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茨·莱伯:生意不好的一天

办公大楼明亮的大门在压缩空气的推动下打开了。罗比悄悄地走出来。广场上,许多人在看服装广告牌上五十英尺高的姑娘穿衣服,有的人在读有关停战的最新消息,那些字很潦草。每个字都有一码高。当罗比出现在广场上时,大家下观众的注意力。但是大家对他的注意并没有使他感到高兴。他的感情不比粉红色的塑料女巨人丰富。不管街上有没有人,塑料女巨人总是不断地穿衣脱衣,蓝色的机械眼从来眨都不眨一下。她只招揽生意,而罗比随后出去...

办公大楼明亮的大门在压缩空气的推动下打开了。罗比悄悄地走出来。广场上,许多人在看服装广告牌上五十英尺高的姑娘穿衣服,有的人在读有关停战的最新消息,那些字很潦草。每个字都有一码高。当罗比出现在广场上时,大家下观众的注意力。但是大家对他的注意并没有使他感到高兴。他的感情不比粉红色的塑料女巨人丰富。不管街上有没有人,塑料女巨人总是不断地穿衣脱衣,蓝色的机械眼从来眨都不眨一下。她只招揽生意,而罗比随后出去。

罗比是自动售货机发展的必然结果。以前的一切自动售货机都固定在一个地点,或放在地板上,或挂在墙上。它们毫无表情地用商品换货币,而罗比却能主动寻找顾客。他是舒勒自动售货机公司即将制造的一系列售货机器人的示范模型。如果公众投资的股分充足,为公司提供资金,这种机器人就可以投入批量生产。

用罗比做广告大大促进了投资。在电视上看罗比卖东西,读有关罗比卖东西的新闻报道,都是很有趣的。但是如果亲自和罗比接触一次,那就更有趣了。那些不但有钱,而且具有远见卓识,能看到将来售货机器人一定会布满全国每条街道和公路的人,通常会买一股到五百股不等。

罗比对围观的人群进行雷达探测,发现他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于是收住了脚步。他体内安装了时机选择装置,要等到观众心情最紧张、期望最迫切的时候才开始讲话。“妈妈,你瞧,他完全不象机器人,”一个孩子说道,“他倒象只海龟。”

孩子的话倒也不完全不准确。罗比身体的下半部是一个覆盖着海绵橡胶的金属半球,几乎与人行道的地面没有接触。上半部是一个金属盒,有许多黑孔。金属盒能旋转,也能低头。

罗比穿一件带裙环的女裙,闪烁着铬的光泽。上面是一个六角转头。

“它使我想起了坦克,”一个参加过波斯战争的无腿老兵喃喃自语,迅速地坐着轮椅走了。他的轮椅和罗比的很相似。

他走了以后,一些对罗比有所了解的人比较容易地在人群中让出了一条路。罗比沿着大家让出的路前进,人群高兴地喊叫着。

罗比慢慢地往前滑动。每当地和别人的脚距离太近时,他就灵巧地闪到一边。裙子上的橡胶缓冲垫只是一种附加的保险装置。

那个说罗比象海龟的孩子跳到路中央站定,狡猾地笑着。

罗比在离他两英尺的地方停下来,六角头鞠了个躬。人群安静下来了。

“小朋友,你好。”罗比用电视明星那种和谐悦耳的声调说道,实际上那是事先录制好的。

孩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你好。”他低声说道。

“你几岁了?”罗比问道。

“九岁。不,八岁。”

“好啊。”罗比说,一只金属管从他的脖子上打下来,刚好停孩子面前。

孩子猛地往后一缩。

“这是给你的。”罗比说。

孩子战战兢兢地从金属钝爪上取下糖果,开始剥糖纸。

“你没有什么说的吗?”罗比问。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