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子龙的枪

赵小麦现在最大的愿望是拥有一杆枪。赵小麦从小就酷爱枪,在他的两只玩具箱里,几乎找不到其他玩具,都是清一色的枪,有手枪、机关枪、冲锋枪,甚至于电子枪。但现在的赵小麦,越来越不满足那些枪了,因为它们都是假的。可当赵小麦将自己的愿望透露给赵大米时,赵大米很为儿子的奇思妙想感到滑稽,他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脑袋,笑着对他说:“以后会有的。等你长大后,当上了警察叔叔或者解放军叔叔,你就有枪了。”但赵小麦等不及长大...

赵小麦现在最大的愿望是拥有一杆枪。

赵小麦从小就酷爱枪,在他的两只玩具箱里,几乎找不到其他玩具,都是清一色的枪,有手枪、机关枪、冲锋枪,甚至于电子枪。但现在的赵小麦,越来越不满足那些枪了,因为它们都是假的。

可当赵小麦将自己的愿望透露给赵大米时,赵大米很为儿子的奇思妙想感到滑稽,他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脑袋,笑着对他说:“以后会有的。等你长大后,当上了警察叔叔或者解放军叔叔,你就有枪了。”

但赵小麦等不及长大后了,他想自己现在就得有一杆枪。那样的话,赵大伟就不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了。如果他还敢,他就一枪崩了他。自从他爹当上村支书后,赵大伟是越来越嚣张了。

然而,要得到一杆枪,是绝对艰难的,不要说是孩子,就是大人也是如此。可赵小麦并不气馁,他千方百计地到处打听,怎么样才能得到一杆枪?他可不甘心让赵大伟再这样欺负下去了。

机会终于来了。

这天,同村的赵秋果来赵小麦家,他是找赵大米搓麻将的。当时冯翠英不在家,到别家串门去了,赵大米正在钉一张凳子,赵秋果就只好坐下来等待。他刚坐下来,就神秘兮兮地说:“大米,告诉你一件子龙的事。”

赵大米抬了下头,茫然地问:“什么事?”

赵秋果正要开口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旁边做作业的赵小麦。赵大米就领会了过来,朝着赵小麦说:“小麦,咱们大人说话,你进里屋写字去。”

赵小麦听话地进去了,但他关门时特地留了条缝,想偷听一下他们讲的是什么。赵小麦是一个对任何事都充满好奇的孩子。

赵秋果见赵小麦进去了,绘声绘色地讲起来,他说前天夜里停电,他从邻村搓麻将回来,都凌晨一点多了,赵子龙厂里还有声音传出,以为是有人在偷东西,悄悄地摸过去一看,只见赵子龙正在……

说到这里,赵秋果舔了一下嘴巴,坏笑了一声,响亮地说:“子龙这狗日的,他的那杆‘枪’真厉害,一下一下的,搞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搞得那个女的嗷嗷直叫,欢得像发情的猫。”

赵大米的手抖了一下,榔头敲到了手背上,但他强忍着剧痛,不温不火地问:“那女的是谁呀?”

赵秋果没察觉赵大米的失手,他皱了下眉头,摇摇头,颇感遗憾地说:“没看清。那夜没电,屋里黑得很,只听到那种声音。”

赵小麦呆在里屋,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但赵小麦搞不太明白赵秋果所说的事情,那些显然已超出了他能理解的范畴,但他牢牢地记住了其中的一句话:“子龙这狗日的,他的那杆‘枪’真厉害。”

这让赵小麦惊喜不已。他想,爸爸说除了解放军和警察,别人是不可能有枪的,可现在秋果叔叔还不是说,子龙叔叔那杆枪真厉害?看来爸爸是在骗自己。他寻思着明天就去向子龙叔叔要枪。

第二天放学,赵小麦顾不上回家,径直去赵子龙家。他还未到赵子龙家台门口,就发现里面有很多人在忙。赵小麦就不好意思走近去,远远地等着赵子龙出来。可等了半节课时光,还不见赵子龙的人影。

赵小麦就等不住了,鼓起勇气走进去,碰上了赵子龙娘。赵子龙娘见了赵小麦,百忙中抽出手,抚了一下他的头,亲切地问:“小麦,你找谁?”

赵小麦问:“子龙叔叔在吗?”

“不在。”赵子龙娘说,“你找他啥事?”

赵小麦没说。他想,枪是子龙叔叔的,跟她说了也是白说。

赵子龙娘见赵小麦不吭声,没空再对付他一个小孩,一边往外走,一边对他说:“子龙叔叔后天成亲了,这些天忙得很,你过几天来找他吧。”

赵小麦就失望地退出来,悻悻地回家去。

赵小麦回家路上,碰到了赵大伟一伙。赵小麦正想避开,不幸给拦住了。赵大伟摸着他的光头,戏谑地说:“癞子,你的头真滑!”其他的孩子见状,嘻哈一片。

赵小麦猛地打开他的手,仇视着赵大伟,一字一顿地说:“大头,再过几天,我有了枪,打死你!”

话音未落,赵大伟倚过身来,一叠声地说:“打呀,打呀,打呀!”

其他孩子笑得更猛烈了。

过了两天,赵子龙成亲了,对象是邻村支书的女儿。听赵秋果说,还是他初中同桌。成亲的当晚,赵子龙家正热火朝天,他办在村里的厂着火了。等村里的人赶过去,厂已烧成了灰烬。赵子龙见状,犹如一堆烂泥,当场瘫倒在地。

此后的几天里,民警来了好几回,但终究查不出个原因来。赵子龙的厂被毁一事,就这样被搁置了起来,时间一长,便不了了之。

赵子龙的厂虽小,但凝结着他数年的心血。现在一眨眼被毁于一旦,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人顿时变得软蔫蔫的,恍如霜打过的茄子。

赵小麦还是个孩子,不谙大人的世事,他心里只惦记着枪,火灾才过去几天,又去了赵子龙家。

可去了好几次,都见不到赵子龙。

见不到赵子龙,自然要不到枪。要不到枪,还是让赵大伟欺负。因为被赵大伟欺负,赵小麦就更坚持要枪。所以,尽管去了好几回,都见不到赵子龙,但赵小麦就是不灰心,还是一如既往地去。

这次去,已是火灾过后二个月,赵子龙终于在了。赵小麦见了,顿时希出望外,急切地问:“子,龙叔,叔,你是不,是有一杆枪?”由于过分激动,说话都结巴了。

赵子龙还沉浸在破财的余痛里,起初不怎么理会赵小麦的话,后来一听赵小麦说自己有枪,整个人恍如被电击了一下,惊谔地问:“枪?什么枪?”

赵小麦说,是打人的那种枪。

赵子龙说,我没呀。继而,困惑地问:“谁说我有枪?”

赵小麦说:“我听秋果叔叔说的,他说你的那杆枪很厉害呢。”

赵子龙更奇怪了,追问道:“秋果叔叔怎么会向你说,我有一杆枪的?”

赵小麦就凭着依稀的记忆,将赵秋果那天的话笼统地复述了一遍。

赵子龙听了,心头震了震,牙齿狠咬了几下。但他终究没说什么,只是告诉赵小麦自己没枪。末了,将赵小麦打发走了。

赵小麦一边走,一边想:秋果叔叔说子龙叔叔有枪,子龙叔叔又说自己没枪。到底是自己听错了秋果叔叔的话,还是子龙叔叔向自己撒了谎。他决定弄个明白。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