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错乱,谁许我繁华一片

      如果念想可以一曲成画,感情可以在秋天发芽,北雁又何须在瑟瑟的秋风中寻觅南方未知的牵挂。看故人登上了高楼,吟一曲萧索苍凉的秋,而你可知我心头的温柔,只为你一人的守候,谁的心不曾柔软,谁的泪不曾温暖,我只知道年轻的心不该如此的晦暗。只是,夏花匆匆的绚烂,一转眼,秋风拧干了抽丝的回忆成茧,掩埋了那张如玉的容颜,而我还在痴痴的盼。    &nb...
      如果念想可以一曲成画,感情可以在秋天发芽,北雁又何须在瑟瑟的秋风中寻觅南方未知的牵挂。看故人登上了高楼,吟一曲萧索苍凉的秋,而你可知我心头的温柔,只为你一人的守候,谁的心不曾柔软,谁的泪不曾温暖,我只知道年轻的心不该如此的晦暗。只是,夏花匆匆的绚烂,一转眼,秋风拧干了抽丝的回忆成茧,掩埋了那张如玉的容颜,而我还在痴痴的盼。

      记忆呢喃着不能诉说的秘密,荒凉的季节,寒风一招手就挥去了握在手中的温度,年华在纸上凌乱成几行,泛黄的纸张依旧淡不出你给过的伤,消瘦的落叶风干了记忆的断章。折翼的蝶在玻璃瓶中保存着恒久的美艳,一如我们曾经相爱过,只是那爱残缺着无法兑现的承诺。恍若隔世的心动在相遇的那一刻定格,我在夏天许下了冬天的承诺,只是那承诺隔着瑟瑟的秋寒,无法逾越。

      秋风有点涩,怎不惹人泪落,年华不曾许我繁华,而你的沉默让我无所适从,我只是无助,无助。那些甜腻的情话,真的证明相爱吗?那疼痛撕开记忆的伤疤,你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梦中,让我在深夜品味这蚀骨的寒冷,而我连抱自己的勇气都没有,我怕我会忆起那些不堪回首的片段,贪恋你那个温暖的臂弯。

      你说有了你,那座城的冬天就不会如此的寒,于是我把承诺许给了冬天,而你一转身,就消失在了微凉的秋天,断了我痴缠着的念,徒留我在寒风中无力的沦陷。爱你却成就了夜的孤单,我细细的咀嚼着夜的难眠,在枕上遗落无痕的眷恋,我温柔的想念。你说你会为我温柔的,只是我温柔了,你却走了。

      时间是最可怕的爱情杀手,它最终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倘若,多年之后,我们在同一个路口出现,或许我们都会涩涩的说声好久不见,抑或只是匆匆的擦肩,因为时间早已让我们变了一副模样,且遇事坦然。青春是一场微凉的伤,谁在徐徐的弹唱那一曲离殇,一丝一弦的扣击在离人的心上,在这个薄雾微凉的晚上,在街头看着来往的人群,看到似曾相识的背影会莫名的张望,而一转身,看到的侧脸却是陌生的模样。风卷起了我散落在肩上的发,在脸颊上凌乱着模糊的视线,突然间的很怀念,那座城,那少雨的天,绵延着阳光浅浅的暖,在指尖翻动的纸张上晕染。

      还记得《问佛》中的对白,我问佛: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怎么办?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只是这场流年错爱,在风花雪月中掩埋,以至于看到了秋夜飞散的落叶,眼角莫名的泛酸,而我还是决绝的一挥手告别了昨天,任那些断章的记忆在身后零落成水沙,遇风则化。

      木鱼伴孤灯,青灯黄卷至天明,只因佛曰:“与世无争”你拂袖天下,任伊人哭红了绿纱,黯淡了年华。自君别后,唐家的江山换了新颜,伊人走散,天涯各在一端,城外,早已兵荒马乱,是谁在昨夜轻声的叹,而你的臂弯谁在温暖,这一季的秋天,红尘错乱,谁许我繁华一片,将梦遗落在那江南

      仓央嘉措没有错,只是那句不负如来不负卿,要如何去抉择?你说,在这个偌大的世界能遇到一个倾心的人,是那么的不容易,不忍就这样匆匆错过。见或不见,你记下的我始终是镜花水月,隔着遥不可及的银河,那里绵延的是浓浓的情感,宽了衣袖,肥了思念。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