力。种种猜测都是来自于内心的揣摩,而马丽的死亡正是他们的猜测源头。马丽出事的时间是八月十五的晚上九点左右,旧历,这个时候天上正挂着满月。使马丽停止呼吸的凶器是一根男式皮带,皮带头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龙。马丽的美丽是大家公认的,几乎所以认识马丽的人都无不为她的漂亮称赞上几句,我也不例外,我甚至不止一次的在夜里想象着把马丽弄到我的床上来,我知道很多认识马丽的男人都有着和我一样的想法。因此,马丽的死在我们这些熟识她的人中引起了不小的波澜,像马丽这样的女人,注定是要认识很多人的,男人和女人都愿意和她交往,马丽不会使女人因为她的漂亮而嫉妒,这也是马丽的朋友缘很好的重要因素,女人多了,男人自然就会多起来。

那根龙头男式皮带勒死了马丽,无疑它是整个事件的最为直接的线索。可没有人会在日常注意到男人腰上系的是什么皮带,即使是注意了,系这样的皮带的男人多的是,而且,也不排除女人也有系这样的皮带的可能。但是,所有熟悉马丽的人几乎全数都认定她的死和谭得精有着直接或者是间接的关系,他们虽然没有明说那根龙头皮带就是谭得精的,但他们的猜测里已经把凶手当作是他了。这也似的谭得精在马丽死后的第二天早晨,也就是八月十六日早晨受到了警察的盘问。

谭得精是个做皮革生意的人,所谓无奸不商无商不奸在他身上似乎得不到应证,这也注定他生意做不大成不了真正的大老板赚不了大钱,但他绝对是个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谁有困难只要给他一个电话他便死心塌地的帮助直到事情得到圆满解决。这样的男人也注定会吸引住不少的女孩子,再加上他并不是一个形貌丑陋的男人,所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风月场上的老手。在酒桌上,甚至有人向他请教房中的技巧,他也毫无保留,在酒桌上大肆的宣扬,惹得其他的客人总是向他投过来异样的目光,他从来不予理睬。谭得精的言辞中透露出他在性能力上是一个多么强悍的男人,房中技巧是如何的高超,但这些都是他自己嘴里说出来的,真假难辨,所以也有人说谭得精说不定是个阳痿,是个性无能,要不然呆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超过三个月的。谭得精换女人就和女人换衣服一样勤,我们既眼羡又有些嫉妒,和他比起来,我们感觉自己做男人真是做得不到家,用他自己时常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吹嘘的话说就是和他上过床的女孩子与我们看到过的女孩子可以同比数量了。

其实我们都知道谭得精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儿子,儿子今年都四岁了。妻子是他们一起共同度过患难的,那时候谭得精还没有开始做皮革生意,他在一个超市里做营业员,家里的经济条件又不是很好,妻子和他一起熬了过来。现在,谭得精离开生他养他的地方一个人到这里来开拓皮革市场,他不是做大生意的料儿,但好的是他够讲江湖义气,结识了一大帮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于是这些年里他也没怎么亏但也没怎么赚。我见过谭得精的妻子,一个知书达礼的女人,贤惠端庄。谭得精是爱他妻子的,在朋友当中,他甚至把他妻子当作是他骄傲的对象,对于这一点骄傲我们也远比他自己吹嘘房中如何勇猛更深信不疑。

关于那根龙头皮带是不是谭得精的,我也做过猜测,但这样毫无根据的猜测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我虽然有这样的先见之明但还是忍不住要去猜测。无可否认的是,杀死马丽的最大嫌疑人就是他谭得精,这是我和所有认识马丽和谭得精的人的共同想法。我想警察也肯定不会放过对他的调查和监视。

马丽是爱谭得精的,她不止一次的在朋友面前坦言很想给谭得精生个孩子。她不要求自己的名分,不考虑谭得精的妻子和儿子,也没有丝毫要他离婚和她结婚的意思,她心甘情愿的用一个第三者的身份站在谭得精的身边,可以说她是不顾一切了,全都抛出去了。我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过她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她自己竟然不知道,她说有他谭得精就够了她不想想很多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我想她的爱真是一塌糊涂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当然,这些都是我们看到的表象,实质上他们的关系是不是这样的呢?我们无法得知。也许她暗地里总是在促使着谭得精离婚,这几乎是所有情人都要做的事情,八月十四日谭得精妻子的到来更是加剧了马丽的情绪,她也许有大闹不止的想法和举动,而深爱着妻子的谭得精在毫无办法下动了杀人的念头并且还狠心做了。我如此说并不是没有丝毫根据的。有一次谭得精在深夜里打电话给我要我陪他出来喝酒,他在酒桌上说:“混凝土,我烦死了,她老是闹着要和我结婚。”我在一所大学里教授《混凝土结构》这门课程,认识熟悉我的人都叫我混凝土。那天晚上他是真的喝醉了,我问他说的她是谁,他对我的问话不理不睬的,一边大口的喝酒一边大声的说着他和她之间的事情,最后,谭得精又扯到性上去了,他又开始吹嘘自己的能力。我后来一直在想他说的她到底是谁呢?就是马丽?还是杜XX,王XX,高XX呢?好象谁都是谁都不是,关键还是谭得精的女人太多了。我现在想来,那时候谭得精口中的她很有可能就是马丽,那时候他们已经有了第一个孩子,做人流的时候谭得精还托我找了熟悉的医生,马丽哭得很伤心,她是想把孩子生下来的。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