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 娼”之鸡犬升天

刘弈南是在完全迷糊的状态下被人拽起来的,当时他只穿着一条红色的裤衩。等他明白的时候,他已经和一群同样衣裳不整的人蹲在了走廊上,然后他看到了那个刚知道名字叫小红的姑娘在对他使眼神。坏了,他心里这么想。他想找那些警察解释些什么,人家压根不理他,把衣服叫他抱上,跟着其他人一块上了警车。检查身份证。做笔录。刘弈南一直在解释说他真的不是嫖客,他只是过来按摩的,那小红也一直在旁边说他们俩根本就没发生过那档子的...

刘弈南是在完全迷糊的状态下被人拽起来的,当时他只穿着一条红色的裤衩。

等他明白的时候,他已经和一群同样衣裳不整的人蹲在了走廊上,然后他看到了那个刚知道名字叫小红的姑娘在对他使眼神。

坏了,他心里这么想。

他想找那些警察解释些什么,人家压根不理他,把衣服叫他抱上,跟着其他人一块上了警车。

检查身份证。做笔录。刘弈南一直在解释说他真的不是嫖客,他只是过来按摩的,那小红也一直在旁边说他们俩根本就没发生过那档子的事,是正常的合法的交易。那警察不搭理他们,不耐烦了就大声说,“你们还不给我老实点,敢做还不敢承担。”

本来也就是罚点钱的事,可是该死不死,偏偏这次扫黄活动是联合本城最大的报纸一起行动的。这边的警察声音一大,那边的记者就过来,随手就是一张,然后看了刘弈南半天,“这不是青年作家刘弈南么?”

第二天,刘弈南的老婆过来把人领走了,无论怎么样,他和小红就是不承认有发生过那档子事,没有人脏俱获,而且那也是注过册的按摩中心,警察也没辙,拿不到罚金,也只能放人。

刘弈南心里想,这回去就该是一场家庭战争了。

不过事情原没他想象的那么乐观,他刚回到住的小区,看到所有的人都在对他指指点点。原来今天的报纸头条登的就是昨天晚上的扫黄行动,一共抓获嫖客一十儿人,其中包括本城青年作家刘弈南云云。

最要命的是,照片上,就数他那条红裤衩最显眼。

果然是本命年,穿上红裤衩都不抵事,还是出了这档子丢人到底的事。

家庭战争,他睡沙发,认错。亲家责骂,他不回一语,认错。领导处分,他受了,认错。

可是单这个还好,邻居,同事,旧时的那批文友,哪个不是对他冷眼相看,甚者,有人更是檄文一篇,《论当代作家的灵魂》,先是在本城引起轰动,续尔在网络上也掀起了轩然大波,一时之间,有关作家嫖娼的问题,成为今年的网络热门话题之一,甚至引发了诸如中国为什么没有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这类的话题。

刘弈南是坐不住了,他又去找了一次小红,当然,这次是秘密会晤,由他老婆亲自出的面。

网红发家历险记

刘弈南一纸把警局和那家报纸告上了法庭。

这个案件自是引起了更大的关注。开庭那天,当地所有媒体悉数到场,亦有各大网站开了视频转播该案件的审理过程。

刘弈南在法庭上坚决否定当天和按摩女小红发生过不正当关系,并由小红出面作证。

此后,刘弈南的妻子更是在法庭上力挺丈夫,说他“天真,幻想,不知人世险恶,对世界充满美好的理想,是最忠实的文学爱好者。”还说起当年她就是因为这些而爱上他的,她坚信自己的丈夫不是那种会去嫖娼的人。

然后是他的父母,岳父岳母。而警察也承认当时撞门进去时,他确实只是在按摩,并没有发生什么苟且之事。至于别人都是去嫖娼,单独就他为什么会只是去按摩这样的问题也被一句“他本性天真,因为创作劳累,看到那是家正规的按摩店才进去的。”推得一干二净。

这个案件最终的结果是刘弈南胜诉,他再而体现了文人胸襟广阔的一面,不要求任何的赔偿,只要报纸在显眼的位置公开向他道歉。

这件事似乎到此就该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可是现在网络的发达实在是让人难于想象,就刘弈南胜诉一事,再一次引起了人们的广泛讨论,自然,这次对他是绝对有利,有很多人开始查找他曾经出版的书籍,数年前他出版过的两本书原本滞销得都快发霉了,现在却一下被抢购一空,而再版的印数更是首印的十数倍以上,他那些原本卖不出去的文稿也被精明的出版人抢购一空。一时之间,他从一名默默无闻的小作家成了知名作家,出席各种访谈节目,诸如此等。他旧时的那些文友也纷纷在各大报刊撰写专稿《我所认识的作家刘弈南》《我等本是性情中人》《天真与理想是一个作家的灵魂》等等。

而刘弈南也在家奋发图强,写出了一部为文人争足脸面的《我不得不争的脸面》,开始是对这嫖娼事件述说自己的内心世界,说他原本不想闹这么大,只想好好安静作文,但文人并不是都是那么好欺负的,孰可忍孰不可忍,真正的文人本该是一名无所谓惧的斗士。然后开始大谈文学本应比新闻有震撼力,文学方可引导谬论之类的专家明见,肺腑之言,一个作家的良知和满腔热血跃然纸上,更是请得不少的文坛宿将题跋做序,此文一出,首印即是100万,一下好评连连,连续五周荣登畅销书榜首。更有人预言,这将会是刘弈南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的演讲稿。

谁知,在文坛欢心鼓舞之际,被人遗忘的按摩女郎小红,仅一段话,就迅速窜红网络。她公开在自己申请的博客上说,“我和刘弈南其实当时已经发生过苟且之事,事后他疲惫才让我给他按摩,可见他的自私程度。后来他找到我,愿意出钱让我上法庭给他做伪证,因为记恨那些欺软怕硬的警察,所以我就去了。况且,我是妓女我怕谁。但是,我也有说真话的权利,这样的闹剧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就站出来说说真话。妓女也有良心,我是妓女我怕谁。”

也不知道这段话是谁发现然后四处转载,开始的时候,很多刘弈南的铁杆粉丝对小红拥有博客表示疑问,小红在后来的博客里写到,“有很多的人对我的博客的真实性表示怀疑,我觉得极其可笑。首先,我大专毕业。我的QQ已经有两个太阳,几乎所有的网络游戏我都玩过。我空虚,我无聊,而且我比绝大多数可以上网,可以拥有博客的人有钱。谁规定妓女不能上网,谁规定妓女不能写博客。我是不屑,不然我比那些所谓的下半身写作的人要红得多。我是妓女我怕谁。我比她们更有资本,我的生活体验来得更为直接,接触的人群也更为广泛,说白了,在我身上匍匐前进的就是一个社会。我们伟大的作家刘弈南先生和白天行乞晚上风光的乞丐没什么区别。”

虽然她在博客里说她不屑,但是她还是迅速走红,她的博客点击率以惊人的速度飚升,她一个人就救活了这个面临倒闭的博客网站。好事者众多,伪君子,伪道德等词语也屡见不鲜。

中国羊脂球,茶花女,现代杜十娘等等头衔纷至沓来,甚至有人在博客里向她求婚,说不介意她的身份,爱她的这种性格云云,肉麻程度非博士水平可以写出,并在后面附上自己的照片及博客地址。也有人开始撰写《中国近代妓女思想录》,分得一碗不小的羹汤。

自然,刘弈南并不因此就声明狼籍,他现在也算是经历过风浪的人,他发动自己的粉丝们对她进行了强有力的反击,说她明显是想借此炒做自己,出而反而,妓女本性显露无疑。而他自己则不动声色,大有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很是“我这种身份岂能和你这样的无良女子争个面红耳赤,自掉身价。”他继续出他的书,做他的演讲,偶尔撰些小文,谈论恶意炒作问题,说世风日下,说网络的自由度,人身攻击,等等问题,无不引起一翻争论。

小红在这当头也写下了《才妓回忆录》,原名《我所经历的男人们》,副标题《匍匐在我身上的社会》。并有影视公司和她取得联系,买断她的影视版权,并让她担任女主角,拍摄一部极其凄美的情色文艺片,誓拿下奥斯卡数项大奖,宣传语就是“情色当道,我性本善。”

不管怎么样,是年,两人双双当评网络最红人物。并荣登某国际周刊的封面。

而不得不说的是,刘弈南在成为当红作家之后,对其妻爱护有加,他的铁杆粉丝们说他是糟糠之妻不下堂,乃是一代文豪风范。唯他不再穿红内裤,那日上报的那条,被妻子锁在保险柜里,据说上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至于是不是和小红有关,也就不得而知了。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