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笑话四则

自讨没趣 某甲想拜见新到任的县官套套近乎,但又不知县官喜好什么,就问手下的人:“你们谁 知道这个县太爷有什么喜好?”有个讨好的人对他说:“听说县官老爷喜读《公羊传》。” 某甲后来就去见县官,县官问道:“请问先生您喜欢读什么书?”某甲答道:“最喜欢《公 羊传》。”县官想试探他一下,就问道:“那么请问是谁杀了陈佗?” 据《公羊传》记载,鲁哀公六年,是蔡国人杀了陈佗。某甲根本就没读过...

自讨没趣 

某甲想拜见新到任的县官套套近乎,但又不知县官喜好什么,就问手下的人:“你们谁 知道这个县太爷有什么喜好?”有个讨好的人对他说:“听说县官老爷喜读《公羊传》。” 某甲后来就去见县官,县官问道:“请问先生您喜欢读什么书?”某甲答道:“最喜欢《公 羊传》。”县官想试探他一下,就问道:“那么请问是谁杀了陈佗?” 

据《公羊传》记载,鲁哀公六年,是蔡国人杀了陈佗。某甲根本就没读过《公羊传》, 他当然听不懂县官问话的意思,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还以为县官在问是不是他杀了陈佗呢, 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说:“我真的没杀陈佗。” 

县官已知某甲不学无术,就进而戏弄他说:“您既然没杀陈佗,那么请问是谁杀的?” 某甲一听,吓坏了,跌跌撞撞地就跑了出来,连鞋子都跑掉了。人们见他光着脚在街上跑, 就问他究竟出了什么事,他语无伦次地大声说:“是那县太爷,他劈头就问我杀人犯的事, 我以后可不敢再来了。至于那个杀人犯,恐怕遇到大赦就会出来吧!” ——魏·邯郸淳《笑林》 

古代笑话

有其父必有其子

 齐国有一个富人,家里已积蓄了可观的钱财。他的两个儿子都很愚笨,他只管自己挣 钱,对他们从不管教。一天,艾子对那个富人说:“您的两个儿子长得虽然很帅,但不通事 务,今后怎么能承担起家业呢?”那个富人一听就火了:“我的儿子聪明伶俐,而且多才多 艺,哪里能不通事务呢?”艾子说:“您不用考问他们别的,您只须问一下您的儿子所吃的 粮食是从哪里来的。若他们说得上来,我刚才那番话就算胡说八道,向您赔礼就是了。

” 那个富人就招呼他的儿子,问他们粮食是从哪里来的,他的儿子笑嘻嘻地说:“我们难 道连这个都不知道吗?粮食每次不是用布袋装回来的吗?”那个富人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悲哀地说:“儿子们也真是太蠢了,那粮食还不是从地里来的吗?” 

艾子说:“有这么愚蠢的父亲才生这么愚蠢的儿子啊!” ——旧题宋·苏轼《艾子杂说》  

吃肉未必聪明 

艾子的邻居,都是齐国粗俗的人。一天,他听见邻居有两个人在议论。一人对另一人 说:“我们与齐国的达官贵人,都是受有天地人三才的灵气的,但为什么他们聪明,而我们 却不聪明呢?”另一个人说:“人家每天吃肉,所以聪明,我们平日粗茶淡饭,所以就不聪 明。”还是第一个发话的人说:“我恰好有卖粮的钱好几千,不妨我与您每天吃肉试试。”

 过了好几天,他又听见那两个人在议论。一人说:“我自吃肉后,觉得心明了,长见识 了,碰到事情要处理就很有办法,不仅有办法,还能把事理说得头头是道。”另一人说: “我现在再看人的脚,往前迈步很是方便,若是倒着往后走,还不是让后边的人踩着了。” 第一个人又说:“我现在也发现人的鼻孔,朝下很是有利,若是朝上,下雨的时候还不是让 雨水灌了吗?”两个人在那里互相称赞彼此变得聪明了。艾子叹了口气,说:“吃肉的人的 聪明就是这么个样子!” ——旧题宋·苏轼《艾子杂说》  

口是祸门

 艾子得病发烧,脑袋有些发昏,梦中神游阴府。见阎罗王升殿治理政事,有好几个小鬼 抬着一个人进来,一个差役上前禀告阎王道:“这个人在阳间,专门以探听别人的隐秘之事 而进行要挟,诈取财物。有的人虽无过失,他也能施巧计谋制造事端,让人上钩而再进行陷 害。根据他的罪行,对照法律,应当把他放到大鼎里煮,煮的时候要用五百亿万斤柴,煮完 再释放。”阎王立时批准,命令监狱执行。

 有一个牛头鬼把那人揪住带走,那人偷偷地对牛头鬼说:“请问您是干什么的?”牛头 鬼说:“我是用大鼎煮犯人的狱主,只要是用鼎来煮犯人的事我都管。”那人又说:“您既 然是为狱主,要巩固您狱主的地位,应该穿豹皮裤子来保佑自己。”牛头鬼说:“阴间没有 这种皮,只有阳间的人烧化了这种皮,我这里才能得到,而我的名字在人间没有知名度,所 以没有人会烧皮赠送给我的。”那个人又说:“我的外家亲戚是猎户,家里常有此皮,若蒙 狱主可怜我,减少烧柴的数目,我得生还,当烧化十张豹皮,为您做裤子。”牛头鬼欢喜地 说:“给你去掉‘亿万’二字,以蒙混狱卒。为了使你快点还阳,现在就可以给你减免沸煮 之苦的三分之二。”于是把那人叉入鼎中煮,那牛头鬼不时来问问怎么样了,小鬼见牛头鬼 一心想包庇那人,也不敢把火烧得过旺,便匆匆报告说已把柴烧足了。

 那人出了大鼎,穿戴好就要走,牛头鬼说:“不要忘了皮呀!”那个人便回过头来说: “有诗一首赠给您:‘牛头狱主要知闻,权在阎王不在君。减刻官柴犹自可,更求枉法豹皮 褌(kūn)。’”牛头鬼大怒,把那人叉入大鼎,添柴煮了起来。艾子醒来,把刚才做的梦 讲给弟子听,并说:“应当相信,口是惹祸的门啊!” ——旧题宋·苏轼《艾子杂说》

1支持
0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