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 相【狗熊的红领巾】

a、我和徐东娅是在南下火车上认识的。在此之前我们都不知道车上还有这样一种铺位,它位于那扇“乘客止步”的铁门后面的某一个包厢内,价格比软卧还贵出两百块钱。关于差价,那个胖子乘务员是这样解释的:首先,它是本次列车上唯一的一个单间,唯一的;其次,它比软卧还要舒服的多;再次,它是乘务员们公用的,这样一来,他就得作好其他人的工作,必要的时候还要请客吃饭喝酒。他说像这样的理由还有很多,他认为已经足够充分了,当...

a、我和徐东娅是在南下火车上认识的。在此之前我们都不知道车上还有这样一种铺位,它位于那扇“乘客止步”的铁门后面的某一个包厢内,价格比软卧还贵出两百块钱。关于差价,那个胖子乘务员是这样解释的:首先,它是本次列车上唯一的一个单间,唯一的;其次,它比软卧还要舒服的多;再次,它是乘务员们公用的,这样一来,他就得作好其他人的工作,必要的时候还要请客吃饭喝酒。他说像这样的理由还有很多,他认为已经足够充分了,当然如果不够的话他还可以一一列举。

进到房间里面首先看到的是啤酒,整整一面墙的啤酒,右边有个入口,进去就看到那张宽大的床。它是用两张单人床拼起来的,组成火车上难得的宽度,上面还有一张垫子,是席梦思的。起初,这张床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我仰在上面看着斜上方四十五度窗外的树木向后倒去,感觉像在飞。高兴之余我还起身拿了啤酒,然后躺回来喝着,边喝边庆幸那些个钱总算是没白花。然而仅仅过了数分钟,他们就开始敲门了,我打开门看见胖子和尚未相识的徐东娅,彼此都很意外。后来我和徐东娅就坐在刚才还属于我的床上,仰头听胖子解释。他无非是拿徐东娅说事儿,说什么你瞧瞧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换你你能忍心看她在硬座上熬几十个小时么?借此机会我从侧面端详了她一下,没觉有得多漂亮,她背着一只硕大的旅行包,低着头,身体前倾,似乎只有这样子才不会被坠倒。事已至此我不便表达什么,只是说既然这样子就谈不上什么单间了,应当退还当初按单间收的那部分钱,但被他拒绝了,当我再次提出的时候,他便把手伸进口袋说要退的话就全部退掉。这下子他赢了,我承认我没勇气再回到拥挤的硬座席,任何来此的人都没勇气回去,包括她。胖子说,就是嘛,我就不相信有谁来这以后还肯回去,说完他又指了指徐东娅说,不然人家也不会同意冒险和你一个陌生的男人合居。对于这句话我立刻表现出了不满,并且强烈要求他把“冒险”两个字收回去,把他们逗笑了。临走时胖子警告我说,不管这女孩出了什么事,我都得负责。

之后就是我和徐东娅独处了,我不是经常和姑娘独处,但偶尔也有,所以并不是很尴尬。为了调节气氛,我主动作了自我介绍,同时也知道了她的名字,我由衷的表达了对这个名字的欣赏,她说谢谢,并伸手和我握了握。接下来我们开始讨论床的问题,很明显我们不可能合住,所以要把床一分为二,但如此一来既破坏了原有的宽度,又浪费了那只垫子,权衡之下,我们决定把垫子放下来,一个人在上面睡硬的,另一个在下面睡软的,很公平。我让她先挑,她选择了床。就绪之后,我又搬了些空啤酒箱放在仅胜的空地上,用来放东西。

我和徐东娅的故事就是这么开始的,就像褚多稍有创意的影视作品一样,特定的环境、时间、地点,特定的人物,唯一有所不同的是,他们要尽可能地发生一些事情,而我们恰相反。事实上我们只保持了半小时的沉默,这期间她一直在整理成堆的照片,我则在看报。我们的谈话由此开始,她问我有什么新闻么?我说不知道,报纸不是今天的。她说无所谓,只要她不知道的都算新闻,读吧。我翻了翻真没觉得有什么好念的,就把报纸递过去,说你自己看吧。她没接,我就放在边上,然后躺回去睡了。其间我作了一个梦,没什么情节,只是梦见自己躺在草地上,和一只奶牛对视着,奶牛没什么异常,不过它的表情很特殊,一会像人一会又像牛,搞得我很纳闷儿。后来它开口对我说了整部梦里唯一的一句台词,它说:你是个逃犯吧?我就醒了,看见徐东娅正看着我,说的就是这句。我马上坐起身来,很严肃地询问她怎么知道的?她就抖抖手里的报纸说我和照片上的那个人有点像。我一下子站起来,吓得她尖叫一声,蜷到墙角。关于这个片断的真实性我至今仍无法确定,因为我实在没法把它跟后来的徐东娅联系起来,我也曾多次向她印证,她拒死否认,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她倒是承认的。接下来我对她表示了感谢,我说你知道么小徐,在我们那里,这张照片贴得到处都是,数量决不亚于张漫玉刘德华贝克汉姆,可是从来没有人肯把我们联系在起来,这一度让我很受打击,要知道我当年可是美男子啊,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升旗手,参加工作时照的相片被摆在橱窗里整整半年,喏,就是那张了。我说话的时候有点颤抖,是真的伤心了。她说既然都认不出你,干嘛要离开呢?我说我怀疑我们那里人的识别能力出了问题,想换个地方试试。为了安慰我,徐东娅说了一句,唉!他妈的时光呀! 

冷静下来之后,徐东娅问我说车上知道这件事就她一个人吧。我点点说,应该是吧。于是乎她的眼睛一亮,说,好,我们谈个条件。她所谓的条件是替我保守秘密,我负责解决她的吃饭问题。我说我不谈,你尽管举报吧。让他们也来认认。她就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老顾,你糊涂呀,你想过没有,如果他们来了,又走了,会是什么样子,你认为自己会有这个承受能力么?我不否认她说的话,因此认识地想一会,说,看样子怎么着我都要答应了。她点点头。我说好吧也只能这样了。她立刻站起来说那就吃饭吧,饿死我了。

饭是在餐车吃的,徐东娅在众目睽睽之下吃了三碗米饭和五分之四的菜,临走时还要了面包、花生米、饼干、火腿、饮料等物。下午的时候,她陆续干掉了那些东西,晚饭还照吃不误。我很不理解她当时(补票时)的想法,她解释说当时真的顾不了那么多,就要被挤死了,哪里顾得上想饿死的事。回到包厢,我很严肃的跟她谈了这个问题,我说,小徐呀,我们得谈谈了。我口袋里的钱也不多了,照这样下去很难吃到下车。她说,不会吧。我坚定的说,是。她说,那你只好少吃点了。我说,我已经吃得很少了,整整一天,我只吃了一碗米饭和一点菜汤。她看看我狞笑着说,米饭很便宜,你明天可以多吃两碗。我有点生气了,就说,小徐,你要是这个态度我明天就不管你了。她说,那我就去揭发你。我说,好,你去吧,就算我不杀你也得活活饿死。她说,胡说,人民的火车上饿不死人。我说,你去试试看。就这样,我们僵持了大概十分钟,后来还是徐东娅妥协了,她匀给我一根晚饭后带回来的火腿,并保证以后每顿只要两个菜,饭后不买零食。为了表示诚意她有意再给我一听可乐,被我拒绝了,我开始就着那根火腿喝啤酒,我一口气喝了五瓶,撑得够呛,我说对她说,知道么,那个胖子黑了我二百块钱,按一瓶啤酒五块钱算,我只要喝两箱就够本了,还能赚四十。她听了同情地看了我一会儿,说,好吧,我帮你喝。

 

醉酒在这里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忘记不愉快的事情,二是可以避开吃饭的时间。我们醒来已经是下午了,当时车刚在武汉停稳,我们决定下去转转。停留时间是十五分钟,因此我们可以走的稍远一点,我们沿着站台一路向东,我抽了两根烟,徐东娅买了一些地方小吃。在回去的路上,我隐约看见对面的公告栏里贴着我的照片,有很多人在看。上车以后我们继续喝酒,她还给我看她的照片,看了一部分之后我对她说你比看第一眼的时候要好看,你应该是属于那种耐看型的。她就扭捏起来了,低着头用嘴吹头发,我批评她说这个样子可不好,多庸俗。 

我和徐东娅的友谊就是这么与时俱进地,在到达之前我们不仅喝完了两箱啤酒,并且交换了电话,她说有事可以来找她,没事也可以来。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