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逊何以破的了诸葛亮的八卦阵?!!

黄承彦是诸葛亮的岳父,当蜀汉刘备被陆逊火烧连营,大败而归的时候,陆逊进入了诸葛亮早先做好的埋伏圈,八阵图中,原本陆逊必定死于八阵图,可是黄承彦却出面救了陆逊。作为岳父的黄承彦,为何要救自己女婿的死对头呢?《三国演义》中有一处文字颇耐人寻味。小说八十四回名为《陆逊营烧七百里,孔明巧布八阵图》 ,在刘备兵败之后,陆逊去追,追到江边,看到几堆乱石,可乱石中却隐隐有杀气流露。陆逊大疑,寻访当地百姓询问,说...

黄承彦是诸葛亮的岳父,当蜀汉刘备被陆逊火烧连营,大败而归的时候,陆逊进入了诸葛亮早先做好的埋伏圈,八阵图中,原本陆逊必定死于八阵图,可是黄承彦却出面救了陆逊。作为岳父的黄承彦,为何要救自己女婿的死对头呢?

《三国演义》中有一处文字颇耐人寻味。小说八十四回名为《陆逊营烧七百里,孔明巧布八阵图》 ,在刘备兵败之后,陆逊去追,追到江边,看到几堆乱石,可乱石中却隐隐有杀气流露。陆逊大疑,寻访当地百姓询问,说是诸葛亮在入川之时,曾经在此地布阵,因此阵中经常有云起涌出。陆逊到山顶观看之后料定无事,以为不过是惑人之术,便率军进入阵中。

可不料刚进入就飞沙走石,狂风大作,急忙退兵,却找不到归路。此时有一老者出现,将陆逊带出险地。此老如此讲述:“老夫乃诸葛孔明之岳父黄承彦也。昔小婿入川之时,于此布下石阵,名八阵图。临去之时,曾分付老夫道:后有东吴大将迷于阵中,莫要引他出来。老夫适于山岩之上,见将军从死门而入,料想不识此阵,必为所迷。老夫平生好善,不忍将军陷没于此,故特自生门引出也。”

此段文字有多处不可解。我们看看诸葛亮为何要布下八阵图。布下八阵图的时间还是在几年之前,当时刘备假借平定张鲁的名义入川,之后诸葛亮偕同赵云、张飞等人同去川蜀,将荆州留给了关羽。而在经过夔关之时,沿江设下此阵。阵法有一个很大的局限,不能随便移动,因此最大的功用是用来防守。诸葛亮就是担心一旦荆州有事,可以用八阵图阻挡敌军,而此时刘备战败,陆逊率军追击,正是八阵图发挥作用的时刻。黄承彦弃杀敌最好时机而不用,此一不可解。

莫非是事前诸葛亮改变主意,指示黄承彦如此?马良曾经问诸葛亮,一旦刘备战败,成都将如何面对。诸葛亮说,陆逊必定不敢来追。马良问原因,诸葛亮说,当年入川的时候,就在鱼腹浦埋伏下十万雄兵。马良说自己来往鱼腹浦多次,根本没有见到一兵一卒。诸葛亮说,不用多虑,以后自然就明白了。从此段文字可以看出,诸葛亮根本没有改变当初的决定,是非常希望以八阵图来大败吴军的。黄承彦弃诸葛亮殷切嘱托于不顾,此二不可解。

那是否黄承彦此人昏聩,诸葛亮所托非人?不是。黄承彦本是荆州名士,和庞德公是至交好友,和司马徽等人也交情匪浅,崔州平、徐庶等人都对黄承彦非常敬仰,可以说德高望重,加上是诸葛亮岳父,正是托付大事的上佳人选。而且,从黄承彦出场诗《梁甫吟》中,也可以看出此人超脱名利,目光如炬,是一位真正的智者。以黄承彦之德,以岳父之尊,竟然做出如此昏聩悖乱之事,此三不可解。那为何黄承彦如此呢?我们细细品味黄承彦的话语和当时天下之局势,自然可以了解其中三昧。

黄承彦在和陆逊的对答中明确的说出了自己救出陆逊的原因:“老夫平生好善,不忍将军陷没于此,故特自生门引出也。”可事实并非那么简单。黄承彦真正的目的是拯救蜀汉,拯救他的女婿诸葛亮。在刘备夹江七百里下寨的消息传到了成都之时,诸葛亮大惊,说在地势低下之处扎营,是兵家大忌,加上连营七百里,前后如何传递号令。何况天气炎热,草木干燥,一旦对方用火攻,如何来解救。

三国,关羽之死,东吴牛逼,好厉害的三国杀,百猎简读,www.plqs.net

诸葛亮不禁悲叹:“汉朝气数休矣!”了解三国的朋友都知道,在刘备攻吴之前,蜀汉拥有川蜀和荆州,且大胜曹操,取得了攻取天下的优势。而夷陵兵败之后,蜀国精锐尽丧,民众怨言大起,加上荆州失去,从此失去了争夺天下的可能。诸葛亮的悲叹,正是源自于此。

而北方的曹丕,在了解到刘备下寨布局之后,以为:“陆逊若胜,必尽举吴兵去取西川;吴兵远去,国中空虚,朕虚托以兵助战,令三路一齐进兵,东吴唾手可取也。”曹丕虽然才智不及曹操,然奸诈如出一辙。而这一点,黄承彦当然也会知道。黄承彦家在荆州是世家大族,在刘表之时,刘表后妻蔡氏,是黄承彦的妻妹,黄承彦自己也在荆州士林有崇高的威望。

赤壁之战之后,荆州归于刘备,作为军师诸葛亮的岳父自然同样为朝野敬重。刘备攻吴,节节胜利,当时的荆州,大部分依然是蜀汉掌握,黄承彦虽然号称归隐,想必对军前局势也了若指掌。曹丕都能准确的做出判断,作为一位有非常远见的智者,黄承彦当然也能够准确判断天下局势。

于是,东吴军队进攻蜀汉,进军八阵图,势必大败,主将陆逊甚至可能身亡于其中。这对于蜀汉是好事,但更是坏事。当东吴的主力部队在八阵图中消耗,甚至主将死去之后,面对强大的魏国部队,吴国势必土崩瓦解。而一旦失去了强援,此时的蜀汉无力独自对抗曹魏,不久就会被拥有中原和江东的曹魏迅速消灭,天下一统归于曹魏。这是黄承彦不愿意看到的。

于是,黄承彦在没有得到诸葛亮的指示下,把陆逊带出了八阵图,保存了东吴的主力。而陆逊在得知魏国大军来犯,也立刻回军抵御,蜀汉得以喘息。既然,黄承彦知道救出陆逊对于蜀汉是如此重要,为什么不说是诸葛亮的命令,而把美名归于自己呢?还有,我们翻遍《三国演义》,在救出陆逊之后,黄承彦也再也没有出场。对于这样一位有大功于蜀汉的人,刘备也好,诸葛亮也好,为什么没有任何表彰的迹象?因为当时刘备还活着。

在刘备出兵东吴前后,刘备和诸葛亮的关系已经非常微妙,甚至可以说有些排斥。在以往的十多年中,刘备无论大小事都会征求诸葛亮的意见,可此次倾国出征东吴却没有,甚至在出兵之后也事事独断专行,尤其不听所谓丞相的意见。

在刘备兵败之后,面对诸葛亮,刘备心中极为愧疚,可愧疚同时又有几分猜忌。对当时与东吴的政策,刘备也持对抗意见,因此朝廷上下都无意和东吴交好。黄承彦这样私自放走东吴主帅的行为当然得不到蜀汉官方的表彰。作为女婿的诸葛亮当然能够明白岳父的苦心,可面对一脸病容,对东吴充满仇恨的刘备,诸葛亮也只能选择沉默。

于是,失去荆州,主力尽丧的蜀汉,龟缩在四川,舔舐伤口,等待时机。到刘备在白帝城去世之后,诸葛亮不顾朝廷上下的众多非议,坚持和东吴联盟,并主动派使者前往东吴修好,重新建立起孙刘联盟。但因为是陆逊间接害死刘备,就算是东吴众人皆可原谅,营救陆逊绝不可原谅,于是黄承彦依然沉寂了下去。

不过,黄承彦本来就是一位淡泊名利,看淡荣辱的隐士,以他的修为,更不会在乎这些世俗的荣誉,只要对女婿诸葛亮好,一切都已经足够。

魏吴石亭大战:陆逊击败曹魏十万大军

战前大局势总概括

吴黄武七年(228年),魏大司马曹休大举进攻吴国,鄱阳太守周鲂到曹营诈降,曹休中计,以十万步骑朝向皖城接应。孙权令陆逊迎击,曹休既知受骗,自恃兵马精多,遂交战。

这是石亭之战的前期,在这之前正是大家所熟知的周鲂赚曹休,此时曹休立功心切,上表遂帅10万之众前去深入皖城。而曹睿毕竟有太祖遗风,怀疑这是吴国的诡诈在作祟,但是不愿失去此机会,于是同意了曹休的计划,同时派各路大军接应。从此可以看出曹睿并不是让曹休孤军深入的,而是多路大军分进合击东吴,奈何曹休所走的道路实则无语。《满宠传》中描述得很清楚,从而犯了大兵团分进合击大忌(失去了相互支援,协同的能力)容易被集中兵力消灭。更惨的是曹休的刚愎自用。《陆逊传》中将曹休的骄狂体现无余,从而大败。但是实际的曹休战败的原因不仅仅是其骄狂,这么简单,从《蒋济传》:济表以为“深入虏地,与权精兵对,而朱然等在上流,乘休后,臣未见其利也。”军至皖,吴出兵安陆,济又上疏曰:“今贼示形於西,必欲并兵图东,宜急诏诸军往救之。

来看,曹魏的准备工作和兵力部署绝对做到了深思熟虑。

吴魏战前大部署

回到主战场石亭,面对曹魏的又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孙权亲自坐镇,调集了近十万大军。作为曹休的主要援军,贾逵一部,作为清楚战争形式,逵度贼无东关之备,必并军於皖;休深入与贼战,必败。

东关根据谭老地图,在濡须口以东,此外:

《水经沔水注疏》:按朱然传曹公出濡须,然备大坞及三关屯,大坞即濡须坞,三关即东关。

《元和郡县志》:东关口,在县东南四十里,接巢湖,在西北至合肥界,东南有石渠,凿山通水,是名关口,相传夏禹所凿,一号东兴。

由此可得出东关并非武昌江夏一带。

这正好符合濡须督朱桓部众3万会合陆逊的记载,而朱然应该是镇守江陵,以防司马懿张合部众。可见,曹睿部分听取了蒋济的上书意见,而贾逵军中另一位智将满宠,则是从西阳出发后,就与贾逵军分开行动。

西阳根据《水经注疏》里的记载:两汉有西阳县,属江夏郡,魏属弋阳郡,晋初因。

《宋志》:晋惠帝分弋阳为西阳国。

《晋书汝南王亮传》:子,太康末,封西阳县公,元康初,进封郡王。

《寰宇记》:太康十年,封为西阳县公,惠帝改封西阳郡王,居此县。永嘉乱后,郡、县并移置故邾城上流五里,其城遂废。所云移置者,即《江水》篇之西阳郡及县也。此城在今光山县西二十里。

可知在江夏一带,从而由此可看出,贾逵满宠,从西阳出发,后来分兵俩路,贾逵军向东关,满宠军向夏口(《满宠传》里也是如此记载),其目的很明显,贾逵护卫曹休右翼。且围魏救赵,进犯濡须口,而满宠则是在江夏切断,江陵与皖县的连系,进步一说明曹睿听从了蒋济的意见。

朱桓建策考量

在此不得不提个争议性话题,就是朱桓的建议:

《三国志朱桓传》:休将步骑十万至皖城以迎鲂。时陆逊为元帅,全琮与桓为左右督,各督三万人击休。休知见欺,当引军还,自负众盛,邀于一战。桓进计曰:“休本以亲戚见任,非智勇名将也。今战必败,败必走,走当由夹石、挂车,此两道皆险?,若以万兵柴路,则彼众可尽,而休可生虏,臣请将所部以断之。若蒙天威,得以休自效,便可乘胜长驱,进取寿春,割有淮南,以规许、洛,此万世一时,不可失也。”权先与陆逊议,逊以为不可,故计不施行。

不少人因此认为陆逊错过良机,胆小如鼠,实则不然。

首先,在曹休大军已深入皖城时,才想到出兵断后,这脑子反应也太慢了把,何况曹休又不是傻子,当年曾有败退张飞马超的精彩表演,深得兵法之妙。此时出动部队,以为曹休是慕容宝,不会时刻注意自己的后方及交通线。

其次,朱桓至少要求万人,兵法之妙贵在使人难以预测,万多人去断后,是不是怕别人不知道啊,后来丰臣秀吉在小牧取手谷战役战败就是因为派了2万人去袭击德川家后方,被当地居民一下子就发现报告给了老乌龟。在看看陆逊向庐江那次,满宠兴师动众的埋伏部队,结果被陆逊一下就探听到消息。按朱桓的本部人马远赴,夹石,挂车这样的吴魏边境,不说曹休会不会发现,贾逵和满宠在东关和夏口等着你呢,何况后续的援军?

最后,陆逊其实早就派出了小股断后部队,如满宠传里的记载,吴军早在曹休到皖城之前就已经埋伏在夹石了。至于这只部队是谁派遣的其实可以很轻易得出结论,朱然在江陵对付司马懿,不敢轻动,何况满宠在夏口,截断了江陵和夹石的道路,而东关无军,贾逵也没发现动向。至于孙权派遣,孙权确实是在后来派出了部队拦截,但是孙权也是在曹休在皖城乃至石亭大溃退时,才派出的部队,所以可以判断这是陆逊的手笔,早在夷陵之战时,朱然就曾受陆逊之命领5000人截断刘备前军,同样是陆逊,在此次大会战中,同样隐秘的派出小分队,使满宠蒋济等人或者始料不及,或者计难速发(从满宠的上表速度及曹休军结果来看,可以看出满宠起初也是一头雾水)。

具体战争过程

《三国志曹休传》:休督诸军向寻阳。贼将伪降,休深入,战不利 ,退还宿石亭。军夜惊,士卒乱,弃甲兵辎重甚多。

整个石亭之战至少是有两次战斗,一次是在曹休部退还石亭前,一次是在石亭。

在这之前的第一次战斗正是《陆逊传》所说的逊自为中部,令朱桓、全琮为左右翼,三道俱进,果冲休伏兵地点不是在石亭而是在皖。有人因为伏兵而提出这是夜战认为是陆逊趁着天黑的袭击,击破的曹休营外的巡逻队。在此我觉得巡逻队的规模还算不上伏兵,而且两者概念上很大不同,况且地点发生了错误,因为曹休是夜宿石亭。

所以我觉得石亭之战第一战的过程是如下的:曹休虽自傲,却依然是曹家的千里驹,征战多年,绝非草包,所以况且在孤军深入,受骗被动的情况一定会采取措施,而这措施就是在中军两侧埋伏伏兵,在这里我觉得可以应用《三国演义》的部分描述,但是陆逊的军队集中兵力,三路合击,且气势如虹,用占主场优势,所以很快击破了曹休的伏兵,从而曹休夜宿石亭,记下来是夜晚的部分,最大的问题是陆逊是否夜袭,从《曹休传》看,退还宿石亭。军夜惊,士卒乱,弃甲兵辎重甚多。并没有明确指出陆逊夜袭,至于夜惊其实很好解释,深入则出自《孙子兵法》九地篇指深入敌境作战,士兵都会专心致志,绷紧神经,唯恐掉队被杀,而曹休当时明知受骗,单凭血气之勇来作战,把战争当儿戏,虽然俩路设伏,但面对名将陆逊朱桓全琮很快大败,军队士气很快就枯竭,惶恐不安,而此时如果传出啥谣言比如说陆逊来追袭,或者像《贾逵传》说的那样提说敌人要占据夹石断及退路,绷紧的神经很容易就会出问题,就像淝水之战中苻坚前秦军一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所以惊营很正常,不一定是陆逊趁夜袭营,曹休大溃退,吴军并没有放弃战果,继续追击,何况早已设伏,根据《建康实录》记载:

八月,王自幸皖口,使大将军陆逊督中军,全琮、朱桓为左右,三边俱进,大破魏军于夹石亭。

此时贾逵、王凌、朱灵散发了光芒。

《三国志满宠传》:休战不利,退走。会朱灵等从后来断道,与贼相遇。贼惊走,休军乃得还。

《三国志王凌传》:与贼遇於夹石,休军失利,凌力战决围,休得免难。

以及《贾逵传》里大部分精彩描述,都描述了魏军与吴军的最后死战,曹军这次的人数优势得到了体现,但结果依然是败退----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夹石,并非天险,很难做到《吴子》里说的那样,这么多部队聚集。哪是啥险要,夹石以南的挂车也明显不靠谱。

曹军置之死地而后生,拼死力战,也说明了曹休军的精锐。而王凌力战解围,明显是早期的埋伏部队,可以看出这股部队也使曹休吃尽苦头,朱灵可能是与王凌同时到达,里应外合,才赶跑了这支部队,陆逊后续大军很快就杀来了,孙权再次派出部队截断夹石,贾逵到来使得曹休,朱灵等部队,转危为安,如:《贾逵传》:逵据夹石,以兵粮给休,休军乃振…及夹石之败,微逵,休军几无救也…

再次提到了夹石之败,再次说明了,陆逊的伏兵和追兵的成功运用,做到了围三缺一与前后夹击的完美结合。如果像朱桓所建议的那样,势必胜负难料,战况胶着。

战后封赏

《通典》载《吴书》云:“陆逊破曹休於石亭,还,当反西陵,朝廷燕赐终日,上脱翠帽以赐逊。时同群臣朝谒而服之。”

《太平御览》中的大量记载:

卷六百八十六 韦昭《吴书》又曰:陆逊破曹休於石亭,还,上脱翠帽以遗逊。

卷五百七十四 《吴书》又曰:陆逊破曹休。上与群僚大会,酒酣,命逊舞,解所著白鼯子裘赐之。

卷六百九十四 《吴志》曰:陆逊破曹休,上为郡僚大会酒,与逊对舞,解所嘴畴军(疑误字)子裘赐逊。

卷六百九十六 《吴书》曰:陆逊破曹休于石亭,上脱御金校带以赐逊,又亲以带之,为钩络带。《吴录》曰:钩络者,鞍饰革带也,世名为钩络带。

卷七百七十《吴书》曰:陆逊破曹休,当还西陵,公卿并为祖道,上赐御船一舫,缯彩舟也。

卷八百一十四《吴书》曰:陆逊破曹休,当还西陵,上赐逊缯彩、丹漆。

卷三百四十一《吴志•陆逊传》曰:逊假节钺为大督,逆曹休,斩获万馀。《吴录》曰:假陆逊黄钺,吴主亲执鞭以见之。

卷三百五十九张勃《吴录》又曰:大皇帝潜军於皖口,命陆逊为大都督,假钺。大皇帝亲执鞭以见之。

卷六百八十《吴志》曰:假陆逊黄钺,吴王亲执辈�?疑误字)见之。

卷七百二《吴志》曰:曹休入皖城,陆逊破之。权令左右以御盖覆逊

以上部分《北塘书钞》亦有所载。

如此多的封赏,可见孙权对此次会战结果的满意程度。

石亭之战影响

《三国志张合传》:司马宣王治水军於荆州,欲顺沔入江伐吴,诏?督关中诸军往受节度。至荆州,会冬水浅,大船不得行,乃还屯方城。(是否是石亭之战的三路军队之一,有争议)

《通典》:太和二年,诸葛亮以数万人攻陈仓,将军郝昭以千人守二十余日,不拔,在今县东三十里故城是。攻?又不克。

《汉晋春秋》亮闻孙权破曹休,魏兵东下,关中虚弱。十一月,上言…

对石亭之战后的西线战事而言,可以看出陈仓虽有备但还是只有千余人马。曹真与费耀俩人领着少数人马守着?城至长安一下,拖住诸葛亮,才有了后来张?3万军兵来救的事迹,而诸葛亮也能从容不迫的筑城打援,诸葛亮能在20多日内,筑城。攻陈仓,围?城,与曹军关中一带,兵力薄弱是有很大关系的,这也是为啥诸葛亮明知陈仓有备还出陈仓的原因,符合了《汉晋春秋》趁虚而攻的观点。诸葛亮攻阴平武都俩郡,郭淮救之不利,魏国陷入低谷。

而总体来说,石亭之战魏国近乎倾全国之力,然而损兵折将,曹休不久病死,魏国也一直到东兴之战,才再次发起来大规模的攻吴行动(看看之前的俩次濡须之战,三路伐吴之战,石亭之战,魏国对吴攻伐顿时沉寂。)

如陆机《辩亡论》所载:续以灞须之寇,临川摧锐,蓬笼之战,孑轮不反。由是二邦之将,丧气摧锋,势衄财匮,而吴藐然坐乘其弊,故魏人请好,汉氏乞盟,遂跻天号,鼎峙而立。说的很可能是江陵之战和石亭之战。

而石亭之战后一年,孙权称帝,威名大震。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