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苦之破落之人 讲苦之破落之人

陈规快五十岁了,还到处打小工。这天,朱老板装修房子,有一车水泥要背上五楼去。活计被陈规搅到了。一百斤一包的水泥,背到最后,陈规上楼的腿都发抖了,但他还是咬着牙,把水泥背完。陈规背完水泥在房间里喘息时,朱老板进来了。朱老板递给他一支烟,还给他...

有个搞笑的大师叫启功 有个搞笑的大师叫启功

有评论说,中国最后一个大师走了,是季羡林。不过季羡林先生留给后世供人们争抢争论争读争看的东西太多,后世不争不抢不读不看的东西也很多,所以走了和没有走差不多。对于大师,我不知道标准是什么,也不知道,懂十二国语言著作上千万字的大师和只说中文著作...

立,然后威廉 立,然后威廉

5岁时,爸爸突然不辞而别,不仅抛下妈妈,连他和哥哥都不要,从此哥俩便和妈妈相依为命。为了生活,妈妈只好打两份工来维持生计。立威廉从小就知道妈妈的辛苦和不易,这个“钥匙儿童”每天放学后独自回家,安静地吃着妈妈事先煮好的菜。由于自己生长在一个贫...

三平方米的金融海啸 三平方米的金融海啸

    这雨,可说是场大雨了;小街上,便不见人影。然而,却还是有人的,都躲到人行道两侧避雨的地方去了。所谓避雨的地方,自然是那些没有门窗,竟也叫门面的菜摊或水果摊的屋顶下……   ...

蒙垢的救赎【飞歌】 蒙垢的救赎【飞歌】

黄昏,太阳把最后一抹余晖抛向大地,天地间通红一片。正是下班时间,润江市街道上熙熙攘攘,十分喧闹。中山大道和解放大道上,公用车和逐日剧增的私家车塞得满满的,好半天才能挪动几步。 新市口人行天桥下,一个年青男子正站在那儿拉着小提琴。一首原本缠绵...

我只能在夜晚看得到阳光【沙花】 我只能在夜晚看得到阳光【沙花】

(一)  母亲生我的时候是夏天,周围的一切都灿烂如花地生长着   草是浓密的往外冒着绿油,树在暗中汲足了养分噼哩啪啦的伸展。   这是我的幼年,我每天都能听到树的骨节因为生长而爆裂的声音,然后第二天白天当我再向上爬,我发现我仍在原处——那树...

满月的呻吟:命案迷情【王富中】 满月的呻吟:命案迷情【王富中】

我估计有很多的人都像我这样展开了无边的想象,不管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它们都极具强悍的杀伤力。种种猜测都是来自于内心的揣摩,而马丽的死亡正是他们的猜测源头。马丽出事的时间是八月十五的晚上九点左右,旧历,这个时候天上正挂着满月。使马丽停止呼吸的...

性爱计划【人在深处】 性爱计划【人在深处】

一 夜深了,鱼还没有回家。他不是有事,而是不愿回去。 鱼和林结婚刚一个月,鱼就绝望了。原因是林不想跟他做爱。 新婚第一夜,鱼满怀希望,要跟林云雨一翻。当鱼要扑上去,林突然大叫一声:“停!” 鱼停下来,呆在那里等林继续说下面的话,可林没有说。...

相亲记【冷调蓝猫】 相亲记【冷调蓝猫】

年届四旬的高先生至今形单影只。其实,作为公司中层职员的高先生,收入接近不菲,勉强探得上白领,但苦于没有异性青睐。 高先生的相亲次数已经超越了他的年龄,形形色色的女人高先生都碰到过。高先生的最大收获是搭上了若干饭局。曾有一位女友第二次见面便劈...

枣  花【劳美】 枣 花【劳美】

在枣花的印象里,爹的哮喘病是在她刚上小学时得的,从那时起,爹就对春秋两个季节的气候非常敏感,春暖花开,秋风送爽,人们倍感这两个好时节的到来时,爹却开始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十年里,爹那急促而夸张的喘息,憋涨得青紫的脸,已经让枣花由惊恐万状渐...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