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最美,如烟云,不过胭脂泪

似水流年,浮华落定。谁执丹青摇曳,姿态清幽,字里望君眉?现世安稳,岁月如初。谁愿颠覆红尘,胭脂生泪,指尖成锦绣?默然。相爱。寂静。欢喜。谁惊艳入世?谁一生流离?遗世而独立,如桃花飘落的残红,一恍惚,一刹那,褪尽芳华,不为?扰,不为谁留。如此,请允许我拈一支素笔,在风月的叹息声中,永存那一份刻骨铭心的美丽。在这如莲的时光里,轻吟浅唱,只待相遇,莫道相离。——题记(一)若为初见,何必当时画角楼高,晓梦...

似水流年,浮华落定。谁执丹青摇曳,姿态清幽,字里望君眉?

现世安稳,岁月如初。谁愿颠覆红尘,胭脂生泪,指尖成锦绣?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谁惊艳入世?谁一生流离?遗世而独立,如桃花飘落的残红,一恍惚,一刹那,褪尽芳华,不为?扰,不为谁留。

如此,请允许我拈一支素笔,在风月的叹息声中,永存那一份刻骨铭心的美丽。在这如莲的时光里,轻吟浅唱,只待相遇,莫道相离。

——题记

(一)若为初见,何必当时

画角楼高,晓梦云深。一纸衷肠,难说痴情泪,回忆再美,也等不回。

青鸟探路,花开四月,在漫无声息的娴静里,醉倒在若有若无的清香中,内心的荒芜渐渐遗忘。环顾安寂无声的天空,何故惹了流云?落下一地的闲情。

思念无形,微?,起自吹不动烟罗的窗扉,拂不了横斜的疏影。白色的帘幕,遮不住半米的阳光,风过无痕,轻轻的,如丝绸般旖旎,披拂我的脸颊,厮磨我的耳鬓,扬起我的发丝,好似嵌入了窗中,成了风情万种的一道影。枝头的黛绿吹上眉睫,花瓣的嫣红扑上腮颊,挟裹的一点沉闷便幽幽散去。

天空呈现的透心的蓝,像极了当年。总在这样的时候,透过窗棂,心,在天空里无尽的游弋!柔柔的,浓浓的,痴痴的风,牵引起心底灵动的思潮;情愫悠悠,思情绵绵,风里默坐,红尘中的浅醉,诗词中的优柔,任那自在飞花轻似梦的情怀,裁一束霓衣,织就清浅淡薄的安寂。

风的影子翻阅过淡蓝色的信笺,柔和的文字浅浅地漫过我安静的眸,一如几朵悠闲的云儿,忽而氤氲成汽,忽而修饰成花,铅华洗尽后的透彻和靓丽,爽爽朗朗,轻轻盈盈时光仿佛有穿越到了从前,在你诗情画意的眼波中,在你舒适浪漫的暇思里,我如风中的思绪徜徉广阔天际,仿佛一片沾染了快乐的羽毛,在云环影绕颤动里浸润着风的呼吸,风的诗韵,那清新的耳语,那婉约的甜蜜,那恬淡的温馨,将一腔情澜染得愈发的缠绵。

阁楼里响起清脆的风铃,聆听,来自风中的絮语轻盈如歌,思绪缱绻在天际绚美的色泽中,吟唱光与影的流落,仿似天籁之音款款奏起,或吹皱一池水,或摇曳一怀情,翩翩然,意味深长而委婉不绝。

在虚无缥缈的回眸间,我用心感知着风的呢喃,感知着有你的气息,一份念想,一份痴迷,在风里低吟浅唱。微醉的沦陷,熏然的迷离,清澈、明净、馨香,像极了那时你我初见的情景,可惜只是过去,纵然再美丽,也只是曾经。

曾想用窈窕辞章写下一世的不舍,写下我一世的柔情。而往往在下笔时看到你的眼神,纯净的不染一丝尘埃,偶然想起你的文字,缠绵而忧伤,散漫而灵动。每一次深深的回顾,总会在心底柔柔的泛起涟漪,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动人。

即墨难书,折断了柳枝,折不断思念,泛滥的永无休止的念想从天山之巅,从沧海之源,从流年的起点,一直蔓延,蔓延到春暖花开,流经沧海桑田,在我的指尖,断点。

窗前的风景如流水流经我尘封了经年的心,化开了一季春水,陌上花开,蝴蝶绕着我心中的水映山柔,鼻尖沉淀的馨香扩散,往事如烟散开。

记忆拾荒,也许,难忘的,只是曾今,最美的,总是曾经,禁不起愁断肠的,不过四个字:何必当时。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