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季的花香,我嗅到了忧伤

不知了,多少次,小院香径,独自徘徊。在这梅雨时节,穿梭在寂静又悠长的古道,周围的树木,路边的野草,院内的落花,都为这深沉的天气欢呼着,而我,和它们不同,我来自不同的地方,拥有不同的梦想,我不敢奢望有人能仔细聆听我的愁绪,唯独让这花香,占领心境。梧桐树叶,扇动几丝阴影,心依旧那么脆弱,还是拂不去伤痛。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的故事慢慢沉淀,我感到孤独,渐渐地,原先纯真的心灵布满了灰尘,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

不知了,多少次,小院香径,独自徘徊。在这梅雨时节,穿梭在寂静又悠长的古道,周围的树木,路边的野草,院内的落花,都为这深沉的天气欢呼着,而我,和它们不同,我来自不同的地方,拥有不同的梦想,我不敢奢望有人能仔细聆听我的愁绪,唯独让这花香,占领心境。

梧桐树叶,扇动几丝阴影,心依旧那么脆弱,还是拂不去伤痛。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的故事慢慢沉淀,我感到孤独,渐渐地,原先纯真的心灵布满了灰尘,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叠,望不尽迢迢前方路。

记忆里,院内花香依旧,万枝集秀,一丝浅风,不知来自何处,跟随着一声叹息,柔柔地飘落在离人的发梢,此刻,我嗅到了风的味道,询问着它来时的方向,是从阴霾的心底吹来,还是从浮生的梦里来,它好像读懂了我,于无奈中和我一起缅怀流逝的岁月,追溯和她初遇的时刻。

美女,记忆,花香,爱恋

飘逸的花香,绕过眉间,在指尖流转,我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没有,闻着手中碎了的香,不知是花的惆怅还是梅雨时节的哀怨。

梦里花落知多少,独倚西楼,君自愁,夕阳余晖,如她的羞涩似醉,倒映在水面,金黄的涟漪得不到岁月的怜悯,流水清幽,付之东流,在这历史的长河中,我本来就这样渺小,多少风流往事,尘埃落定,一曲笙歌落,满地悲哀曾雀跃,唯今只有孤雁向南飞。

残风落叶鸦调,烟雨孤人荒道,灰天独燕断桥,夕阳余照,痴情人多寂寥,一首怀旧词,于古风中诉说着往事不再回来,在诗韵里面,我渐渐感觉到,匆匆岁月带给自己的是浅浅的伤。如今的自己,变得沧桑,高了个头,长了胡须,多了感叹,少了欢笑。看似成熟的外表,好像多情的蒲公英,经不起风的抚摸,因为了解自己,才会悲伤

走着走着,走到了院子的尽头,虽是梅雨时节,看不到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却读到落花的惆怅,我拾起片片殷红,留住微微心痛,肩头的落花,被风吹的支离破碎,再也拼不出美好的曾经,就让它随风飘远吧!总有一些人和事,我明明知道得不到,却还是不放弃,所以,处处碰壁,在迷茫的浮华中彷徨,找不到她的天堂。

那一个季节,我踩着落花流水声,轻轻地来,在这里,准备将美好埋葬,想在失去时发倔,让童话再回到原点,如今想着原来的自己,淡淡的一笑。算是对过去的迁就吧!

闻着花香,静静的品味着,慢慢的回忆,记忆犹新的故事仍然回映脑海,想忘掉,却不知如何做起。叹息声随着回忆慢慢响起,止不住的颤抖瞬间让眼睛变得湿润,心动了,所以心痛着,受伤的感情,赤裸裸的暴露在深沉幽凉的风里,像一个流浪的孩子,得不到爱的呵护。

一声流莺,婉转于耳畔,我抬头望去,“两个黄骊鸣脆柳,一行白鹭上晴天”的画面不见了,只有荒烟笼渭城,雾锁池边柳的朦胧,记得自己的一首送别诗《秋河别》就是在这里诞生的,想来已经一年多了,不知赠此诗的友人,是否也在怀念着什么,是否也会落笔写下这一季的风带来的感叹。

挥袖莺燕去,念念满别情……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