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民眼中的东邪西毒

1995年,俺遇见一部叫东邪西毒的电影。N年之后俺听人说,这部电影用金庸的瓶子装上古龙的酒,让一个叫王家卫的酒保摇晃出醉生梦死的境界。本人祖上三代贫农,这么高深莫测+小布尔乔亚的话老子没能力理解。不过呐艺术是TM不分阶级的,俺对一部好电影的热爱也是不分王晶王家卫的。第一次看见杀手中介个体户欧阳峰出场,完全没有所谓梦死醉生的气氛,这丫脸色黝黑噌亮一副几年没洗过澡的埋汰相,坐在那儿一边眨巴着贼么精亮的...

1995年,俺遇见一部叫东邪西毒的电影。

N年之后俺听人说,这部电影用金庸的瓶子装上古龙的酒,让一个叫王家卫的酒保摇晃出醉生梦死的境界。

本人祖上三代贫农,这么高深莫测+小布尔乔亚的话老子没能力理解。不过呐艺术是TM不分阶级的,俺对一部好电影的热爱也是不分王晶王家卫的。

第一次看见杀手中介个体户欧阳峰出场,完全没有所谓梦死醉生的气氛,这丫脸色黝黑噌亮一副几年没洗过澡的埋汰相,坐在那儿一边眨巴着贼么精亮的小眼珠子一边笑容可掬的劝客户买凶杀人,看上去和一个在圩场上贩卖鸡蛋桔子猪头肉的朴实善良精于算计的农民同志别无二致。他抿着嘴笑起来的时候,嘴边两道一本正经的小胡子挑动着比较性感的嘲弄的表情,很像长着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同志。

在古龙的书里,陆小凤朋友的老婆好奇的问他为什么不把嘴边那两条可笑的眉毛剃掉,陆小凤笑着回答,因为不想有负于朋友。如果剃掉胡子,朋友的老婆一定会跟我跑掉。

当时俺就觉得,如果欧阳峰剃掉胡子再拾掇拾掇换身干净衣裳,说不定也有很多女同志哭着喊着要跟他跑掉。

总之,这个衣衫褴缕面相奸诈长得颇像陆小凤的农民同志一下子赢得了俺充满亲切的好感。

接下来,欧阳峰的老朋友黄药师披着一头飞扬的长发带着一坛美酒飘然到访。这个人本来应该是所有出场人物中最最英俊潇洒风光无限风流倜傥健康向上的一位,可惜他和欧阳峰碰头后不久就因为喝了那坛叫做醉生梦死的酒而变成了一个吃嘛嘛香干嘛嘛不灵的失意症患者。

欧阳峰当然没打算去碰这坛酒,按他的话说,对於太古怪的事物他向来没什么兴趣。

照俺的理解,对于名字听上去很小资的东东就算有兴趣也得离远点,像什么醉生梦死,蓝山咖啡,血腥玛丽之类的,喝一口就他妈贵得要死,这得卖多少篮鸡蛋猪头肉才赚得回来啊。

欧阳峰对黄药师进行了简单的IQ测试之后发现朋友的脑子确实被酒精洗干净了,无奈之下只好收留他住下。姓黄的这丫平日胡吃闷睡之余还跑到外面看看风景练练身手顺便杀了一票和他无冤无仇的马贼,日子过得甚是写意。如果没什么意外发生俺估计他就打算在欧阳峰这儿养老了。好在人算不如天算,没多久这厮在欧阳峰店内接连撞上两个仇家,让人捅了一刀差点儿嗝儿屁着凉,总算明白此地不可久留,于

是养好伤后拍拍屁股骑上马一溜烟的朝着东边归去了。

这丫大脑一片空白倒还挺记得回家的路。感情就是诚心诚意来这儿骗吃骗喝的。

黄老邪走的时候没有挥手,也没有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一个烂摊子让他孤苦伶仃的老友欧阳峰收拾:老黄的两个仇人和来势汹汹要为兄弟报仇的一堆马贼。

俺要说一句,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试过什么叫损友。

欧阳峰同志曾经说过,他的职业就是帮人解决麻烦。他当然也有能力帮助自己。

马贼到达的日子尚有一段时间。两个仇人中明显不好对付的是那个双重人格分裂症患者,这人本来是个单纯美丽的名门大小姐,自从在某个美丽的黄昏被黄药师晃点之后大脑左右垂直分裂成分别自称慕荣焉和慕荣燕的两兄妹。他们二人轮番上门找欧阳峰倾生意,具体情况是慕荣燕爱着慕荣焉,慕荣焉爱着黄药师,慕荣燕要欧阳峰杀了黄药师,慕荣焉要欧阳峰杀了慕荣燕,慕荣焉和慕荣燕都声称如果欧阳峰不好好办事就杀了他。

遇上这种情况换了别人估计迟早跟着疯掉了。还好欧阳峰的神经向来就不是那么纤细小资型的。他整天不慌不忙的和慕荣燕对着一个旋转着的很有催眠效果的鸟笼说话,顺便给她灌了点酒,然后站在黑暗背光的走廊上扮成黄药师对她做终级心理暗示治疗,循序渐进的逼出了对方隐藏在分裂人格之后的本体。

这一段看得俺很累。俺实在没想到那年头做杀手中介还要兼任心理医生。

慕荣小姐毛病好了之后就没再纠缠下去,只是临走的前一晚跑到欧阳峰房间里认认真真摸了他一回。这一段拍的比较小资。慕荣小姐修长白皙的手指顺着欧阳峰衣服上绵长的褶皱上掠过一直滑向其敏感地带,光影流动,背景音乐顺势泛起一串急促起伏的弦音。欧阳峰在这双手柔暖的感召里想起了他远在沙漠尽头的大嫂,他初恋的爱人同志,于是半开半寐的双眼里开始神光离合,目光逐渐飘向遥不可及的烟云往事。

老子看到这段就忍不住开骂了:丫装什么大头蒜,俩人儿倒炕上摸了半天还没反应还TM装深沉,那女的虽然不是张曼玉好歹长得挺像林青霞,这你还他妈不满意啊?!

其实俺心里明白这事不能怪演员,只怪老王的电影有时候太矫情,就说春光乍泄吧,这开头还挺痛快的,后来就看着那姓黎的一直郁闷啊郁闷,人何同志一把搂著他两人也都光着膀子倒在温暖暧昧的小床上了,他他他还他妈郁闷,当时俺也是一肚子气撒演员头上忍不住骂开了:靠丫长得像梁朝伟了不起啊,人姓何的好赖还长的像张国荣呐,这你他妈都不满意啊?!还TM装郁闷?!一句话,闷死你丫活该。

对不起各位,俺头脑简单就这水平。俺就觉得,这人嘛,总得有点本能反应吧。人一农民同志平时没啥娱乐活动,还不让人过过夫妻生活?这小资导演非要把反映农民生活的电影拍得这么含蓄,俺就觉得有点不大得劲儿。看人老谋子那个十面埋伏拍的,小章同志隔三差五让人如狼似虎的扑倒一回,多写实多感人啊,看得俺那叫,那叫一个~~~~~~~~~~~~郁闷啊~~~~~~~~~III-_-。

其实俺不是否定小资,俺只是讨厌郁闷,既然如此,俺还是回来支持小资电影好了。

OK,头先说到老黄的头号敌人慕荣兄妹已经搞定,剩下的那个盲侠表面看来很好对付,实际上非常难缠。这瞎子自追杀黄药师未遂之后就在欧阳峰店内赖下了,生活极有规律,很会享受,每顿都要吃两大碗,晚上明明看不见还要坚持点一盏油灯在坐那儿沉默发呆扮酷,浪费资源,人神共愤。

可怜的贫下中农欧阳峰在愤怒地敲打算盘计算米钱油钱的同时,一定也在盘算着如何打发这个比他损友黄老邪还要能吃能喝的人民蛀虫。瞎子武功不赖,刚来的时候就没事儿找事的做掉了一位和他无冤无仇的本地高手剑客(行事做派和他那位最好的朋友同样可怕,果然物以类聚),宰了别人之后还要很认真的跟死人说一堆很有古龙风格的台词。看到这儿俺就明白这家伙心理上的障碍肯定比他眼睛上的毛病严重。这状况欧阳峰肯定更明白,因此忍下一口恶气,对这个残而不废的好青年采取小心

观察饲机而动的策略。

那一日,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是个算计人的好天气。落魄潦倒的瞎子闲的没事楚楚可怜的向欧阳峰倾诉自己因老婆被好友泡上(当然又是那姓黄的衰仔)出来流浪的悲惨人生。还说自己如今即将失明,生平唯一志愿是在视力低于0.0之前回老家再看一次桃花--------------只可惜盘缠已用尽,希望欧阳峰能帮他解决麻烦(骗吃骗喝还骗财,接下去不会是要骗色吧?)。

欧阳峰竖着耳朵听完瞎子的血泪史后慢条斯理地告诉他说,我有个朋友以前在这儿杀了一堆马贼之后走了(当然还是那姓黄的衰仔),现在死者的兄弟们要来报仇,你如果能解决他们,我就能解决你的盘缠。

瞎子顺顺当当地掉进了欧阳中介的套子。

1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