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的青霉素发现史,让全人类的命运因此改写

1928年8月的一天,因为实验迟迟没有进展而心烦意乱的苏格兰微生物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决定带全家去度个假。彼时,虽然远远比不上现在的名望,但弗莱明已经在学界崭露头角。一战期间,他加入皇家陆军医疗队,在法国西线战地医院工作。战争中,弗莱明目睹了大量的伤员因为伤口感染而死于败血症。他还发现,当时军医们普遍使用的防治感染的药物核黄素,会造成更大的伤亡。因为核黄素只在表面有效,而无法治疗伤口内部的感染,...

1928年8月的一天,因为实验迟迟没有进展而心烦意乱的苏格兰微生物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决定带全家去度个假。

彼时,虽然远远比不上现在的名望,但弗莱明已经在学界崭露头角。一战期间,他加入皇家陆军医疗队,在法国西线战地医院工作。战争中,弗莱明目睹了大量的伤员因为伤口感染而死于败血症。他还发现,当时军医们普遍使用的防治感染的药物核黄素,会造成更大的伤亡。因为核黄素只在表面有效,而无法治疗伤口内部的感染,同时药物还会破坏伤员自身抵抗细菌的有益成分。

弗莱明把这一发现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获得很多关注。但由于当时没有更好的替代药物,核黄素依然被广泛使用。


一战结束后,弗莱明回到他所在的圣玛丽医院,继续研究抗菌药物。

我们形容一个人勤劳肯干,经常会说“什么脏活累活他都干”。弗莱明可以说也是这样的人,他身上毫无Sheldon这类科学家常有的洁癖,反而对脏东西有种特别的爱好。

比如,有一段时间,他就喜欢玩鼻涕。在重感冒患者的鼻涕里,他首次发现了溶菌酶。后来他又发现,蛋清里面这种酶的含量更多。可惜,溶菌酶只对少数无害细菌起作用,医用价值不大。

1927年,弗莱明开始研究葡萄球菌。葡萄球菌是细菌的一类,其下又分好多种,对人体最有威胁的是金黄色葡萄球菌。皮肤化脓、手术感染、败血症、食物中毒,都和它有关。

研究来研究去也没什么进展,弗莱明宝宝不开心了,于是把所有培养皿堆到角落里,出去散心了。一个月后回来,培养基毫无意外地发霉了。

之前说了,弗莱明不是一般银儿,我们凡人看到发霉的东西第一反应是扔掉,但弗莱明宝宝的第一反应是尝尝,额不对,看看。

这一看看出了重大发现——霉菌周围的葡萄球菌全部被破坏了,而远离霉菌的葡萄球菌则完好无损。

弗莱明有点懵,把这个发现告诉了他以前的助手。助手嫌弃地看着他:“你怎么还是这么恶心,之前从鼻涕里发现了溶菌酶,现在又要从霉菌里发现什么东西了。”

这话没有激怒弗莱明,反而点醒了他。他大量培养霉菌,并在其中发现了可以杀死多种致病菌的物质。最初,弗莱明把这种物质称为“霉菌汁(mould juice)”,后来连自己都觉得恶心,于是根据他培养的霉菌种类——青霉菌(Penicillium),把该物质命名为盘尼西林,也就是青霉素。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