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哥特式》

哥特式指带有恐怖色彩和和神秘气氛的艺术作品。此类作品它并不单单营造恐怖气氛,它探析人内心沉睡的阴暗面,有着对复杂人性的剖析和思考。写过《黑猫》的艾伦坡擅写哥特式小说。《呼啸山庄》也有着明显的哥特式风格。歌特电影中黑暗给了黑夜忧郁的眼睛,我们却用它来寻找光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哥特”这个词汇开始鬼魅般潜入我们的生活,并以其暗含的凌厉锋芒悄悄改变了世界。以吸血鬼系列为题材代表的哥特电影正在火热票房,...

哥特式指带有恐怖色彩和和神秘气氛的艺术作品。此类作品它并不单单营造恐怖气氛,它探析人内心沉睡的阴暗面,有着对复杂人性的剖析和思考。

写过《黑猫》的艾伦坡擅写哥特式小说。《呼啸山庄》也有着明显的哥特式风格。

歌特电影中黑暗给了黑夜忧郁的眼睛,我们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哥特”这个词汇开始鬼魅般潜入我们的生活,并以其暗含的凌厉锋芒悄悄改变了世界。以吸血鬼系列为题材代表的哥特电影正在火热票房,哥特音乐复苏并迅速发展,甚至连时装界也跟着化烟熏眼,着黑白装,弄潮哥特。

看到这些,冷静地想一下,哥特浪潮的汹涌并不仅仅是单凭市场的炒作形成的,在其背后,可能还有值得我们回味与反思的东西。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带着“哥特”帽子的电影和音乐。首先,让我们粗浅的了解一些相关的知识。

首先要了解什么是“哥特”。关于“哥特”的解释也有很多种,一般教课书上把歌特定义为:从字面上来解释,它包含了三种意义,第一,在建筑上的歌特式建 如大教堂(cathedral),其最大的特色就是高大的梁柱和尖拱形的天花板与结构;第二,在文学上歌特是用以形容那些以黑暗寂寞地点(如荒废城堡)为背景的奇异、神 之冒险故事;第三,歌特也代表一种字体相当华丽的印刷或书写风格。还有另一种解释,人类学意义上的哥特,古代欧洲的一个民族;艺术风格,出现于十二世纪晚期,主要体现在建筑与绘画上,起源于法国的巴黎附近;恐怖的、黑暗的、怪诞的、野蛮的,这也影射了哥特小说的哥特的涵义,例如17、18世纪流行于英伦,描写发生在阴森恐怖的哥特式城堡中的复仇或志怪故事的小说,按美国人的说法,哥特小说已经延伸到了安妮·赖斯的吸血鬼系列小说,甚至还包括了斯蒂芬·金的恐怖小说。 在人类学意义上,哥特是所谓的蛮族之一;而在艺术风格上,哥特风格则上升激荡,同时又优雅纤细;哥特式作为恐怖、黑暗的代名词则成为小说这种叙事艺术中的一种风格——当然这种风格也只是一种批评术语。

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同样在英国,一类沉湎于人类黑暗阴郁感情的音乐,也逐渐被人们称为哥特音乐,他们的音乐悲伤、缓慢,他们在今天似乎又掀起了新的复古运动,把哥特风格引入音乐,歌唱着死亡、恐惧、黑暗,偶尔也会蹦出一个宗教主题,或者用死亡金属的暴烈和鬼气森森的圣咏女声这种两极并置,对骑士国王的时代来一个怀旧的回望。 

哥特音乐从诞生之日起,其文化背景就决定了它与摇滚其它分支的明显差异。作为根植于浪漫戏剧艺术和十八世纪哥特式文学的音乐风格,它对黑暗压抑、死亡美学、宗教情结和对唯美主义近乎邪恶的追求,使得很多人避而远之。而相应的,也有许多对艺术尤其是后现代艺术敏感的人欣喜若狂地接受它。相比较其他的音乐形式,哥特更容易产生深刻而广泛的影响力。这种影响不局限在音乐方面,可以上升到艺术观念甚至价值体系的层面。哥特音乐往往取材于挖掘和放大的人类感情世界,并在创作的过程中提升了这种自发的感性体验,所以当它再作用于受众时,常会引发进一步的审美情感和思考空间。 哥特音乐追求的是黑暗和死亡美学,这种与经典哲学观念格格不入的理念使得它久久徘徊于主流文化和严肃艺术的大门之外。然而桀骜不逊的哥特对此丝毫不以为意,也许体系庞大、颓废叛逆的地下文化反而更适合它的发展。

哥特音乐惯用的表现手法是:男声主唱极尽压抑与爆发之所能,把暗夜里的绝望挣扎表达的淋漓尽致;背景中圣咏式的女声往往带有浓厚的悲天悯人的气质,而器乐则是黑夜中呜咽的风声、月影里的狼嚎和鲜血滴落在泥土里的声音。哥特音乐还有另外一个特质,那就是它所崇尚的死亡美学。他具有具备天生的悲剧性,而弗洛伊德在谈论《李尔王》的时候就曾经提到,悲剧旨在教导我们“放弃生命,放弃爱情,而与死亡的必然**上朋友。” 尼采由悲剧艺术引伸出来的悲剧世界观则是“肯定生命,连同它必然包含的痛苦和毁灭,与痛苦相嬉戏,从人生的悲剧性中获得审美快感”。尼采的悲剧理论是给悲剧和死亡赋予美的少数几种悲剧理论之一,它把悲剧看成是灿烂辉煌的,一种“形而上的安慰的艺术”。为了阐述“悲剧性”的实质,叔本华和尼采都转向了音乐。由此可见,哥特音乐作为一种 “形而上的绝望”的载体来表现死亡美学,有其必然性。 哥特音乐的死亡美学不仅表现在音乐风格上,也体现在其视觉效果和行为艺术上。惨白的面孔,夸张的五官,麻木的表情,凌乱的长发,复古的着装和冰冷的金属装饰,这些都已是哥特族的经典特征。表现在现代都市中,便又是主流社团追逐的一种形式化的标新立异。真正的哥特族总会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眼神中总是透露出说不清道不明的沉郁压抑与自我毁灭。哥特音乐不单是一种音乐型态,和所有的艺术形态一样它更是一种生活态度,哥特是一个可以让人逃离现实而进入的幻想世界,一个黑暗而浪漫的世界。 

然而谈到“哥特电影”,“哥特电影”其实这是一个不正确的术语。即便是在大英百科全书中我们也根本找不到这个词条。之所以在这里使用它是为了指代那些以哥特文化为背景或表达死亡和痛苦等主题的黑色风格的电影,显然这类电影和哥特文学以及哥特音乐有着密切的联系。它们总是以一种非常人的视角去透视着我们生活的世界,去剖析和表达着那种阴郁、痛苦和空虚的感情世界。大量的有关吸血鬼的电影被看作哥特式风格电影的典范。

这完全归公于Ann Rice等的吸血鬼题材的小说在世界范围的流行。 这是当年在美国杜克大学时的疑问。杜克大学的主体建筑,是一座气势不凡的基督教大教堂,巍峨的方形高塔刺破青天锷未残。高塔顶端每一角各有一小尖塔,四个小尖塔把青天刺得更深,锷却一点没秃锥子似的锋利无比。教堂前边对称盖着一幢幢高大威严的楼房,通通由大块青石一砌到顶,普通砖头一块也见不到,或者闷墙里了不让你见到。

教堂和楼房齐心合力,围拢出一个幽雅的十字形广场,竖起雕像,种植花草,栽培树木。树木苍劲挺拔,虬枝百盘,用一个个蓊郁开阔的伞盖,给金绿色草坪漆上团团墨绿的浓荫,免得露天读书的学生看花眼睛。学生却不领情,偏偏坐卧于强光之下,叫太阳给皮肤染色涂层。        

一位朋友指点高塔青楼,对我说这些都是哥特式建筑。

哥特式咱熟,是咱常用词。一般中国写外国的书都爱说哥特式——在哥特式大楼里慷慨激昂,或在哥特式建筑里柔情缱绻,阴谋策划,结构解构,连带耸耸肩膀,就显得特别洋气,特别浪漫,特别哥特。至于哥特究竟是什么反而不重要了。只要你能很熟练地把哥特镶嵌在你的话语中,别人钦佩尚且来不及,哪里顾得上刨根问底?想不到,今日里,突然间,我竟亲自站到了哥特之面前!内心除了有几分似曾相识的亲切感,更多的是终于得到正宗货了的倨傲之感。

我问朋友:“这哥特式到底有什么特点?” 

“交你个实底,我也说不清。我能知道这叫哥特式,也就不俗了。”

朋友拦住一个过路学生,劈头就问。学生懵懵懂懂,两手一摊,说对不起不知道。朋友不屈不挠,从青石甬道蹁腿儿跨过铁索栏杆,踩着绿草地向一个女学生走去,几只灰松鼠惊慌上树藏身。女学生拄腮侧卧写字,只是微微扬起红润的下巴: 

 “可能是哥特式,但我不能确定。”  

朋友有些尴尬,这时正好过来一个和蔼的黑衣老人,给了朋友相当肯定的回答,还说了一大段充满生词僻语我只觉得铿锵悦耳却听不大懂的话。

黑衣老人一身神职人员装束,胳膊上夹一本纸页泛黄的老书,很饱学的样子,对我们只问他一个问题似乎心有不甘。 

在教堂里,朋友说,“这里的排钟和管风琴也超一流,远近闻名,有个大事小情就奏一通。上回杜克男篮得了全美大学生锦标赛冠军,钟声这个响啊,气冲霄汉。”  

 我是个喜欢炫耀而不求甚解的人。

刚离开教堂,我就把问题忘到脑后。

直到现在,我还是说不清什么是哥特式。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