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某饭店趣闻

假如您不幸在酒店工作。恐怕您最知道大堂经理是个什么玩意了。而真正了解这个职位的秘密的人就很少。大多数人都认为大堂经理是美差。天天在大堂里遛弯,拿高工资,泡前台MM、餐厅领位、各部门美女等等。 其实大堂经理最他妈的惨了。特别是在我国的酒店业,纯粹一孙子行业。荣誉给了领导,黑锅全是我背。现讲几个奇闻异事,供大家娱乐。  (1)早餐记   一日,一外地客人跑来投诉...
假如您不幸在酒店工作。恐怕您最知道大堂经理是个什么玩意了。而真正了解这个职位的秘密的人就很少。大多数人都认为大堂经理是美差。天天在大堂里遛弯,拿高工资,泡前台MM、餐厅领位、各部门美女等等。
 
其实大堂经理最他妈的惨了。特别是在我国的酒店业,纯粹一孙子行业。荣誉给了领导,黑锅全是我背。现讲几个奇闻异事,供大家娱乐。
 
 
(1)早餐记
 
  一日,一外地客人跑来投诉:“诶,我缩火鸡!(诶,我说,伙计!)你姐也叫私刑饭店呀!(你这也叫四星饭店呀!)么早餐也推没档次了(妈的,早餐也太没有档次了!)”
 
  大堂经理:“对不起啊,先生(这‘对不起’三个字都成干我们这行的口头语了。另外一句就事‘厕所您往前走然后左拐……’)您给具体说说……”
 
  客人:“你姐(这)西餐厅早上咋连个包子,油条都没有啊!最起码也得给碗馄炖呀!”
 
  大堂经理:“……”
 
 
(2)睡大床记
 
 
  某日,酒店没有大床房间了。
 
  一黑社会打扮的男人来前台C/I(登记入住)。
 
  大堂经理刚好在,于是解释道:“对不起先生,我们没有大床房间了。您看您能不能一个人住有两张单人床的房间?”
 
  “行!”客人低头填RC(登记表)回答道。
 
  “谢谢您啊!唉,我就不喜欢大床,他妈的躺在床上想擤个鼻涕,吐口痰什么的都喷不出去。老他妈弄床上!”
 
  “………………#¥?#¥?%¥%……”大堂经理额头冒汗半天没说出话来。
 
 
(3)“中国公主”来访记
 
 
  一天下午,我正坐在办公室里偷闲。前台一女员工气愤地跑近来说:“大堂,您出来一下!”
 
  我到前台一看。有一个穿一身粉色连衣裙,带粉色帽子,踩粉色鞋的50岁开外少女正站在前台。那个平时很文静的女员工用手指着粉色少女说:“丫找你!”
 
  我CAO!当时我差点没晕倒。她怎么敢这么称呼客人呀?还是指着人家鼻子!我赶紧过去,只见那个粉色50开外少女说:“那好,你再给查一下吧。”
 
  说完,转身就走了。
 
……
 
  她什么意思啊?我什么都还没说,她冲我“那好”个屁呀?而且还转身就走了。
 
  问了那个女员工才知道,她要找一个根本就不在我们酒店住的台湾人。每次告诉
 
  她没有,她就说一次上面那句话然后转身坐大堂沙发上,过不了5分钟还回来问,就跟第一次来问似的。
 
  据说到我出来为止,她已经这样干了至少5回了。
 
  就在员工给我解释过程中,我发现她坐在沙发上和人聊天。可是那里只有她一个人。只见她一会对着左边的空气说几句,一会又转向右边。
 
  而且我发现,她冲左边说话时比较凶,冲右边就很和蔼。
 
  靠!原来这是他妈一疯子!
 
  我赶紧走出台子,站在她身后,听见她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昏过去。她说:“这九十亿美金是我的,你凭什么把它留在台湾?这是联合国给我的!”
 
  立刻,叫保安部严密关注此人。通知前台,她再询问就说她要找的台湾人改住王府饭店了!(哈哈,这招够损的吧!)
 
  一会,她又去问前台,前台果然如是骗她。她离开了酒店。
 
  正在我等同人狂喜成功将疯子以和平演变的方式骗出酒店之时。
 
  只见一道粉光闪过。
 
  丫!丫!丫又回来了。
 
  此时大堂已经聚集了很多外国客人。(刚从外面回来的旅游团队)
 
  她就坐在那些老外中间,对着空气谈笑风生。我靠!
 
  马上,必须制止她!和保安部主管连手,找她谈话, 问她找谁。
 
  请她去保安部小聊一下。
 
  她虽疯,可是一点业不傻。
 
  她说:“我就坐在这里。你们不就是想骗我走么?!”
 
  几经周折,终于用“我们把所有客人资料都放在保安部了。你要查去那里查,比电脑准”这句话把她成功骗至保安部。
 
  在保安部,经过保安主管和我以疯子特有的思维方式进行的询问。终于知道了她的故事。
 
  原来,她是中国的公主!(妈的,我们也疯了!)那台湾人是她舅舅。联合国拨了90
 
  亿美圆现金给她,要她舅舅转交给她。可是她舅舅不见了。于是她来找。
 
  保安问她:“中国公主,您怎么没有随行的保镖呀?”
 
  “十万天兵天将在天上看着呢……他们就是我保镖!”
 
  “……”
 
  “……”
 
  “那您舅舅……”
 
  “哦, 他是台湾国防部长!”
 
  “?”
 
  “!”
 
  就这样。疯狂地对话继续着……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就在我们都已经感到身心疲惫的时候,保安部主管突然以精神病的思路想出了一个以毒攻毒的点子。
 
  “我到是有一个办法,”保安主管说“公主殿下,您可以去派出所呀。那里有所有人的资料。到那里一定可以找得到呀! ”
 
  “对,对,对!”我说,“您可以让警察把酒店给封了。让您挨着房间地找,还怕找不到这个台湾国防部部长?我们不能随便打扰客人,万一他没登记呢,我们当然查不到他!警察就不同了。国家机器呀。”
 
  这位大姐(50多岁的老奶奶)终于相信了。她离开了酒店到白纸坊派出所抱案去了……
 
 
  后来,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外线电话。此人询问是否一个穿粉色衣服的女人在我们那里。原来此人是那少女的家人。他说那个少女是他姐姐,有精神病。我告诉他,粉红少女已经去派出所了。此人谢过之后就挂了电话估计是去接他姐姐了。多事的我又给派出所打了个电话,一个警察怒气冲冲地拿起了听筒:“喂!干吗呀!你哪呀?”
 
  (估计哥们气坏了)
 
  “您好我是XXX酒店,刚才有个穿粉色衣服的精神病在我这里……现在她家人在找她,不知道是不是在您……”
 
  “在,在,在!她就在这呢。她就坐在我对面……我, 我我 我谢谢您了。我服了这大姐了。您快叫她家人来把她接走吧!”
 
  那警察几乎是哭着说。
0支持
0反对
 

频道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