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经历但不知道的八零时代:春节联欢晚会盘点

春节我们每年都在过,大家伙儿拜年,放鞭炮,回老家,拿压岁钱,划拳喝酒,互送祝福……而从1983年的那个除夕夜开始,老百姓过大年夜,除了包饺子,吃团圆饭,又多了一项内容:看春节晚会。中国人向来喜欢团圆,迷恋故土和家园,晚会就似这团聚盛宴里的一道大菜,我们在企盼与欢喜中吃了二十年。它们是凝固在记忆深处的光与影,就让我们在回忆里,寻找那些“花开的瞬间”——1983年当时几位老导演黄一鹤、邓在军等人提出除...

春节我们每年都在过,大家伙儿拜年,放鞭炮,回老家,拿压岁钱,划拳喝酒,互送祝福……而从1983年的那个除夕夜开始,老百姓过大年夜,除了包饺子,吃团圆饭,又多了一项内容:看春节晚会。中国人向来喜欢团圆,迷恋故土和家园,晚会就似这团聚盛宴里的一道大菜,我们在企盼与欢喜中吃了二十年。它们是凝固在记忆深处的光与影,就让我们在回忆里,寻找那些“花开的瞬间”——

春节晚会八十年代朱时茂陈小二经典回忆

1983年

当时几位老导演黄一鹤、邓在军等人提出除夕夜搞一台大型的现场直播晚会。在论证可行性之后,他们将主题定为全民喜迎新春,特邀老艺术家侯宝林、王昆、凌子风、袁世海为艺术顾问,并邀请名角演出各自的拿手好戏。舞台设在了中央电视台旧台址的600平方米大演播厅。一切操办得非常简陋,可第一台春节晚会总算新鲜出炉了。

这一年,马季的一声吆喝——“宇宙牌香烟誉满全球!”叫破了寂静的春天。之后许多赶时髦的小青年们,抽烟时都要学着那腔调吼一声:“宇宙牌香烟!”王景愚演了个绕着桌子“吃鸡”的哑剧,鸡肉太硬了,卡住了他的牙齿,那一段儿可把观众给乐趴下了。

而最让人难忘的是,首位登台的歌手李谷一在晚会上一连唱了七首歌。最热火的歌曲要属《乡恋》,据说当时还有“不健康”之嫌,在群众点播、领导点头的情况下才允许播出。

 这次春节晚会创下两个第一:第一次用实况转播,第一次用热线电话现场点播。由于这台晚会节目精彩,现场气氛热烈,一炮打响,得到社会的认可,从此春节联欢晚会就开始作为春节的特定节目形式被肯定下来。

1984年

 每次春节晚会传媒都非要找出个所谓的“第一”来。这一年亦有很多个第一:第一次邀请港台艺员回归内地、第一次采用“茶座式”办春节晚会、第一次穿插“动情节目”。

当时陈佩斯、朱时茂表演的小品《吃面条》红火了半边天。后来网上登了一个吃面条的礼节:最好且方便的方式是用筷子,但动作要轻,防止面带着汤乱溅。吃细长的面条时,假如你是坚持“正统”吃法的人,就会用筷子卷绕面条,不宜太多,只卷四五条……不知道节目里搞笑的陈佩斯看到这会不会难受得晕了过去。

来自香港的“业余歌手”张明敏,用《我的中国心》表达了海内外所有的赤子之心,这也使其从初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歌手,变为红遍两岸三地的巨星。除此之外,一首《难忘今宵》唱得多少人潸然泪下。

1985年

被认为是最糟糕的一场晚会。唯一的亮点应该是董文华和柳培德演唱的《十五的月亮》。

执导过两届晚会直播的导演黄一鹤本想搞点新意思,将演出场地换到了北京工人体育场,两个篮球场大的舞台,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灯光闪烁。而且这一年大批港台歌手上阵,光香港演员就有汪明荃、罗文,主持人有台湾的朱宛宜、香港的斑斑,还有留学美国的陈冲。可惜晚会一开始,整个会场就显得乱糟糟。场子太大,电视屏幕上也黑压压一片。陈冲的一句“你们中国人”更犯了众怒。晚会还没结束,就有激动的观众打电话去批评。过后的几天,中央电视台收到的批评信用麻袋装,当时的批评是:港台味太浓、新节目不多,广告太多,场子大很混乱。事后,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节目中专门播出一条“本台节目”,公开承认错误,接受观众批评,表示要认真检查,努力改进。1985年的春节晚会成了晚会史上的笑柄。

1986年

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小品《羊肉串》使老百姓笑得喘不过气,也让“新疆话”一下子流行起来,如今小品里的台词已成为街头烤羊肉串小贩们招揽生意的绝活。

后来陈朱二人也没闲着,在另外几届春节晚会上还演了《胡椒面》《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王爷与邮差》等非常出彩的小品。夸张的动作,幽默的台词,两人一正一邪的搭配,无一不成为当时小品舞台的亮点。

1987年

 费翔是第一位登陆春节晚会的台湾歌手,当时他来内地还顶着台湾当局的巨大压力。“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我。”

之前,费翔在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录制的专辑压根儿无人问津,但当他1987年在春节晚会上唱了《故乡的云》和《冬天里的一把火》后,盒带竟狂销160万盘。

1988年

这一年,毛阿敏把最有风采、最明艳的时刻随着《思念》永远留在了观众心里。

牛群在相声《巧立名目》中的一句台词“领导,冒号”在播出后流传了至少两年的时间。

之后的每届春节晚会,牛群与冯巩几乎都参加演出,他们又合演了《灭鼠轶事》《亚运之最》《拍卖》《最佳丈夫》《最差先生》《明天会更好》《坐享其成》……两人成了最具人气和知名度的相声演员之一。

1989年

 “探戈儿就是趟着趟着走,三步一回头,五步一招手,然后接着趟啊趟着走。”唱了一辈子评剧、演了一辈子配角的赵丽蓉,从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中成功转型,成为小品演员中最炙手可热的红星。之后她和巩汉林合作出演的几个小品《妈妈的今天》《如此包装》《打工奇遇》等都脍炙人口。

当然,这年春节晚会让人们眼前一亮的还有唱《爱的奉献》的韦唯,这个声音嘹亮高亢的女子,从那一刻起成了八十年代末最风光的歌手。

还有跳《孔雀舞》的杨丽萍,让中国老百姓知道了什么才叫真正的舞蹈美,现在粗编滥造的舞蹈跟那动人心魄、长空飞雪般的舞姿简直没法比。

二十年了,每个除夕的夜晚,一家人都围坐在一起,吃着年夜饭,看着春节晚会,说着家长里短,等着新一年的曙光。关于春节晚会是不是要进行下去的争论越来越多,有人认为它是“相见不如怀念”。可一种传统,一份团聚的心情,总要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二十年相对过去的几千年而言,只是弹指一挥间。  

1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