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热爱公交车

1.嗯,人穷。 确实热爱公交车,因为人穷,常坐常坐就常喜欢了,很符合规律的样子。我们一般的生活都应遵循规律,比如你常常喂鸟,时间长了你怎么也会鸣上两句,再比如你养猫,时间长了,一到晚上你就眼泛绿光,满屏幕找老鼠,并美其名曰:发贴。不意外的话,我们多半都是顺从生活的人,我们只是想把生活过得更好些,并不存心跟谁过不去。有时我们坚持理想,但更多的时候,我们修正理想,让理想与常存的现实环境,团结...

1.嗯,人穷。

 确实热爱公交车,因为人穷,常坐常坐就常喜欢了,很符合规律的样子。我们一般的生活都应遵循规律,比如你常常喂鸟,时间长了你怎么也会鸣上两句,再比如你养猫,时间长了,一到晚上你就眼泛绿光,满屏幕找老鼠,并美其名曰:发贴。

不意外的话,我们多半都是顺从生活的人,我们只是想把生活过得更好些,并不存心跟谁过不去。有时我们坚持理想,但更多的时候,我们修正理想,让理想与常存的现实环境,团结在一起,不搞分裂活动。

所以年轻的时候我喜欢爱情,年纪大一点,我就转为喜爱公交车。

公交车从南到北,从北到南,在一个城市里循环往复,有时它有一点不良嗜好,但终归连不良嗜好看起来都很健康活泼——当然,特指在武汉。

我较少离开武汉去别的地方,不久前朋友推荐我看的一个帖子,狂吹武汉的公交车,如何彪悍如何牛B,然后很多外地的回帖便纷纷表示羡慕,并继而破口大骂彼处的公交,如何委迷如何不举。这便让我忽然有了很多优越感,大家同为穷人,而我,1元2角钱就能享受超富康赶宝马的乐趣,真是物超所值。

2.嗨,爱情。

 喜欢公交车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很多人上来,然后很多人离开。大家都彼此陌生,谁都不具有重要性。

这和的士很不相同。的士往往过于昭彰,它让你觉得,你很特别,至少那一刻你很特别。所以它常常对你表示好感,对你体贴入微,并不时发出友好的笑声,而不是粗俗的吵嚷声,甚至,它连欺骗都很温柔,很拐弯抹角。

仿佛那一瞬间它是爱你的,而你也爱它,你们之间,相互利用,彼此友好。

可是,太友好了以至于隔膜。

我们彼此相爱,但我们没有爱得那么深,也不长久,所以我们之间,说话是寂寞,不说话,更寂寞。车窗和车窗尚可以相互并肩,而我们只能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笑话,讲新闻,或者交流理想和人生经历——可是,等窗外的夜色灯火都过去,我们就会分手,并就此永别。

公车就不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它从一开始就明确告知:它不爱你,它从未仔细地爱过任何人,更不用说你。

“请站稳扶好。”“上车请主动投币。”“有抱小孩的同志请给她让个座。”——它说。

我喜欢它这样不带感情色彩的“说”,甚至连带着喜欢了车载扩音喇叭。喇叭很响但它尽量装得很温柔,它一再重复却不引人反感。这是我们可以习惯的生活方式,绝不会为此而津津乐道或耿耿于怀。

3.嘿,泼妇。

应该指出,喜欢公交还有一个最重要原因在于,我确实喜欢公车上的乘客,尤其是泼妇。

当然别的地方也能看到泼妇,但往往不及公车上看来得过瘾。你不用在同样看热闹的人群后面踮脚,你也不用着急她会骂一句然后跑掉,如果你愿意,你甚至可以从起点站一直看到终点站,中间还能间或插两句嘴,以表示你客观公正的立场——请注意,要适当表明客观立场、而不引起麻烦也不引火烧身,是需要很多技巧的,而公交车上,你就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而达到这个目的,还是那句话,物超所值啊!

我喜欢泼妇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看见泼妇我就觉得亲切。

老实不客气的说,那些鄙视泼妇的人,都是缺乏远见的。泼妇是一种美德,泼妇是我的人生目标,而且,我坚信,泼妇应该是若干年后我本人的生活写照!

她上车丢了5毛进去但她坚持她投了1块,也可能她确实投了1块但司机看错了,又或者司机认为她行李巨大应该加票但她坚持认为不该加,总之后来就吵架,撒泼。

我常常看着这样的情形就微笑起来。我确实喜欢并欣赏她们。她们的老公甚至都流露出鄙夷——但她们的老公是垃圾所以他们一边让自己的老婆为蝇头小利奔走,一边还流露鄙夷以显示自己的高贵。

贾宝玉为什么娶不到林妹妹?不仅这辈子娶不到,下辈子也休想。因为他厌恶泼妇,但凡他有一点喜欢,他都会成功。他浮游于生活之外,从不坐公交车,也从不考虑经济问题。他其实从未、真正的贴近生活。

泼妇是一种美德,而他们并不懂得。我们的生活陷入困顿,但我们并不气馁,在拮据的时候我们节省,在被欺压的时候我们反抗,象任何一个母兽一样,为了生活而抗争,为了孩子而抗争,并不惜以撒泼来求得成功。

这就是我喜欢泼妇的原因。而且,简直不是喜欢,是热爱!我们不要高于生活,也不要高于心灵。我们只要诚心诚意地撒泼,诚心诚意地斤斤计较,困难就可以克服,优点就可以突出,便宜就会得到——我们就能在人生道路上,从一个胜利接着走向另一个胜利

4.喔,思考!

在公车上我常常能够独立思考,既不心疼钱,也不心疼爱情。窗外的风景是无关的,窗内的人都不认识,所以我可以充分的看,大量的思考——谁TMD都别想打动我,除了泼妇。

公车上的思考多半大有裨益,比如我常常在公车上幻想假如我中了500万,然后我幻想如何阔绰地进行分配。我的安排十分精细而且妥当,甚至个人所得税交纳多少,养小鸭子小狗小蛤蟆养多少,统统都有计算在内——而且,动物数量精确到只,人民币金额精确到角!

这无疑是一项挑战IQ挑战EQ的智力大角逐,做完这场角逐,下车的时候我们一定充满胜利的喜悦,并容光焕发精力充沛,对付n个变态的流氓都绰绰有余,更不用说女流氓了。

另外在公车上我还常常思考人生的大问题。比如朝云暮雨,朝钟暮鼓,朝生暮死。

再比如团结、伟大、热爱、渺小,等等。生之微茫、死之哀痛,理想之困厄,宇宙之汤汤。

喔,万千红尘中,有那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所以我需要有耐心,不着急、慢慢来。今日我从这里经过,明日还会。今日我乘公交车,明日还会。没有比这更令人向往的事了,生很漫长,死很遥远——这让人确切的知道,我对于公交,或者公交对于我,一直都是冷暖不均、心思不重、纯属路过。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