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红莲夜,旗袍韵流泻芳华

烟雨江南,陌上花开灼灼;青石小巷,脚步挪移踢踏。二十四股花折伞,折叠的是流年的遗憾,撑开的是红尘的情缘。我的梦,在江南;我的魂,在江南。小桥流水若琴瑟和鸣,着一袭旗袍 ,独倚栏杆,阅尽千帆眼决眦。花折伞亲吻着云朵的清泪,稍不留神,顺着伞骨滴答而下。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旗袍韵流,玲珑的曲线婉约着春风的柔美。待你,却不见,不见你剪一抹斜晖入我袖。君,你可知否?这画面是我对江南的念想。定格于我北方女子...

烟雨江南,陌上花开灼灼;青石小巷,脚步挪移踢踏。二十四股花折伞,折叠的是流年的遗憾,撑开的是红尘的情缘。我的梦,在江南;我的魂,在江南。

小桥流水若琴瑟和鸣,着一袭旗袍 ,独倚栏杆,阅尽千帆眼决眦。花折伞亲吻着云朵的清泪,稍不留神,顺着伞骨滴答而下。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旗袍韵流,玲珑的曲线婉约着春风的柔美。待你,却不见,不见你剪一抹斜晖入我袖。

君,你可知否?这画面是我对江南的念想。定格于我北方女子的脑海里,镌刻在我满族女子的佳梦里。

只因你说,我有江南女子的雅致,一袭旗袍韵流江南的神。于是,我的思念像疯长的牵牛花藤蔓,爬过时空想将你紧紧缠绕。

我的心,长出了隐形的翅膀,飞到了江南的天宇下!觅你,在烟雨迷蒙中;觅你,在暖阳微醺中。蓦然回首,灯火阑珊拉长了你的影子,我婀娜的身段青睐了你的双眸。

与君相偎,衔觞赋诗,剪烛西窗,浅笔写就倾城的爱恋……如若,此情该是怎样的缠绵?如若,此景该是怎样的心醉?我幻想着、希冀着……然,总有清风撩拨我的发丝,告诉我这是梦;总有细雨亲吻我的脸颊,告诉我这是幻。

多少次,我将此情此景告诉你,你说,等我吧,在红莲夜,我为你在北国上演江南的旗袍梦……君,我等你,等你为我做一款旗袍。我在等待里细数流年的悲欢,心,承载了三季的执拗。没有沦陷的沧桑,爱芽在季节的更迭中滋生,伴着旗袍梦茁壮于时光的温床中。

我知道,你采集了数片朝霞为布,拢一蓑烟雨融两朵杏花印染成图案,以江南的柔风为剪、缕缕阳光为丝线,缝上相思的纽襻,一款旗袍是你念我的结晶……只只蝴蝶嗅着旗袍的杏花香翩翩而来!

我想象着,想象着……驿动的心跳动着期盼的音符!

待君红莲夜,待那一款旗袍,我宁愿在孤寂苦等中修行!眉似月,眸如水,唇若丹。听季节之风浅浅唱,看时光之水静静流。抖落半生的凄凉,伸长手臂从江南摘下两瓣儿桃花印于双颊。那两抹嫣红,替代等候的落寞白霜,融化颦蹙的愁思忧伤……

君,我等你,等你红莲夜为我穿上旗袍。待君红莲夜,旗袍韵流泻芳华,那该是怎样的美呢?醉醉醉,若湘云醉卧芍药丛,似清照把酒盈香将愁宠,像玉环回眸一笑百媚生……罢罢罢,待君红莲夜,旗袍载我舞一场绝美芳华的婀娜!雪舞红莲夜,你沐洁白而来。青灯黄卷我收藏,佛的心曲不再默唱。我舀一盆月光,滴入江南雨,再融塞北雪,巧梳妆,细打扮,你,亲手为我穿上这一款旗袍!华丽的转身,一款旗袍赶走烟花易冷的愁肠!我的江南梦,我的旗袍梦,红莲夜,雪花若江南的蝶,飘飘……

烛影摇红,静听心语。疼了相思,醉了闲愁,消瘦了等待的落寞,丰满了相见的欢愉。为你,奏一曲清平乐;为你,舞一曲东风破;为你,吟一阕蝶恋花……你轻揽我的腰肢,我醉在你温暖的怀抱。我的长发在舞,似千根琴弦在被轻抚,如水的音倾泻着柔情,再无颦蹙;我的纤指在动,写就的蝶恋花化成思念的兰舟。窗外,雪舞;屋内,我舞!一舞心醉,再舞倾城!旗袍韵流,再不见颜儿旧;旗袍韵流,只看见曲线秀;旋转,你被诱;旋转,愁肠丢……悲戚化成灰,沧桑已然抽刀断水。就这样紧紧相拥吧,我嗅到你江南的味道。

一支笔,一壶酒,一缕相思愁绪,听我碎碎念于红莲夜!把眼泪给你吧,权当下了一场花瓣雨,在睫毛的琴弦上弹奏痴情,那是地老天荒的梵音心曲!你将我的泪痕**风干,在黑夜的终极大幕上,爱的双眸两两相对……月亮还是羞涩的走开,偶尔在云隙间偷看一眼……月浅烛燃浪漫夜,我将旗袍放于枕旁。为你犯一场风花雪月的罪,做个旗袍梦,陪你走入爱的梦幻天堂!红莲夜,旗袍韵流泻芳华。北国夜,暖暖……我的心,盛装了江南的整个春天。

你说无法带我回到江南,那就带一片飞舞的雪花吧,像我,为你而舞,痴狂;我无法陪你去江南,那就化成一只蝴蝶吧,带着旗袍的香气,伴你归去……你走了,带一片雪花;你走了,留一款旗袍……还有,红莲夜的美……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