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丽洁:夏天不热

心理学课堂上,周正教授正在授课。“同学们,如果我现在说‘夏天’这两个字,你们会想到什么?”“夏天热,真难受——”话一出口,大家都笑了。“假如我问的不是你们,而是一群三岁小顽童,听到‘夏天’,你们猜他们会想到什么?”“冰淇淋?”同学们饶有兴趣地回答。“十岁的小女孩儿听到‘夏天’,又会想到什么呢?”“花裙子。”大家有些兴奋了。“如果问美国夏威夷群岛的女大学生……”“那就是海滩、泳装了!”周教授赞许地点...

心理学课堂上,周正教授正在授课。“同学们,如果我现在说‘夏天’这两个字,你们会想到什么?”

“夏天热,真难受——”话一出口,大家都笑了。

“假如我问的不是你们,而是一群三岁小顽童,听到‘夏天’,你们猜他们会想到什么?”

“冰淇淋?”同学们饶有兴趣地回答。

“十岁的小女孩儿听到‘夏天’,又会想到什么呢?”

“花裙子。”大家有些兴奋了。

“如果问美国夏威夷群岛的女大学生……”

“那就是海滩、泳装了!”

周教授赞许地点头:“美国有一个‘少女节’,就是在夏季,你们知道为什么是在夏季吗?”

一位女孩子站了起来:“因为在夏天,女孩子们的衣着比较容易显现美丽的身材,看起来比较……性感。”

大家笑了,很善意。

周教授也笑了:“美国的少女节在夏季的原因,你们想:如果是在冬天,女孩子们都穿得上下一般粗,少女的身段、迷人的体态,还能看得出来吗?大家想一想,听到‘夏天’想起冰淇淋,是快感吧?想起花裙子是——”

“美感!”

“泳装呢?”

“性感喽——”大家忍不住笑起来。

“一说‘性感’,你们就笑——笑,表示不好接受,难道‘性感’有什么不好吗?”

举座不语。

“那么,我们不妨先假设性感‘坏’,但比起‘难受’呢?你们更愿意接受哪一个?”

“性感。”大家认真地做出了选择。

“你们有没有发现:难受‘比’性感‘还坏?而你们,却是比’坏‘还坏!’难受‘只是一个词汇,带来的是意识——真的是夏天惹了你们吗?究竟是谁让你们难受的呢?”

“自己——”大家恍然大悟。

周教授发人深省的话语继续着,此时,同学们已是全神贯注。

“我问‘财院’,你们说‘破’;问‘男人’,你们说‘坏’;问‘女生’,又没有反应……想一想,你们身边除了女生就是男生。男生都‘坏’,对女生没有反应,身在财院嫌弃这里‘破’,身处的季节让你们难受,对自己,也搞不清楚……凡是属于你们自己的都不好。可以预见:将来你进了一个单位,会嫌单位差;娶了媳妇儿,会嫌媳妇儿次;生个孩子,也会让你看着不顺眼;连对你自己都是这反应。

“有一个女学生这样跟我讲:周教授,我告诉你为什么对‘自己’没反应。我眼睛小,单眼皮,嘴唇厚,家里穷、没钱打扮,只要是男生,看都不看我一眼。寝室六个女孩,就我一个没有男朋友——她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这个时候你光告诉她:人要注重内在美,有用吗?”

“当然没用。”大家意见一致。

“冰激凌是不是真的?花裙子是不是真的?泳装是不是真的?”周教授不动声色地点化我们,“都是真的。当然,你可以坚持:夏天热,也是真的,它就是让我难受!‘那么秋天呢?’秋天,万木凋零秋瑟瑟,愁煞人啊!‘那么冬天呢?’冬天最糟!我告诉你们,到了冬天,别人的冻疮长在手上,我的冻疮却长在脸上、大腿上,烦死了!‘那么春天呢?春天来了,花就开了,花一开就有花粉,我这脸一到春天就花粉过敏。再说,花开了终究要落,落在地上就会被人踩,与其花开不如不开的好啊!’同学们,这人是谁啊?”

“林黛玉——”大家笑起来。

“黛玉活了多久?”

“20岁?”

“20岁都高寿了,再猜。”

“18岁?”

“18岁也是高寿。”

“16岁?”

“反正是‘未成年’!你们想想,像她这样悲秋伤春怎么能成年?!假如一个人像黛玉一样生活,怎么能过得好?黛玉妹妹的眼泪是从春流到夏、从夏流到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有一天不惹到她!我们有些学生,失眠、掉头发、休学……痛苦得不得了,而事实上,真的是有什么事情惹了他们吗?”

周教授的话语掷地有声:“事实上是:90% 以上的情况是没有任何人惹到你,只有你自己。你们可以看看自己是不是这样的:女孩子整天在想:”我应该考研吧,这样以后好找工作,但是考研必然会消耗很多时间,读完研究生出来就不好嫁人了;可要是不考研,又不好找工作……到底考不考啊……‘男孩子呢:“男子汉大丈夫要以学业为重,不能谈恋爱。可是,班里那个女孩子很吸引我……那也不能分心……不行啊,我一见她在教室里,就无法安心学习……哎呀,不能想不能想……’要不就是:”我到底是考研还是找工作?‘——很多人就是这样天天跟自己内耗:“起来读书吧’、‘不行,今天刮风了,明天再说’,第二天又睡过了:”改天吧,反正时间有的是‘……很多人到了成年,之所以没有成就,就是这样经常地把自己给消耗掉了,一直处于负性之中。“

周教授的话语仿佛一剂良药,却有根治前的一阵“切肤之痛” .“下面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有心理学——心理学讲:”真往往是害人的,比谎言更甚。‘如果一个人骗你,他能骗你三天、三年,终究要被识破;但假如一件事是真的,正如’夏天热,真难受‘一样,会让你终生受其害而不自知。“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避免负性思维的伤害呢?”有人问。

看到大家开始用心思考了,周教授和颜悦色道:“举个例子,我们都去过公园,那里景色怡人,令人神清气爽。就在你正欣赏风景的时候来了一个女孩,我们权且叫她真真。她说:”你上当了,我带你看看真实的公园吧!你看,这里有人随地大便都没人管,瞧瞧,这里一堆,那里一堆……‘你不看还好,一看都恶心死了,公园美丽的形象被彻底破坏掉了。你走了,真真可没有走,还略带自豪地说:“怎么样,看到真实的花园了吧?你们这些人单纯得可笑,我就喜欢研究真相。’她还兴致勃勃地在花丛后面继续寻找‘真相’——同学们,真真怎么了?”“有毛病了——”

“她变态了——心理学中给‘变态’一词的定义是:真实地、执著地寻求伤害自己和他人的元素。一般正常人看到这儿都走了,以后避免再提——真真这样的人却仍要盯住不放。

世界上对人危害最大的,不是杀人犯、也不是骗子。一个杀人犯来到这里,最多让他待上一个小时,必定要被抓走;一个骗子来到这里,就算他伪装得很好,骗了十个教授、二十个学生,最终也会被识破——但是,一个‘变态’对你的伤害却是无法估量的:“你想谈恋爱?——我让你看看男人都干的啥事儿……‘’你想上财院?——我告诉你财院有多破……‘’你好好看看你自己:三角眼、塌鼻子、小矮个儿……你都失恋十次了。‘你什么感觉?’哎呀,别说了,我早都难受死了!活着真没意思!‘真真怎么说呢:”对啊,死了算了!’“

听到这里,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

周教授话锋一转,语重心长:“你们愿意站在前面还是愿意站在后面?”

“前面——”大家不假思索。

“愿意站在前面的请举手——”

“唰”的一声,在座的六百人都举起手来。

周教授反而更平静了:“如果站在前面,同学们,夏天来了——”

“冰淇淋!”“花裙子!”“比基尼!”此起彼伏的声音在偌大的讲堂回荡。

“财院——”

“好——”话音未落,议论四起:“是否有些自欺呢?”

“财院不一定好,但身在财院,你们应该给她一个‘前面’的定位。我们现在来想一想怎么定位。”

“财院,有潜力!”“中原小清华!”“最起码是本科!”“河南财大年轻时!”……

这些显然都不能让人信服,大家再一次将目光一起投向周教授。

“往届学生中,有人这样说:财院——我的大学!。”

大家不语了,一种很亲切很贴心的感觉涌上心头。

“迄今为止,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好的回答。”在大家认同的掌声中,周教授给这堂心理学课做了一个回味悠长的总结,“你们应该认识到:你们的青春就在这里了,你们这辈子不可能有第二个四年的大学了——心理健康十大原则之一:重视现在。”

热烈的掌声震耳欲聋地响起,为这难忘的一课、为这受益终生的90分钟。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