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里,布衣妆,萍水缘

在转过这条街道的巷陌处,会看到奔跑的新娘,满带着苍凉的狼狈婚纱,用没有热度的微笑,看陌生的路人彼此唏嘘。天涯尽头的艳阳,山川河岳的风沙就此与城市建筑悖离不同,新娘的新人,凋零的只剩下一身素颜的婚纱。她脱下那件雪白的衣履,最终淹没在无边的路人中,成为江湖中的一面苍茫。城市街角处自此没有了那幕可人风景,多少繁华谢幕的季节里,城市都是孤独的显示着流光溢彩。没有人会知道,这座城市的那个转角处,在多少年前,...

在转过这条街道的巷陌处,会看到奔跑的新娘,满带着苍凉的狼狈婚纱,用没有热度的微笑,看陌生的路人彼此唏嘘。

天涯尽头的艳阳,山川河岳的风沙就此与城市建筑悖离不同,新娘的新人,凋零的只剩下一身素颜的婚纱。她脱下那件雪白的衣履,最终淹没在无边的路人中,成为江湖中的一面苍茫。

城市街角处自此没有了那幕可人风景,多少繁华谢幕的季节里,城市都是孤独的显示着流光溢彩。没有人会知道,这座城市的那个转角处,在多少年前,上演过惊艳的爱情传奇。爱情的颜色胜过某一处的烟花,可烟花很绝美,绽放或者湮灭都会惹来喧闹,唯有爱情,无论惊天动地,都不免黯淡此生。

城市的转角处因此少了人烟,流火,繁盛,街景。很多人都在说,那么多年的习惯,让城市的那个角落被世人遗弃。浓妆艳抹的热闹街道被人光顾的时候,那么多的人流,总也走不过,这道轻轻的记忆之门。

就像这座城市里的那么多人,刚开始时是不相信爱情的绝美和绝美的爱情。之后又在城市昏暗如雾的时候,喜欢上了被自己点缀着的茫茫白色,遮天蔽日。他们在爱情中演绎的角色慢慢淡去,找不到南北。是谁在脉脉的高楼之畔,念着属于这个时代的荒凉诗篇。

或许再也找不到诗人了,甚至于连仅有的诗情画意在这座城市里也纳凉一样被晒在一旁。

这是一座埋没锦衣玉食的城市,平凡的才情遥遥无期,奢华的灯火在人间逃遂。那么多的路人走过山重水复,走过遥遥无期。他们开始相信爱情,然后摒弃爱情。是一无是处的江湖布衣也好,是锦瑟无端的高高贵族也罢。唱一段“此生不离”的文字,乐曲,歌谣,江湖于是平坦,向着无边的风月,漫烁缤纷。

记着寻常巷陌也好,不记得亦无妨。我只知道在这座江湖的波澜内,曾经,我是那么的信心满怀。我穿着布衣,走进缤纷的色彩里。我卸下布衣,依旧一片欢声笑语,江湖就是在这样的风雨里蜕变为城市的烟雨巷陌。

那个江湖里的布衣最终装扮是清净的,也许面带微笑,也许漂泊江湖。布衣的行程左右皆是,宽敞的路和宽敞的心。走一程是路,休憩一程也是路。布衣的点点滴滴都是素颜,清风点水,一世倾城。

所以,我会依然记得自己是从江湖的哪处走来,用一生清丽的妆扮,走在桃花盛开的千山万水间。那么多的豪华声势,总是成谜。而我如此安宁,又用桃花写尽一生素颜。布衣的样子于是淹没进江湖,再不会有人相知。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