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1992年的鞋【刀片上的蚂蚁】

小时候,我走路时喜欢低着头,还喜欢用脚踢地上的石子。我的脚法很准,真的,我不是在吹,你问娟子或者村子里的狗就会知道。我能将石子踢到二十米外的娟子的屁股上,然后若无其事地吹口哨。所以那小妮子说我是流氓。而踢那些狗时,它们只是叫叫然后夹着尾巴跑掉了。那些狗从未说我是流氓。所以我总觉得狗比人要可爱。 母亲当然不知道我这绝活,她只知道我一年得穿多少双鞋子,这鞋子都是她一针一线给缝出来的。几乎每天...
小时候,我走路时喜欢低着头,还喜欢用脚踢地上的石子。我的脚法很准,真的,我不是在吹,你问娟子或者村子里的狗就会知道。我能将石子踢到二十米外的娟子的屁股上,然后若无其事地吹口哨。所以那小妮子说我是流氓。而踢那些狗时,它们只是叫叫然后夹着尾巴跑掉了。那些狗从未说我是流氓。所以我总觉得狗比人要可爱。 

母亲当然不知道我这绝活,她只知道我一年得穿多少双鞋子,这鞋子都是她一针一线给缝出来的。几乎每天放学回来,母亲都会检查我的鞋子,所以每次放学回来我就得挨揍。如果你是我村子里的人你就会看到,在1992年以前,几乎每个黄昏,都有一个男孩被他母亲追打得边跑边叫地。第二天,娟子总拿这事来嘲笑我。反正我跟那小妮子没完。 

1992年以后就没挨揍了。母亲把我父亲曾经穿过的那双牛皮鞋给翻出来了,有了那双鞋,我怎么踢也没事。那双鞋前面包着一层铁皮,看上去笨头笨脑的,而且很重,穿起来两条腿就像灌了铅似的,但是确实结实。而且走起路来咣咣铛铛地响,节奏感特强,就像电影里八路军行军的脚步声一样。所以多少我有些喜欢那双鞋。 

穿上那双鞋之后,在节奏感的诱惑下,我的嗓子就很痒,我就很想唱歌。于是我就唱了。我五音不全,这我得承认,我唱的歌没人喜欢听,连那些狗也很讨厌。所以一开始唱的时候,村子里好多人骂。他们越骂我就越唱。可是就这么一唱,我村子的狗倾巢而出,那时比平时凶恶百倍,它们喘着粗气穷追不舍,我就只得拼命地跑。 

对付那些狗,我都快想破了脑袋了。我想我老是跑也不是办法,但除了跑之外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所以我村子里人都知道,1992年到1995年那几年,几乎每天早上,都能看见一群狗追着一个气喘吁吁地唱着很难听的歌的男孩,一路尘土飞扬地到学校。那场面也真是壮观。 

穿着那么双鞋子,在学校里也倍受耻笑。但我反以为荣。我跟他们说,你有这样的鞋子吗你有吗?然后咣咣铛铛地在地上蹬起来,然后我就唱起歌来。那时候我也没听过什么歌,我也只是咿咿呀呀地唱。十几年后,我听到央视版《笑傲江湖》主题曲时,我倍感亲切。它让我重温起我的1992年。 

像我这样的孩子你也知道没有同学会喜欢的,包括成天走在我前面的娟子也很讨厌。不过我学习成绩那时还不是很差,所以一开始老师对我并不很讨厌。可是在1992年,我穿上那双鞋之后,老师们也很讨厌我了。因为在课间操上,我总唱起歌来。那个体育老师就大吼,简直就是“金毛狮王”的狮子吼,他叫我站出来,开始他叫我在所有学生前面做操,他说你唱啊你唱啊我叫你唱,我做起操来时就真的唱起来了。那个暴跳如雷的体育老师,就拧着我耳朵,他说你再唱你再唱。可是我真的忍不住了,我眼泪都快流出来啦。后来那个年轻的体育老师罚我在操场上站了一上午。 

1992年的暑假,我像往常一样去我姑姑家。只是那一年我穿上了那双鞋,往常夏天我是不穿鞋的。 

我姑姑姑父对我很好,我第一次喝汽水第一次吃冰棍都是在姑姑姑父给我买的。而且我表妹也对我很好,我总跟表妹一起玩跳房子啊玩丢沙包啊什么地,我总会输给她,所以她总喜欢跟我一起玩。我砀缭?992年以前对我不怎么好也不怎么坏。我这意思是说从1992年以后,表哥就对我一肚子火。 

我到姑姑家后我就说,姑姑姑父我有鞋了。然后我就咣咣铛铛地跳起来,然后我就唱起歌来了。那时姑姑就会很伤心,她说我一穿起这双鞋她就想起我爸爸。我姑姑就跟我讲我哪里哪里长得跟我爸爸很像,我姑姑说她一定会好好待我的。 

第二天,我姑父就带我和表妹去镇上赶集。那还是我第一次去镇上呢,我家离镇很远,姑姑家离镇近些。走到镇上也只要半个小时的样子。到镇上姑父买了好多吃的,到了中午我跟表妹就把那些吃的消灭掉了。后来姑父买了个西瓜,还有上双凉鞋,是给我的。姑父说他去学校有些事情,不回家吃午饭了,叫我跟表妹自己回家。 

姑父就在镇里教书,表妹也在镇里读书,所以表妹认得回家的路。我记得那天中午在姑父离开后,天气就一下子变得很热很热。我有时抱着有时扛着那个西瓜,穿着姑父给我买的那双新凉鞋,我神气活现的。表妹提着我那双牛皮鞋,皱着眉头,不知道是气喘吁吁还是气咻咻地样子。表妹几次试图把我的鞋扔掉,但都没有成功。我说那你来扛西瓜,我来拎鞋。然后表妹就头也不回地向前走。我就哄表妹,我说表妹表妹,看表哥踢石子。然后我一脚踢在一个石子上,石子很准确地咂到了路边的一只鸡。鸡叫着跑掉了,表妹也咯咯地笑起来了。可是我的脚指头很痛很痛。那双凉鞋包不住我的脚,我就有些失望。 

后来走了大约一半的路,表妹嚷着说口渴。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说表妹,我没钱,不然我买汽水你喝。表妹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怀里的西瓜。那时我也一下子口渴得历害,我就说算了算了吃了吧。然后表妹就高兴得又叫又跳地。我用石头把西瓜砸开后,就一人抱着一块吃了起来。表妹一直望着我笑,表妹说,表哥真好。我就嘿嘿地笑着。 

吃完西瓜,我擦了擦嘴巴,我说这瓜真甜啊。表妹一个劲地笑。我说表妹回家吧。表妹就笑着说好,回家吧。然后表妹就把我那双牛皮鞋给我了,表妹咯咯笑着说,表哥,现在没瓜扛了,该拎鞋了吧。我说表妹,你吃西瓜是为了不再拎鞋,对不对?表妹说表哥真聪明。我就嘿嘿地笑着。 

回家后,我跟表妹只字不提西瓜的事。可是我们也知道姑父一回来事情就会败露的。后来不出我们所料,事情败露了。我表哥就那样对我一肚子火,一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消了没有。 

1992年9月,我读小学四年级了。姑父给我买的鞋子被母亲给藏起来了,母亲说你再要是穿坏了,明年再去姑姑家,不又得要花姑姑的钱了么?于是就没穿了,其实我还是喜欢我的牛皮鞋,那双鞋连拳头大小的石头都能踢,而且脚一点事都没有。 

在小学四年级时,镇里所有的小学准备举办足球比赛。那会一到课间操,体育老师就会带着一帮学生在操场上踢来踢去的,那时足球场是用篮球场代替的。体育老师就是罚我站的那个老师,他不让我上场,因为他讨厌我。我就在一边看,我真想也去踢啊。那时有好多女孩子都在那边看踢球。娟子也在。可是不让我上场。 

我就站在那边很失落地准备离开时,皮球踢出场跑到我这边来了。然后我解气般地一脚从这边踢到那边的门洞里去了。当时感觉很舒服,比踢起石子来舒服多了。操场上的人都惊呆了。我那一脚又准又狠,直逼门洞。我想那个可恶的体育老师肯定又会罚我站的,于是我就赶紧离开。这时,操场上的人又沸腾了起来。体育老师追过来,叫我别走,我吓得飞一般跑掉了。 

后来,体育老师气喘吁吁地追上了我。然后我就去踢球了。 

后来踢球踢到镇上去了,一直踢到了个冠军。我就在学校里甚至整个镇上出名了。我记得那时我得到的奖品是一双回力鞋,很白很白的那种。 

娟子在那会就跟我套近乎,她说我用石子踢她屁股没白踢,那小妮子还说得感谢她的屁股。可是那时我牛烘烘地,我理都不理她。 

我那双白色的回力鞋我一直没穿,母亲说等我上了初中再穿。母亲说那时不能再穿牛皮鞋了,得穿像样点。可是到了初中我再穿的时候,就穿不得了,我的脚长大了。长得正好穿牛皮鞋那么大了。我想我爸爸就那么大的脚吧。我想我长大了。 

到初中,母亲就给我买了双白色的回力鞋,是42码的。我刚穿上回力鞋那会,我感觉就像是在飞。想想以前那又牛皮鞋多重啊,现在一下子轻了那么多,我真的像飞起来似的。后来看了《天龙八部》,我就想跟段誉刚学会凌波微步一样,感觉像飞,连自己也控制不住了。 

上体育课时,老师叫我们在操场上先漫跑几圈,可是我一跑就跑到最前面了。那个有山羊胡子的体育老师就把我叫过去:什么叫漫跑啊?你是不是很能跑啊,好吧,你到操场上去给我跑十圈。那十圈大概就两千来米。我没几分钟就跑完了。我向体育老师报告时,他还不相信。我说老师我真的跑完了,我还伸出十个指头,说一圈也不多一圈也不少。他还是不相信,我就说,老师你要再不信我就再跑给你看看。然后我没等他说话就又跑起来了。这次我跑了十圈半了,因为到最后我刹不住脚。体育老师那时正一圈圈数着呢。我再次向他报告时,把他吓得胡子一翘一翘地。 

就那次我发现那个山羊胡子老师挺可爱的,他中午把我带到他家去吃饭了。后来去他家吃了好多次饭。顺便我还勾上了他女儿。她女儿长什么样呢,其实我也不好说,反正不怎么好看也不难看。我跟她的故事也不怎么好说,因为这跟我的鞋子没多大关系。 

学校举行运动会时,山羊胡子给我报了名,长跑短跑加起来报了三项。我说我还能报的,山羊胡子说,学校只准报三项。就那次我把学校的那三项记录都给刷新了。我记得跑长跑时,本来十三圈的,我都跑了十四圈了,也超过其他人五圈,可是那个戴眼镜的裁判却拦住我问我跑了几圈了。我说都十四圈了,就快十五圈了。眼镜裁判这才拉起了终点的绸子来。 

到初二下学期我就代表学校到县城里去参加运动会了,那时我又拿下三个第一来。我就那样进了县一中。尽管我学习很差很差。 

再后来我的腿断了,是被别人打的,他们骑摩托车,不然也追不上我。这些事我不想说了,不想说了,这同样跟鞋子无关。跟鞋子有关的是我回家了,我想再次穿起那双鞋子,但是已经穿不得了,我的脚还在长。我想把它留给我的儿子穿,如果我有儿子的话。 
1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