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斯特:蓝色虚幻

我的破飞船在那个神秘星球闪烁的表面盘旋。那些爱克斯利飞船从几十亿光年以外的星球被这个神秘星球的巨大吸引力所捕获,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闪出如瓷器般的蓝光。如果不是眼睛疼了,我可以一直盯着那蓝光。那成百的飞船在我的周围盘旋,几分钟内就可以靠近我。我的手一刻不离那可以带我回家的操纵杆,但我知道那些魁克斯人正等在那儿要杀我,也正是他们把我派到这古怪的地方来的。真是倒霉!再想一想,这所有一切都出自这个国家。当...

我的破飞船在那个神秘星球闪烁的表面盘旋。那些爱克斯利飞船从几十亿光年以外的星球被这个神秘星球的巨大吸引力所捕获,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闪出如瓷器般的蓝光。

如果不是眼睛疼了,我可以一直盯着那蓝光。那成百的飞船在我的周围盘旋,几分钟内就可以靠近我。

我的手一刻不离那可以带我回家的操纵杆,但我知道那些魁克斯人正等在那儿要杀我,也正是他们把我派到这古怪的地方来的。真是倒霉!再想一想,这所有一切都出自这个国家。

当然,在我的代理人找到我之前,我该找一份工作,以免深陷旅行开支给我带来的债务中。但现在我却站在强力照明坑的边上,看着那架正被瘦削的机器剥离的完蛋了的飞船。风抽打着坑沿,夕阳的余晖已开始隐没,在远处影影绰绰中,H城的灯光已开始或明或暗的闪烁。那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但我不得不在那儿,因为他们那天摧毁的是最后一架人类的宇宙飞船,以及我的生活……

一道阴影向照明坑压过来;工人们停下来,抬起头向上看着那架有一公里宽的斯布林飞船傲慢地穿行于初升的星辰中。现在,正有一架斯布林飞船掠过每一座地球上的城市,它在不断地提醒我们那些飞船的新主人和我们新的主宰——魁克斯人的力大无比。就在我们返回宇宙时……就在我们开始同其他星球平等竞争时……魁克斯人侵入进来,夷平了许多城市,关闭了我们的飞船航线,把我们送回了起点。

我是宇宙飞船,我很牛逼,也很驴逼,我是奥林匹克号,出发,消灭大坏蛋

那阴影继续移动,而粉碎机则进一步向我那飞船的残骸进攻着。将来人类要想离开地球只有搭乘外星球的斯布林飞船了。我开始想着找一家酒吧。

“喜欢看一个生命的死去吗?”

我转过身。一位优雅的陌生人跟我一起站在坑边的护栏外。他有一双闪烁的灰眼睛,鹰钩鼻子,富有磁性的声音。

“是的,”我耸耸肩说:“还有我的事业的终结。”

“我知道。”

“嗯?”

“你是吉姆·博尔得。”微风抚过他那微蒙灰尘的头发,他温和地笑着说:“你曾是一名飞行员。你会摆弄那些东西。”

“我不认识你,没错吧?”我警惕地审视他,他看起来好得有些假。他难道代表着某个代理人吗?

他挥了挥细嫩的手,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说:“别着急,我不想要你什么东西。”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是给你送来个机会。”

我转过身走开,“什么机会?”

“你又能飞了。”

我一震。

“我叫利浦斯,”他说:“我的……我的代理人需要一名优秀的飞行员。”

“你的代理人?他是谁?”

他扫一眼空旷的停机坪,平静地说:“是魁克斯人。”

“别再提了。”

他伤心地叹口气:“你的反应完全在预料之中,但他们不是怪物,你知道——”

“你究竟是谁,利浦斯?”

“我……是……一名外交官。联合国的。我帮助同魁克斯人协商签订协约。现在我正竭力同他们交易。”

低暗的灯光加深了他极具个性的脸上的线条。“我知道让你同意是很难的,但我想我们不得不实际些。你看,他们就跟我们一样。警惕一号,寻找爱克斯利人造飞船……”

我把两手揣进裤兜里,再一次转过身走开,“也许,但我没必要去为他们开他妈的斯布林飞船。”

“你不必开斯布林飞船。这么固执,甚至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吧?斯布林飞船可以自己飞。”

“那是什么飞船?斯魁姆?还是珊特兰?”

“爱克斯利,”他温柔地说,“他们想和你驾驶爱克斯利飞船。”他又笑了一下,确信已引起了我的兴趣。

爱克斯利人是宇宙的主宰。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