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深处,盛开一朵鸢尾花

很久以后,当有关的对错,或是当年的神色都已经模糊于沧海间的渺小一瞬,在洁白的梦中,还是会有那双半眯着眼睛,与心头挥之不去的阴霾相并立,连成一片如水画面。——题记。蝉鸣声渐渐消弱,一阵微凉的风吹过。突然意识到,这个夏季又要离开。我不记得这是我送走的第几个夏天,更没有清数过这是我迎来的第几个秋日。当风飘远,身上还依然残留着冰凉的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这是第一个没有你的夏末初秋。我以为,这个夏天会很难度...
漂亮的花

很久以后,当有关的对错,或是当年的神色都已经模糊于沧海间的渺小一瞬,在洁白的梦中,还是会有那双半眯着眼睛,与心头挥之不去的阴霾相并立,连成一片如水画面。

——题记。

蝉鸣声渐渐消弱,一阵微凉的风吹过。

突然意识到,这个夏季又要离开。

我不记得这是我送走的第几个夏天,更没有清数过这是我迎来的第几个秋日。

当风飘远,身上还依然残留着冰凉的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这是第一个没有你的夏末初秋

我以为,这个夏天会很难度过,没有人为我即使送来冰欺凌,没有人陪我在书店的冷气下吹掉一天的时间,没有人会笑着朝我吹气,说那是我的专属空调。

我忘了说,那个时候,我闻到了幸福的味道。

亲爱的,又是一季秋日。

我听说,人已逝。

09.14 日


有些时候,情绪总是很容易被带动,无论是因为内心中最重要,或是最微不足道的人。有些时候,这些看似不经意的表情或是语气总是很容易使内心深处最初的梦想离经叛道。

有些时候,大脑不受控制的一遍又一遍回放那些曾经发生的事,无论是三分钟前的笑容,还是小学时候的拌嘴。有些时候,这些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场景早已经被我分类到那个已经忘却的盒子里。

可是一瞬,就仅一瞬。奇迹似的重生。

那些或喜或悲,或哭或笑的镜头,牵动着我的神经,告诉我,亲爱的,你是一个痛了人。你是一个痛过的人。

也许,在这是,我的脑海还回荡着那些画面。

虽然,换了心情。

亲爱的,不是说好要做个安之若素的女子吗,不是说好要做到心如之水吗,不是说不在乎了吗。

记忆,之所以称之为记忆,是为了提醒我们,不要忘记回忆。

09.16 夜


很久以后,有些故事早就被时间所终结。

那些有关青春的执著与贪念,那些有关时光的绚丽与无痕,早就死在心里那个未知的角落。

我以为,我会忘了这一切。

然后麻木的活着,又或许是在某个安静的午后,又或者是一个未眠的深夜,我会流着泪,记起,这一切。

那褪了色的画面,有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孩笑的如同阳光般明媚,有个拿着饮料瓶半天不敢送过去的花裙子女孩,有一排叫做香樟的树,有一方时时回荡着口号声的操场。

夹杂在初秋的风中,伴随着晚自习接天连地的哈欠声,与我的青春一样,和那个永远叫做“这一秒”的快要过去的时光一起,尘封在无边无际的记忆之洋中。

夜的黑,风声寒;但回首,窗影残。

一个人,一场雨;埋藏记忆,化之须臾。

09.17 凌晨


生命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一次又一次的告诉我。你不是一个被宠爱的人,你也不是一个被理解的人。

叶叶说,亲爱的,我们都是一个人,走在一起,还是一个人。

我记得,曾经有一个让我温暖的人,可是她走了,就在她最难过的时候,一个人消失。甚至没有给我一句说再见的时间。

不止一次的从梦中醒来,忘却繁华,远离喧闹。

想起了曾经的笑脸,想起了她的笑容,却闪着悲伤

可是,我还是一个人。

亲爱的,你知道吗。

我会疼。

09.18 日

 

 ……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