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前线的猪肉宴 战争前线的猪肉宴

天下着雨,冷飕飕的。我坐在一辆挺破的中巴车上,从云南文山自治州的丘北县往麻栗坡赶,我想去瞻仰麻栗坡烈士陵园。几天前,从深圳出发时,好些朋友叮嘱我,如果我真的会去云南文山自治州,千万要去一趟麻栗坡烈士陵园,替他们给在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英雄儿女...

稻花香【钱益胜】 稻花香【钱益胜】

半年前,在一个同学的祖父的葬礼上,一个陌生男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奇地问:“你姓陆吗?” 我摇摇头,说:“我不姓陆,不过我妈姓陆。” 你是陆于老师的外孙吧?“男人注视着我问道。 “嗯。”我说,“你认识我外公?” “嗯,见过几次。”男人用低沉的...

一个地主的死【中篇小说】【余华】 一个地主的死【中篇小说】【余华】

  从前的时候,一位身穿黑色丝绸衣衫的地主,鹤发银须,他双手背在身后,走出砖瓦的宅院,慢悠悠地走在自己的田产上。在田里干活的农民见了,都恭敬地放好锄头,双手搁着木柄,叫上一声。  “老爷。”  当他走进城里,城里人都称他先生。这位有身份的男...

寻找白二胡子【蔡童】 寻找白二胡子【蔡童】

白二胡子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还是个三岁小子的时候,村里来了一条很奇怪的蛇,戴着眼镜的。白二胡子在村口的柳树旁边玩,那条蛇就找上他了。白二胡子清楚的记得,他在梦里面吓的直哆嗦,张开嘴想喊,却怎么也出不了声。后来白二胡子就醒了,出了一...

老寨里的人家 老寨里的人家

王安顺斜着身子,只谨谨慎慎地占了凳子的一个角,也不敢坐稳,搓着一双粗得哗啦响的大手,涨红了糙糙黑黑的脸,喃喃地说,四婶子,再帮衬十块钱,孩子烫得厉害,得买上几个药片儿…… 四婶子那笑容当时就僵在脸上了,茶水也不续了,一个雕像似的在那儿沉默着...

杀人计划【盲女无敌】 杀人计划【盲女无敌】

“喂,伙计,来瓶老白干!天真冷,喝点酒暖暖身子!” 一个生意模样的人走到镇上唯一一家酒馆,他对着坐在柜台的小伙计喊着。他找了张桌子,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这破酒店越来越不像话,客人来了,伙计却在打盹。”他摇摇头,摘下帽子,手套,将围巾挂在椅把...

杀猪日记【沙喇心】 杀猪日记【沙喇心】

天气预报说,明天是个阴天。这样的天气最适合旅游。我不仅在心里祈祷:如果明天能够去学校那该多好啊!买一张靠窗的座位票,一路吹风到学校。 跟父亲在地里辛苦了一个暑假,我已经成为半个农人了。手握荷锄长出了茧,脸被太阳晒得黝黑黝黑,胳膊还曾经晒褪了...

软卧车厢【秦伦】 软卧车厢【秦伦】

买好车票,何来一边往家里走,一边掏出手机来给廖寥打了一个电话,跟廖寥说这回真的要来打搅了,已经买票了,车次是多少,明天什么时间到站。 廖寥说我们之间就不要说什么打搅不打搅了,就算打搅你也该早来打搅。又说我这些日子刚刚忙完了一个三级干部会,正...

面  相【狗熊的红领巾】 面 相【狗熊的红领巾】

a、我和徐东娅是在南下火车上认识的。在此之前我们都不知道车上还有这样一种铺位,它位于那扇“乘客止步”的铁门后面的某一个包厢内,价格比软卧还贵出两百块钱。关于差价,那个胖子乘务员是这样解释的:首先,它是本次列车上唯一的一个单间,唯一的;其次,...

弗里茨·莱伯:生意不好的一天 弗里茨·莱伯:生意不好的一天

办公大楼明亮的大门在压缩空气的推动下打开了。罗比悄悄地走出来。广场上,许多人在看服装广告牌上五十英尺高的姑娘穿衣服,有的人在读有关停战的最新消息,那些字很潦草。每个字都有一码高。当罗比出现在广场上时,大家下观众的注意力。但是大家对他的注意并...

1 / 3123»