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生活

爱在小镇,书桌的案头上摆放着我们毕业时候的相册和留言。夜深的时候,我总会拧亮台灯,点上一支烟慢慢地燃着,然后一页一页地翻过。没翻动一页,我都会狠很地抽上一口烟,然后毫无声色地吐出来。相册翻到组后一页的时候,而烟也早已烧到手指.爱就是这样,是一种执念!


01.

  
我是三明治,在西安。
三明治?
当我见到陌生的朋友向人家报上大名的时候,往往把人家给吓得鼻涕竖飞,吐沫横流,脑子里的疑问号向外不住地探头探脑。
但是,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餐桌上的三明治,当然这也不是说我这个人长得有点儿三明治,而是说我真正的名字和三明治有点儿谐音,如此而已。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三明治,我是指餐桌上的三明治,其实是一种很典雅的东西,有涵养,有风度,而我可就差得远了去。
无论冲哪个角度来讲,我都不会比真正的三明治优秀到哪里去,我比真正的三明治唯一优秀的地方恐怕就是,可以开口说话。
我既不高大也不很酷,连唯一表现一个人的个性的发型到现在还是那种土得掉渣的三七分,更不可饶恕的是,头发竟然还是黑色的。
如果按照王朔的说法就是,你是一俗人,不,我是一俗人。
在八十年代出生的这拨人中,我身上既没有韩寒的离经叛道,也没有郭小四的疼痛青春,我只有永远热爱着的文字。
和八十年代出生的其他人相比,金钱,荣誉,爱情,我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现在我已经一无所有,我不能再失去我心爱的文字了。
在西安这个古老的城市中,我像是吉普赛人一样四处流浪着,而那些心爱的文字也已经成了我身上唯一的财富。
现在,我还不知道你们时候会接受我的文字,但是不管怎样,我仍然怀着满腔的热忱,把我的故事写下来。
在我的故事里,既不会有韩寒的狂傲不羁,也没有郭小四的忧郁疼痛。
我只会对着电脑上落满栀子花香的屏幕说,我爱爱我的人,我恨恨我的人。
  
02.
  
书桌的案头上摆放着我们毕业时候的相册和留言。
夜深的时候,我总会拧亮台灯,点上一支烟慢慢地燃着,然后一页一页地翻过。
没翻动一页,我都会狠很地抽上一口烟,然后毫无声色地吐出来。
相册翻到组后一页的时候,而烟也早已烧到手指,我却还是那么麻木地楞在那里,感觉不到丝毫的灼痛。
是在对那些白衣飘飘的年代的怀念,还是对那些青葱的岁月已没了记忆?
想想那个时候整日里抱着把吉他弹唱着“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在你难过的心里”的样子很牛逼吧,而现在再去看看照片上的那些青春的面孔,却觉得竟是如此的遥远。
在那个时候,总会有事没事地想着那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但是仔细想想之后才发现,爱我的人寥寥无几,而我爱的人总会在我最需要爱的时候去爱别人。
瞧见没,我的爱情是不是也挺牛逼的。
我在孤独的时候,总会觉得我已经被这是世界所遗弃,然后就会想,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不去恨全世界的人呢?
我总觉得自己是挺牛逼的,恨起来风云为之变色,草木为之含悲,地球被我恨得也快要停止转动了。
但是当我想明白自己其实并没有如此伟大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其实是挺傻逼的,就像是赵本山说的那样:地球为你转动?你以为你是谁呀,你太阳呀?
不幸的是,我恨着的那些人仍然快乐的生活着,而我却因为恨意太多,整日里痛苦不堪,每天愁眉苦脸得像是得了便秘。

03.

那个时候,我疯狂地迷恋着《灌篮高手》,每天学着流川枫的样子伴酷,很俗吧,但是,那帮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却被我们冷冰冰的样子勾引得找不着北。
无论怎样,流川枫就是我们那个时候唯一的偶像。
流川枫对于暗恋着他的晴子,像是对待萝卜一样,始终无动于衷,而我却在满世界的寻找像晴子那种小鸟依人的姑娘,。
在西安,我们学校的占地面积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按理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应该有的,但是,像晴子那种依人的小鸟却从没有找到过。
我所艳遇到的姑娘每次都把我吓得落荒而逃。
食色性也,我想我确实是该有个女朋友了,否则我会饿死的。
我把全校的女生的名字都写在纸条上,想随便抓一个来陪我度过余生,却意外地艳遇到外文系的文莉。
文莉正是那种小鸟依人的姑娘,但是,从我艳遇到文莉到我离开学校回到小镇生活的那段时间,我从未和文莉说过话。

04.
  
在艳遇到文莉之前,我总会疑问,爱情是什么?
爱情是一锅菠菜汤,难,太难了。赵本山如是说。
在艳遇到文莉之后,我总会说,我要喝菠菜汤。
但是,我却连刷锅的水都没有喝上,因为连我们学校最丑陋的女生在选择男朋友的时候都会开出这样的条件:个子高高的,样子帅帅的,钱包鼓鼓的。
我对照了一下自己,发现没有一样是合格的。
在更多的时候,我会纳闷,和那么多的姑娘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竟然还没有一个说过喜欢我,掐指一算,这简直可以排上大学四年发生的十大奇案之首。
当我问及原因的时候,朋友们总会说,谁让你那么缺德?
我自己也觉得,我确实是挺缺德的。
就拿上次的事情来说吧,讲中文的老教授,指着点名册赞许似的说,三明治,三明治?这名字倒是挺别致的嘛,可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想人家老教授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学英语是不成了,既然人家当着台下那么多学生的面不耻下问,那我直接告诉他三明治其实就是肉夹馍不就得了,可我呢,却不分尊卑站起来就问,教授,教授?教授的意思是不是教书的家伙都是禽兽?
老教授的倭瓜脸一变,发型差点儿变成了爱因斯坦。
教授在六十大寿的时候,我跑遍整个西安的蛋糕房,买了一盒最好的三明治送过去祝寿和道歉。
我说,教授,上次的事情真是对不起,让您生气了。
老教授果然宽宏大度,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君子不提旧恶嘛。
我说,不过现在我总算想通了,教授的意思其实就是,吃了三明治叫你长寿。
老教授呵呵的笑着说,那问你个问题,长寿的寿的本意是什么?
我的老毛病立刻又犯了,立刻回答说,寿的本意就是老不死的意思。
因为这句话,老教授的寿宴差点儿变成了丧宴。
另外一次,讲哲学的教授宣称道,新中国的人民有很大的自由权利。
我把肉眼皮一翻,叫道,自由?那你怎么不能去女厕所?
那教授被此话吓得立时汗颜不知所云。
看见没,这些还只不过是我缺德的一个方面而已。
那些时候,我们空虚,我们无聊,我们无所事事,只好作些缺德的事情来充实自己。
我们缺德,我们愤世疾俗,我们离经叛道,在这种环境下压抑的我们也最容易变态。
比方说,右铺的小冬踢完球回来洗脚的时候,把刚刚脱下来的袜子无意间放在我的床上,二十秒之后,小冬的臭脚立刻就肿成了猪脚。
比方说,上铺的二东看不惯我平时颐指气使的嚣张气焰,就说了我两句,结果他的眉毛在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就不翼而飞。
所以,我孤独,我寂寞,我没有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而身边的熟人对我不是退避三舍就是一个个的离我而去。
我像是条死尸一样躺在地板上,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个世界遗弃了。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