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 梅 天

  张茂松站在门口发呆时,一只蝴蝶落在了肩上。于晓岚说,一定是祝英台。浮云贴着屋顶从西边飘了上来,似乎顺着旋梯爬到料仓顶上用手一搅,就能听到云变成雨的淅沥声。蝴蝶伸展的翅膀微微翕动了两下。  “五月黄梅天”的“五月”说的是农历,换算成公历就是六月中下旬至七月头上的这段日子。各地入梅的时间有先有后,从南到北渐次展开,轮到仪城时通常在六月十八号前后。等到太阳再次出来,那就是夏天了。  去年是个比较特殊...
  张茂松站在门口发呆时,一只蝴蝶落在了肩上。于晓岚说,一定是祝英台。浮云贴着屋顶从西边飘了上来,似乎顺着旋梯爬到料仓顶上用手一搅,就能听到云变成雨的淅沥声。蝴蝶伸展的翅膀微微翕动了两下。
  “五月黄梅天”的“五月”说的是农历,换算成公历就是六月中下旬至七月头上的这段日子。各地入梅的时间有先有后,从南到北渐次展开,轮到仪城时通常在六月十八号前后。等到太阳再次出来,那就是夏天了。
  去年是个比较特殊的年份,去年的“六一八”没下雨,整个梅雨季节里就没像摸像样地下过几场,气温一路走高,雨带来不及形成规模就被副高逼走了。张茂松特有印象。韩雯妍的弟弟是去年“六一八”结婚的,小舅子在婚礼的前数周幡然意识到天气因素,极度不安,一有机会就拉着张茂松共同研究气象云图,张茂松因此掌握了不少气象术语。知识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能明辨是非,张茂松于是理直气壮地认为吴青云农谚式的天气预报,不仅言辞不雅驯,而且缺乏专业精神,话糙理更糙,象“处暑十八盆”这类伪知识,只适合于晓岚及其他半文盲少妇欣赏。
  不下雨的黄梅天是“干黄梅”。吴青云还说。
  有点意思。这好比指着大太阳硬把晴天说成是雨天,说晴天下的是能把湿衣服晒干的“干雨”,而雨天下的则是能把干衣服淋湿的“湿雨”。
  张茂松抖了抖肩。蝴蝶极不情愿地扑腾着翅膀飞起来,落在身旁湿漉漉的冬青树叶上。

  一缕清香丝丝入扣般袭来。于晓岚的身上总是带有一点淡淡的香水味。应该是(或主要是)从头发上散发出来的,于晓岚一头秀发,时常习惯性地侧着脑袋先把头发甩一甩,而后用手捋齐。这样做大概有助于香味的弥漫。也许还在腋下洒了一点吧?象现在这种已经能穿无袖衫的季节,当于晓岚抬起胳膊时,你能发现她光洁的胳肢窝里没有一根腋毛。于晓岚固定用某一种香型的香水,而且总是用得那么恰到好处,不腻味。这是闻得出来的。但张茂松不知道它属于什么香型,更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韩雯妍从来不用香水。

  曾经有一天夏爱萍神经质地告诉张茂松,于晓岚换香水了。
  “是吗?没觉得啊。”张茂松揉揉鼻子。
  “别揉了,你那鼻子里全是尼古丁。人家傍上领导了,现在用的是正宗的法国名牌。神气活现的,把我当老土,以为我没见过法国香水,从包里掏出个小瓶子,在我面前显摆。其实我三年前就用过了,我嫂子从香港回来送给我一瓶,我就用了一次,穷人,没这习惯,扔给我老妹了。我就奇怪了,于晓岚是用惯劣质香水的,她怎么无缘无故玩起高档商品来了?怪吧?直到今天早上我才明白,原来是不花钱的,有人送。”夏爱萍扬扬眉毛晃晃脑袋,得意地问张茂松:“想知道是谁送的吧?”
  “不想。”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真没劲。算了算了,看在你暗恋于晓岚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咱们头儿,吴。”
  “别瞎说。”
  “骗你乖乖。吴青云刚从欧洲考察回来,于晓岚就有了法国香水,这是什么概念?还告诉你一件事,我今天早上去给吴科送报表,你猜我发现什么了?瘮死了,跟于晓岚身上一模一样的香味!你不信?不信你去闻。”
  “我有病啊,凑上去闻人家身上的味道?我不去。人家隐私。”
  “耵聍!”夏爱萍不屑。夏爱萍常用的这个词比较冷僻,通俗的说法是“耳屎”,南京方言里“耳屎”一词,是可以与诸如“狗屁”之类表达鄙视的词互相置换的,使用频率较高。“香水怎么是隐私了?洒香水不就是让人闻的吗?狐臭才隐私呢。”夏爱萍接着又阴险一笑:“嘿嘿,戳到痛处了,伤心了,吃醋了。不敢面对现实吧?”
  “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这样吧,改天找个理由我也送你一瓶香水,法国原装的。千万别扔给你老妹,一瓶香水一片情。”
  “死相样子!你以为我不敢要?你要是不送呢?”
  夏爱萍的姿色比于晓岚差了一个档次。张茂松比较过两人的胳膊,于晓岚身材苗条四肢修长,这还在其次,关键是胳膊自然下垂,走路时双臂摆动而胳膊肘子不弯,整个人如风过柳条般柔美。夏爱萍是达不到这种境界的,她的两条胳膊圆鼓鼓的,肘子柔软度很是不够,僵硬几近男子。当然,夏爱萍虽不是美人坯子,但也绝对不属于肥婆,且长相也不差,两只大眼睛忽闪起来,也够妩媚的。夏爱萍近几年一直坚持做瘦身,尤其是对臀部和大腿,下的工夫不少,她自己说有效果,张茂松没看出来。

  说这话的那天早上,张茂松进办公室比平时早了五分钟,开门进去后,他在饮水机旁边的长沙发上意外地看见一只没有开封的避孕套,外包装上彩印的比基尼女郎丰乳肥臀。他把避孕套塞进沙发缝里,不是有心人绝对发现不了。送夏爱萍法国香水的承诺当然只是随口一说,整个上午他都为避孕套的凸现心不在焉。然而每个去饮水机处取水的人都表现得若无其事,至少表面上看不出反常。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