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完整的教育包括什么

小表弟在本地一所响当当的大学毕业后,在县城高中找了份教书育人的工作。我想,这下好了,姑父姑母可以解放了。多年来,为了供两个表弟读书,姑父姑母包种了20多亩农田,每天最多能睡5个小时。大多时间在菜田间、家里、集市三点一线过来的。可如今,姑父姑母的操劳并没有停止,说是为了给表弟读书,还欠下3万多块钱。我问,那大表弟已经工作7年多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多债?姑母说,他工作第二年,刚攒了点钱,就谈了对象,然后...

小表弟在本地一所响当当的大学毕业后,在县城高中找了份教书育人的工作。我想,这下好了,姑父姑母可以解放了。多年来,为了供两个表弟读书,姑父姑母包种了20多亩农田,每天最多能睡5个小时。大多时间在菜田间、家里、集市三点一线过来的。

可如今,姑父姑母的操劳并没有停止,说是为了给表弟读书,还欠下3万多块钱。我问,那大表弟已经工作7年多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多债?姑母说,他工作第二年,刚攒了点钱,就谈了对象,然后就结婚,生孩子,哪有闲钱给我们?姑母说着,一脸的幸福,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我想问她,您已经60岁了,他们什么时候能让你们过几天不用忙碌的日子?我们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他们生活的好就行了……听了姑母了话,我想,在父母眼里,为儿女忙也是幸福的。可是,作为儿女,于心何忍?

教育是天,教育是地,完美的教育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完美的期待

我不由得想到我的家庭。我和哥哥初中毕业后相继回家,哥哥是因为复读两年没有考上高中;而我,是因为偏科厉害没有考上。后来,哥哥参军到部队,我南下深圳成了流水线上的打工仔。现在,我们兄弟俩一个在部队当了军官,一个做了打工编辑,但在父母眼里,我和哥哥比起两个表弟还是差了一大截。虽然,我和哥哥都不觉得自己失败,可我们的父母一直觉得自己很失败,没有教育好子女。

今年暑假,小表弟到广州来玩。我到火车站接他。等地铁的时候,我让小表弟给姑父打个电话,报声平安。表弟说家里还没有装电话。我说现在装个电话才300块钱,怎么连个电话都不装?小表弟说以前大表弟工作第二年的时候,提了一下,后来觉得800元太贵了没有装。现在想装又觉得不如小灵通方便划算。那小灵通买了吗?我又问。小表弟说没有。我不再问为什么,只是问,那你们平时怎么跟家里联系?大表弟在离家70里远的一个政府部门工作,家也成在了那里;小表弟工作的学校也离家50里之多。表弟说很少联系,偶尔有事就打电话到邻居家,让他们喊姑父姑母接电话。小表弟还说很方便,就一墙之隔,喊一声就行了。可是姑父姑母接个电话却要跑进跑出两个大院子才行,而且下雨,天黑了都不安全,毕竟他们都60岁的人了。小表弟不再说什么,我也意识到自己一见面就给人家上课不妥当,便沉默了下来。坐在地铁上,我心里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刚参加工作不久,就和哥哥一起凑了1300块钱给家里装了电话,为的是能经常打个电话回家,问问父母的身体好不好,汇报一下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那时电话费很贵,但不在父母身边的我和哥哥却时刻能知道父母的消息,知道母亲的肩周炎还痛不痛,家中的膏药还有没有;知道父亲的胃病又患了几次,知道他最近又喝醉了没有……

0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