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痴与朦胧:素雅媚惑下的爱情出路 怨痴与朦胧:素雅媚惑下的爱情出路

清晨,白花花的阳光隔着薄薄的窗帘射了进来,我努力睁开眼睛,头昏沉沉。昨夜又没睡好,最近一段时间夜里总是不能安然入睡。上班再一次差点儿晚掉。下午剪指甲,剪成难看的样子,整个人松垮垮,毫无生气。那只iphone手机,在第四次莫明地死机后,被我一...

不会忘情的忘情水 不会忘情的忘情水

我从小生活在这个孤独冷漠的城市中,也许在我15岁以前,我唯一的朋友也就只有嘟嘟了。它和我是一样的孤独寂寞,甚至不喜欢外面的洒脱和自由。我唯一的乐趣也就仅仅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躺在床上,听着忧伤的音乐,望着天花板静静的想。有时候想我孤独的15...

爱情的真相 爱情的真相

我是在小刀第一次随我回家的时候,捕捉到妈妈眼里的不安与排斥的。然后我就转身对小刀说:“小刀,我们结婚吧。” 我没有搬去父亲留给我婚后居住的别墅里,而是将小刀也带回家来。我们都没有工作,整天整天的,在妈妈面前晃来晃去。 每当小刀脱了鞋翘起腿,...

来生再续缘【袁晓真】 来生再续缘【袁晓真】

虽然已经是秋天,但是正午的阳光洒落下来还是让人觉得有些燥热!这本来应该是享受温暖阳光的最后季节,可是一个男人却行色匆匆的走在街上。他的身材不高,脸上带着一幅茶色的太阳镜。一身灰色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整个人显得精明干练!街道两旁的景色根本勾不...

距  离【南啸河】 距 离【南啸河】

一 禀强又一次走出家门。这种愤愤走出家门的次数近来开始频繁起来。这大概是人们所说的,他们两口子都进入更年期了。这不,过去一人发火了,另一个就退一步,即使两人都火冒三丈,过一会两人就会在“愤怒”和“撒娇”中滚到一起,电就这样接通了,心中那盏灯...

租妻七十二小时纪实 租妻七十二小时纪实

接头暗号是土得不再土的那种。我手里抱着一束鲜花,玫瑰、满天星、还有百合。当时卖花的姑娘问我见谁,我说是去车站接一个朋友。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她满脸天真的问。晕,男的还用鲜花去接吗?我拿瓶酒就去了。 与你在火车站初次见面 现在,你下车了。你很夸...

花想容:午夜的问侯 花想容:午夜的问侯

天气是在椰子入睡前开始转变的。刚才还闷热难忍,这会儿便开始电闪雷鸣。这样的天气应该是很惬意的,因为一场暴雨就在眼前。凉爽的风透过窗子抚开窗帘,闪电在瞬间划亮夜空。然后,一声闷雷“轰隆隆”巨响,炸碎了椰子刚刚感觉到的惬意。她的心里感到了一丝恐...

温馨的冬夜【慕名诗】 温馨的冬夜【慕名诗】

傍晚,暴风雪已开始弥漫整个荒原。远远走来的男人衣衫单薄,在荒野里艰难地沿泥泞小路前行,看见前方小屋透出来的光亮,他并不特别兴奋,因为此前一天,他曾在沿途的二个小镇请求借宿,可主人一看到他的样子,要么找借口推托,要么连门都不打开。 男人叩了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相爱恨时短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相爱恨时短

我是一个孤儿,也许是重男轻女的结果,也许是男欢女爱后不能负责的产物。是哲野把我捡回家的。那年他落实政策从农村回城,在车站的垃圾堆边看见了我,一个漂亮的、安静的小女婴,许多人围着,他上前,那女婴对他粲然一笑。他给了我一个家,还给了我一个美丽的...

贝蒂·麦克法兰:妈妈的梦 贝蒂·麦克法兰:妈妈的梦

我多么希望我没有打开那个破旧的松木箱子啊!因为在它的里面,有一个外面包着一层小棉被的盒子,这个盒子对我来说简直是太熟悉了,盒子的上面用铅笔写着“采用信”。如今,盒子上依旧残留着妈妈平素最喜欢佩戴的玫瑰的芳香,那香味虽然已经很微弱了,但是却仍...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