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童话之白雪公主 乱弹童话之白雪公主

在一个遥远神秘的童话国度里,有一位国王,王后为她生了一个女儿,完美的响应了计划生育政策,国王带头,利国来又利家,他们的女儿一生下来就脸色苍白,据说因为冬天里不小心掉到雪地里很费劲才找到,所以给她起了个名字叫白雪公主。就在白雪公主逐渐长大时,...

蒙娜丽莎来临 蒙娜丽莎来临

它来临时;如果它真的来临。蒙娜丽莎。他们都叫她蒙娜丽莎。我们必须相信这个名字是无罪的。我们必须在时间之外俯视它,就像那双俯视着深邃黑暗中寂静河流的眼睛。在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冷酷麻木的畜生。我们?当然是我们。无穷无尽的我们。一群坠向深渊的疯...

隔离与救赎【韦芈】 隔离与救赎【韦芈】

如果想形容丰镇,最好的拟体就是一个罐子,四周凸起形成了中央的深凹,象人造盆地。丰镇四周节比鳞次新造起楼房,象相互攀比着越是外围越是高层,这样一叠叠的泻下来,如同以前这里的存在过的梯田。在任何一幢上都可以鸟瞰中心地域的老房子们的屋顶,屋顶清一...

柔弱雪:拉链 柔弱雪:拉链

热气腾腾的浴室里,女人穿着类似体操运动服的泳装走过来。她的手臂和下肢都被光滑的衣服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手指和脚趾裸露着。优美的曲线,比任何减肥广告都诱人。完美无缺的身材。他努力回想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残存的记忆告诉他,他是在这个女人的明媚笑...

赫·齐·威尔斯:隐身人 赫·齐·威尔斯:隐身人

青年医生开普,住在山顶上的一幢房子里,致力于他的研究论文。傍晚,贝道克大街上传来几声枪响,他大吃一惊,放下笔,走到窗边向山下望去。一个小矮个正飞快地跑进河边的树林,而“快乐的板球手”旅馆门口则围了一群人。再向远处看,码头和停泊在港口的船上有...

中国功夫与美国拳击的一次对决 中国功夫与美国拳击的一次对决

记得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和一个师兄(绝世高手)一起到拉斯维加斯与泰森、霍利菲尔德交战。 第一战是我对泰森。 开战后我立个门户,等泰森来攻。那厮走到近身一个直拳奔我面门而来。我暗叫一声“来得好”,顺势倒在地上,因为我最...

恐  龙【作者:袁华清译】 恐 龙【作者:袁华清译】

从三叠纪到休罗纪,恐龙不断进化发展,在各大洲称王作霸长达十二亿年之久。后来它们却很快灭绝了,原因何在,至今仍然是个谜。或许是不能适应气候和植物在白垩纪发生的巨大变化的缘故。反正到了白垩纪末期,恐龙全部死了。恐龙全部死了,但我除外一,一段时期...

藏区奇幻之圣哲的村庄 藏区奇幻之圣哲的村庄

神山里的老和尚死了。消息半夜里从神山上飘了下来。天还很早,但曲比乌已经醒了。躺在床上没有起身。看着父亲从阁楼上取下那个大灯,不停地用鸡屎草擦着。“爹,你擦灯干什么?”曲比乌不明白。“你醒啦。”曲比老爹回答,停了一下。“你到门口去看看吧。”曲...

恨你一个洞【作者:曹寇】 恨你一个洞【作者:曹寇】

我高中一毕业就下来混,混的不好,至今未婚。  那天我在路上走,天很热了,按道理春天不该热的,但还是热。热死老子了,我心里骂,眼睛却不敢耽误,用视线丈量一双双美腿的高度,不是长度。高度的说法比长度科学,我这么以为。  如果...

一只鸡的骚扰风波 一只鸡的骚扰风波

姜局长接着说,老太太呢,是离不开这鸡叫声了,这世界也就这点声音她能听得见了。这样吧,你先搬出来租房住,等过几年局里再盖房时首先考虑你。你那房子的装修费,让不怕鸡叫的人承担。我几乎叫起来:老婆就是因为有这套房子,才同意年前跟我结婚的;局里现在...

1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