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酒忆文风:牧童遥指杏花村

美酒杜康始造成,千古佳话醉刘伶。细品唐诗千百篇,醴泉佳酿亦播名。有朋自远方来,自当青梅煮酒。穿肠抚胃,唯酒之美,颊齿留香。谈古论今,唯诗上品,墨迹香远。酒之兴起亦早矣,溯其本源,不知其所深也。古籍尝曰:“杜康作秫酒。”酒酿为香,酣快人心,如醴泉滋润,遂嗜酒如命亦众矣。不惜掷千金买醉者,自古不乏其人。仕宦大族、寻常巷闾皆以饮酒为乐。饮酒赋雅兴之风渐长也,虽言多论广,包罗万象、容量其大者,概数唐之诗歌...

美酒杜康始造成,千古佳话醉刘伶。

细品唐诗千百篇,醴泉佳酿亦播名。有朋自远方来,自当青梅煮酒。穿肠抚胃,唯酒之美,颊齿留香。谈古论今,唯诗上品,墨迹香远。

酒之兴起亦早矣,溯其本源,不知其所深也。古籍尝曰:“杜康作秫酒。”酒酿为香,酣快人心,如醴泉滋润,遂嗜酒如命亦众矣。不惜掷千金买醉者,自古不乏其人。仕宦大族、寻常巷闾皆以饮酒为乐。饮酒赋雅兴之风渐长也,虽言多论广,包罗万象、容量其大者,概数唐之诗歌也。酒兴诗歌,诗歌好酒,两者相得益彰。

唐代,诗歌达巅峰也。诗可表情达意、写实生活。《全唐诗》关乎酒者不知几凡。文人嗜酒,酒催诗兴。以酒入诗,经典传世,酝酿充分,历久弥香。

唐酒事发达,数酒杂陈。因其名而论,所谓繁多。

酒缘水,遂水质地域异者,亦取殊名。如桑落酒,杜甫《九日杨奉先会白崔明府》诗云:“坐开桑落暖,来把菊花枝。”宴会少长咸集,诸客把饮罗桑酒,水甘酒醇。桑落为河流。桑落,以河流命名酒水,盖出处也。然桑落二字之美,恰恰想起诗经:“桑之未落,其叶沃落。”府中文人墨客,宴饮游乐,桑落在手,菊花满枝。

又新丰酒,新丰位长安郊(今陕西临潼县东)。初唐郭震不遇时作《古剑篇》尝言:“心断新丰酒,销愁斗几千。”新丰酒虽好,怎遣心中恨?怀才不遇时,怨忿不惜身。不遇之士所以贪杯者,不在酒,在乎醉酒避世也。地名命名酒,可见酒深受人们的喜爱,而迁客骚人之志,以酒托之,新丰美其美世俗化,朗朗上口。

又兰陵酒,兰陵,今山东枣庄。所绝者,以郁金香浸酒,其香四溢。李白《客中作》云:“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兰陵王的故事在唐朝已经广为流传,兰陵酒,不仅以地名命之,而且有关英俊倜傥兰陵王。酒香四溢者,名字亦美丽生动,令人浮想联翩。玉碗盛来,兰陵美酒,色香味名字具佳矣。

竹叶青,盖以色青而闻名。王绩《过酒家五首其三》诗云:“竹叶连糟翠,葡萄带曲红。”酒家俱美食,竹青葡萄红。宁子不复饮,不忍负美名。白居易《洛下雪中与刘李宾客宴集因寄汴州李尚书》诗云:“碧毡帐暖梅花湿,红燎炉香竹叶春。”梅新竹翠,天寒拥火,携友频频举杯,竹叶青味好,不欺此美名。又罗隐《送魏校书兼呈曹使君》诗云:“村店酒旗沽竹叶,野桥梅雨泊芦花。”芦花,竹叶青,美酒渲染了野外景致,野外芦花映了这杯清甜的竹叶青。细读“竹叶青”三字,不觉颊齿留香。

若酒,得一美名,不亦幸事邪?然则不胜枚数者亦众矣。

入酒草药,万物和谐也。择味甘,药性一般在于强身健体,护肝养胃。入酒草药美其味甘性温,美其脱俗自然,品性高洁。

养生,中医倡导。以药性辨者,菊花酒,又称菊酒。以菊花浸酒,有清肝明目、安神祛风之效。王昌龄《九日登高》中:“可惜陶潜无限酒,不逢篱菊正开花。”又闻孟浩然《过故人庄》欢言:“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菊花高洁,以菊入酒,且不论药效,泛泛单言操行,士人必逐之相饮。赞叹古人之用心深也,菊花不仅清心养胃,而且高洁不畏霜雪,入酒绝佳美者,一杯菊花酒,解去千古愁。

复茱萸酒,《本草纲目》载其温中下气,止痛祛湿。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诗云:“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少时闻茱萸,以怀远相思之物叵之,今日研习终得茱萸亦可入酒之药也。酒聚色香味,色不同者名各异。取其药用,茱萸有利筋骨。然茱萸入酒,绵绵相思化入肌骨,沁人心脾。茱萸酒,美者美矣。

唐代酒器,金杯玉盏,一杯而尽。金,至坚之物。镂金为杯,对酒当歌,今宵几何?酒器之美,美其形繁多,美其质华贵,然最美者,在于墨客心中好酒而蔑金玉之洒脱、慷慨豪情。

王昌龄《送李五》中“玉碗金?倾送君,江西日入起黄云。”筵席尽豪奢,金杯饮酒不足解,酒中滋味。舍珠玉为杯,贮佳酿其中,俯袖仰鼻之间,不为怦然心动邪?玉碗金?,玲珑剔透,玉碗可增加酒色。

王翰《凉州词二首其一》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夜光杯即白玉杯也。军中塞外多寂寥,举杯邀月,对影谁堪顾落寞模样。不忍手中持玉杯,行乐须得细思量。玉石酒具历来被人们视为上等的珍品。

唐人曾言:“美酒盛以贵器。”然则高士多习庄周之道,遂不计器物多寡贵贱,唯图尽兴而已。羽扇闲挥,或自斟自酌,清风为器,明月作肴。或一二知己,三五陈酿,箕踞酣饮,宴饮之乐不在器皿,在乎水酒之中也。金银玉器,美即美矣,华则华尔。然市井布衣,纵粗碗陶盆,别是风韵。杜荀鹤《溪兴》云:“山雨溪风卷钓丝,瓦瓯蓬底独酌时。”一人独饮陶壶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文化托于习俗,习俗时所趋。唐人尚酒,饮酒之道,食毕而行,酒俗兴也。所谓酒俗,不止节日酒习,酒令、酒筹大可归类也。酒令酒筹,非惟娱乐,雅趣横生,为文人墨客相呷。

以大众生活为主,当属节日。正月岁首也,除夕、元日、人日、元宵、晦日,皆宜饮酒。除夕,合家团圆日也。张子客《除夜乐城逢孟浩然》云:“樽开柏叶酒,灯发九枝花。”。岁末又岁首时候,漂泊人偶遇故友,当秉烛夜游,酒馔相随。白居易《七年元日对饮五首其三》云:“三杯蓝尾酒,一碟胶牙饧。”三杯两盏,蓝尾酒淡。盛世佳节,高朋满座,纵逝者如斯,不免伤怀,颓颓老矣。索性把酒言欢,任今夕何夕。人日,古时正月初七,所谓人之节日。遂烹羊宰牛,以求酩酊尽欢。杜甫《人日两篇其二》云:“尊前柏叶休随酒,胜里金花巧耐寒。”且弃柏叶酒,共盏陈菊花。过尽千帆,看透沉浮。

在人日,念去去千头万绪烦心事。兄弟一杯酒,天涯少故交。三月寒食,不着炊烟。韦应物《寒食寄京师诸弟》云:“把酒看花想诸弟,杜陵寒食草青青。”以酒代粮,不觉贪杯。

清明,陌上花开,草色青青惹人来。悉具酒馔,伛偻提携,前呼后应,相与郊游。王建《寒食行》云:“寒食家家出古城,老人看屋少年行。”或逢清明雨遇籍羁旅客,杜牧《清明》:“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借酒消愁,醉酒贪欢。谁家清秀小儿女,且住,老朽问酒家何处?

九九,重数也,重阳尚酒。天朗气清,遍插茱萸,若无酒相伴,岂非人生大憾哉!杜甫诗《九日五首》云:“旧日重阳节,传杯不放杯。”朝廷赏赐重,怎奈疏野里?于是杜甫长叹:“茱萸赐朝臣,难得一枝来。”此处茱萸,盖茱萸酒宴合称也。

社日,有春社秋社之分也。所为祭拜土地,祈年丰。王驾《社日村居》云:“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民所赖者,粮田土地。丰收之乐,当相携醉酒。又有传闻,言社日饮酒可医耳聋,民不论达官显贵草莽鄙人,饮酒更甚矣。《四月民令》:“腊月为小岁。”天大寒,务农者尽其劳力。工商者归其田园。众人得时,饮酒亦成风。李颀《送刘四》:“行人饮腊酒,立马带晨霜。”冬日远行,酒驱寒气也。

清明,陌上花开,草色青青惹人来。悉具酒馔,伛偻提携,前呼后应,相与郊游。王建《寒食行》云:“寒食家家出古城,老人看屋少年行。”或逢清明雨遇籍羁旅客,杜牧《清明》:“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借酒消愁,醉酒贪欢。谁家清秀小儿女,且住,老朽问酒家何处?

九九,重数也,重阳尚酒。天朗气清,遍插茱萸,若无酒相伴,岂非人生大憾哉!杜甫诗《九日五首》云:“旧日重阳节,传杯不放杯。”朝廷赏赐重,怎奈疏野里?于是杜甫长叹:“茱萸赐朝臣,难得一枝来。”此处茱萸,盖茱萸酒宴合称也。

社日,有春社秋社之分也。所为祭拜土地,祈年丰。王驾《社日村居》云:“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民所赖者,粮田土地。丰收之乐,当相携醉酒。又有传闻,言社日饮酒可医耳聋,民不论达官显贵草莽鄙人,饮酒更甚矣。《四月民令》:“腊月为小岁。”天大寒,务农者尽其劳力。工商者归其田园。众人得时,饮酒亦成风。李颀《送刘四》:“行人饮腊酒,立马带晨霜。”冬日远行,酒驱寒气也。

唐代风行兼容并包,唐人性多率真不羁,以物易酒不鲜见也。李白《对酒忆贺监》:“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襟。”贺知章识太白诗才,金龟换酒,共为醉,只惜伯乐难有。李贺《开愁歌》云:“旗亭下马解秋衣,且贳宜阳一壶酒。”酒徒相聚,打赌尽欢,解衣买醉,徜徉肆恣,人生幸事乎!美在率真。

读书尚有红袖添香之说,饮酒亦讲求美女作陪。歌妓助酒兴,挥袂翩翩,杯酒之间,奉杯捧盏。高适《燕歌行》:“战士军前半生死,美人帐下犹歌舞。”军队蓄妓,供将士饮酒取乐。仙乐飘飘,觥筹交错,谁的舞醉了谁的眼?元稹《酬乐天劝醉》:“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美人共饮,不胜酒力,愈楚楚动人。官妓之外,更有酒肆青楼。青楼固然卖笑营生,然则重诗书。李贺《河阳歌》:“今日见银牌,今夜鸣玉宴。”挂银牌揽客兮,鸣玉佩佐宴。出生贫贱兮,恐屈君子。小心侍宴兮,祝酒为寿。仕宦大家亦蓄家妓,白乐天蓄妓众,樊素小蛮出众者。陪酒侍宴,且歌且舞。白居易《别柳枝》:“两枝杨柳小楼中,袅娜多年伴醉翁。”不过人情冷暖,世事沧桑。主人戒酒,奉酒婢女随云走。美人美酒相伴,此乐何极!

思乡怀人、仕途险阻种种人生憾事,忘了除非醉。散金买酒者,任世间千万不平事,唯图一醉方休也。或知己二三,相与枕介。李白《山中与幽人会》:“我欲暂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知酒味者,唯有知己。或三杯落肚,面红耳赤,捋袖鼓腮。箕踞而坐,言笑不顾。

刘禹锡《酬乐天斋满日裴令公置宴席上戏赠》:“衔杯本自多狂态,事佛无妨有佞名。”或孑然一身,举杯邀月,独酌而醉。白居易《闰九月九日独饮》:“自从九月持斋戒,不醉重阳十五年。”

采菊东篱,自饮自醉,难得逍遥心情。醉后苦乐心自知,张说《醉中作》云:“醉后乐无极,弥胜未醉时。动容皆是舞,出语总成诗。”潇潇然,飘飘然,此乐何极!醉后清晰,不辨世间事,唯求心安。

青梅煮酒,对酒当歌。斯人已去,诗中美酒源远流长,美不胜收。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